10、我是个么得感情的杀手

    不用看,赵德柱只是听杨倩描述了下,就知道怎么回事。

    应该就是在他过来装空调的这段时间,冯晓婷他们也坐公车抵达学校。

    然后跟其他学生一起,目睹了一辆贴着“南云国际高尔夫”字样的豪华大巴车上。

    下来一长串,提着统一小皮箱,穿着统一制服的高挑姑娘!

    简单说,就像空姐一样的风姿卓卓,瞬间吸引全校目光。

    还有人带队排列整齐报数,然后走进女生宿舍!

    本来新生们只是好奇的挤在艺术系和女生宿舍周围,想看看舞蹈专业学姐模样,现在到处一片欢腾!

    太特么爽了!

    简直就是神仙学校!

    连杨倩、黄盼盼她们都八卦得不得了,赶紧冲回寝室打听。

    才知道这二十位美女就是人家高尔夫球场派过来委培的新生!

    半工半读两年学制有薪水补贴。

    舞蹈专业的女生们听了都羡慕,纷纷表示想转专业。

    然后是刘江涛想起来,赵哥……不就是高尔夫系么?

    他这下堪称掉进了二十金钗的福窝窝里!

    据说现在全校男生都在传说大一赵德柱的神奇选择。

    因为所有新生在录取通知书上的专业是怎么来的,这个专业分配的原则都不知道。

    反正就是一枚专业几个字的蓝色印章盖在印刷件的空位上,所有学生里都没有高尔夫专业。

    之前黄盼盼她们带着新生报名,也没人再提主动选专业的事情。

    毕竟热门的专业就那么两三个,全都挤到一起,就业竞争大不说,没人的系怎么办?

    除了刘江涛他们那一批的,老师们也不允许再随便调剂专业了。

    再说真没有任何人问过高尔夫专业,那什么玩意儿啊?

    2003年的内地,能接触到高尔夫的十八九岁年轻人,会选择来读这种野鸡学校?

    这就是个悖论。

    懂的人不会来读,读的人绝对不懂,除非委培。

    只有赵德柱一个人主动选择了高尔夫班。

    二十一个人。

    就他一个男生。

    反正,据说从听见这件事,刘江涛他们几个脸上就开始扭曲的露出诡笑!

    因为黄盼盼她们脸上的表情哦。

    好气又好笑,想按捺控制又无比纠结八卦。

    最后跺着脚回寝室去准备开学了。

    周梦霞没有手机,细声细气的问刘江涛:“回头你找赵哥问下前两次吃饭多少钱,我好做明细账给他。”

    黄盼盼气得跳回来,揪住闺蜜耳朵:“你还有心思管他呀!”

    周梦霞摇头:“我很想帮赵哥做事,应该比跳舞赚得多。”

    同班同学对视两眼,拉着走了:“那你自己给他打电话说,我有他号码。”

    刘江涛他们几个则深刻意识到了一台手机是多么方便的存在。

    商量着怎么去了解下市场价格,多少也赚了几百块钱,基本都是这辈子头一遭赚钱,还是兴奋的。

    所以到晚饭时间碰见赵德柱,才有机会问他手机号码。

    不过在学生食堂里面,几乎所有大一男生都围拢挤在这边挤眉弄眼,恭喜赵哥成为大观园里的赵宝宝。

    他却只是笑笑,回寝室收拾东西才说:“玩高尔夫的都是什么人?老板,这么年轻漂亮的女生招来学高尔夫,目的是什么?”

    他还是把美女球童这几个字咽下去了。

    纯洁的大一新生们还想不到这么远,不过刘江涛已经帮他把教材课程表之类都领回来了。

    说是一堆各种各样的专业。

    其实很多课程都是一起上,大学语文、思想品德、外语、计算机基础等等。

    没有军训的高职学院,整个九月都是最为普通的各种公共课。

    赵德柱不怀好意的揣测,这是老龙根本没准备好足够的专业老师,先找些人来糊弄着拖延时间。

    但他没吭声,周晓波则汇报:“委培生今天也来报名了,四五百个,半数以上都是能源专业,其实学姐她们几个都属于艺校委培五年制,从高中到毕业一共五年,今年艺术系大一有三四十个,其他就是电梯、药剂系的委培生,当然还有高尔夫系的二十个委培女生了。”

    说到这里,同间寝室的五个男生还是没忍住再次啧啧称奇。

    赵德柱压根儿没关心过美女,那种没有挑战难度的事情,对他来说毫无兴趣:“搞建筑那几个系呢?”

    就是他这么一问,周晓波马上拉了丁伟出去打听,他俩都是房地产专业的。

    面对很可能需要帮手的局面,赵德柱也没说自己吃了瘪:“今天我跟校长谈了谈,他说让我当学校的学生会主席和高尔夫系的班长,我不知道这俩官有什么意思,反正以后我有事就招呼你们几个一起做,有好处当然会给你们,愿不愿意?”

    所以说之前的付出,就等于是打通了信任度呢,刘江涛、秦迪和陈磊马上使劲点头:“愿意!肯定愿意,赵哥你确实没得说!”

