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务堂平日里,主要负责的是一些闲杂事情,堂下有福伯和厨娘两人。

    福伯的名字叫杨福,听说是宗主老家派来的照应他的,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原本上山之时的小福,变成了阿福,到如今的老福、福伯。

    厨娘的名字叫戚娘,同样也是宗主老家派来的丫环,照应宗主的。

    当初和小福一起上山的小丫头,也渐渐变老。

    福伯和厨娘20年前来到宗门,15年前结为夫妇,育下一子杨东、一女杨兰。

    不过家生子杨东和杨兰略大一些,就被送回老家,有宗主傅民所在傅家收养,偶尔难得才会来宗门一叙。

    大多数情况也是给宗主送来一些物品、信件什么的,趁机在赤凤山和父母福伯和厨娘住上一段时间。

    “嘭、嘭……”

    孔西师兄使劲拍着木门,大声催促道:

    “许宁,还在睡懒觉,赶紧下山砍柴去。”

    下山砍柴原本对他们这样的修仙者而言并不复杂,其实应该是很简单的一件事情。

    但问题是这个柴火不简单,是专门用来炼器烧制矿石的。

    所以挑选的柴火十分的耐烧,燃烧的温度也十分高,这也是被大师伯庚山挑选为炼器的专用柴火。

    “知道了,孔师兄!”睡眼朦胧的许宁懒洋洋的起床说道。

    虽然这种柴火十分附和炼器,但这就苦了许宁了。

    因为赤凤山山脚下的灵铁树这十分的坚固,很难砍断,最少以目前许宁的修为很难砍断。

    普通的树木,许宁只需要一两刀就能轻松砍断,但这种灵铁树就算砍个十刀八刀的一点反应都没有,每次许宁都要砍上两三百刀才好使。

    若是许宁修为高一些还好,能够像师兄韩岳那样砍的快一些。

    但现在许宁才勉强进入一层修为,整天这么砍柴,将大半的时间花在了砍柴上面,连修炼的时间都被压缩了。

    越是如此,就越是难以提升实力,砍柴起来就越难以提高效率,似乎有些恶性循