    赵德柱就恨铁不成钢了:“昨天那么好的机会,唱歌呀,找首合唱的问女生一起啊,熟悉点了拉拉小手跳个舞,没准儿就勾搭上了……”

    他自己说得轻车熟路,几个直男嘿嘿嘿的连连搓手:“所以才要跟你学啊!”

    “有机会,有机会,跟着你肯定有机会,学姐太漂亮了,说话都不敢说……”

    赵德柱差点嗤之以鼻,再漂亮还不是都是女人,老司机……这时候周晓波和丁伟回来了。

    刘江涛迫不及待的把形成小团体给他们传达,丁伟还比较沉稳:“没有,土木工程系和建筑工程系都没有委培生,全都是我们一样的新生,但是听说有短期培训班,凑足人就开班。”

    周晓波又汇报:“我表哥读了大学的,他说过大学学生会要管很多事情,牛皮哄哄得很哪,帮老师抓违纪、查考勤,还有搞各种社团搞活动……”

    赵德柱卧槽:“还准搞社团?”

    粤东那边说的社团,一定是港片里面铜锣湾扛把子的那种。

    几个来自小地方的应届高中毕业生肯定也不懂,都一起卧槽。

    最五大三粗的刘江涛都考虑要不要去整个纹身了。

    赵德柱还是觉得不太可能。

    干脆拍拍手掌:“走,吃夜宵,你们谁去女生宿舍那边找她们几个,我特么有手机都不打电话,这是把机会一次次留给你们,抓不住别怪我啊。”

    五个毛头小伙子就是这样对他死心塌地的。

    青春期的男生,这比高薪还能拴住人,他们还没意识到钱的威力嘛。

    况且自身也不具备那种撩妹的功力。

    现在是又激动兴奋又相互推挤,赵德柱无奈的教学:“就是不要脸,别这么扭捏,去不去?老子先去小火锅坐上了,给她们说有事情商量。”

    结果除了最腼腆的秦迪,其他几个居然要结伴而行才有胆量。

    赵德柱真是无语,用中指奉送给他们:“也行,也行,四个对四个,看你们能喊出来几个。”

    结果他们刚坐下来,四个女生就笑得前俯后仰的跟着四个傻不拉几的男生出来。

    杨倩还带着湿漉漉的长发,拿毛巾随手擦着坐在赵德柱旁边:“刚洗了头,这火锅味儿又要沾上了。”

    正在笑话这四个直男,竟然跑到女生宿舍楼下齐声喊她们名字,黄盼盼和周梦霞又飞快对下眼。

    赵德柱的骚操作就来了,轻描淡写的从杨倩手里接过毛巾,拧成绳交叉绞住长发用力往下拉:“不干透的话,过几年你就会喊头痛了,以后找男朋友一定要找个愿意帮你这样收拾头发的。”

    穿着一身休闲运动服,摆出非常家居状态的表演专业女生,被中年大叔的反杀轰成了渣。

    呆呆的看着这个帮自己擦干头发的男生,说不出话来。

    就像当初那个拥抱大家的老子先去小火锅坐上了,给她们说有事情商量。”

    结果除了最腼腆的秦迪,其他几个居然要结伴而行才有胆量。

    赵德柱真是无语,用中指奉送给他们:“也行,也行,四个对四个,看你们能喊出来几个。”

    结果他们刚坐下来,四个女生就笑得前俯后仰的跟着四个傻不拉几的男生出来。

    杨倩还带着湿漉漉的长发,拿毛巾随手擦着坐在赵德柱旁边:“刚洗了头,这火锅味儿又要沾上了。”

    正在笑话这四个直男,竟然跑到女生宿舍楼下齐声喊她们名字,黄盼盼和周梦霞又飞快对下眼。

    赵德柱的骚操作就来了,轻描淡写的从杨倩手里接过毛巾,拧成绳交叉绞住长发用力往下拉:“不干透的话,过几年你就会喊头痛了,以后找男朋友一定要找个愿意帮你这样收拾头发的。”

    穿着一身休闲运动服,摆出非常家居状态的表演专业女生,被中年大叔的反杀轰成了渣。

    呆呆的看着这个帮自己擦干头发的男生,说不出话来。

    就像当初那个拥抱大家的动作,明明是非常暧昧过分的动作。

    赵德柱做出来就是跟捡了棵大白菜那么轻松自然,完全不带任何感情色彩。

    完全是个么得感情的少女杀手。老子先去小火锅坐上了,给她们说有事情商量。”

    结果除了最腼腆的秦迪,其他几个居然要结伴而行才有胆量。

    赵德柱真是无语,用中指奉送给他们:“也行,也行,四个对四个,看你们能喊出来几个。”

    结果他们刚坐下来,四个女生就笑得前俯后仰的跟着四个傻不拉几的男生出来。

    杨倩还带着湿漉漉的长发,拿毛巾随手擦着坐在赵德柱旁边:“刚洗了头,这火锅味儿又要沾上了。”

    动作,明明是非常暧昧过分的动作。

    赵德柱做出来就是跟捡了棵大白菜那么轻松自然,完全不带任何感情色彩。

    完全是个么得感情的少女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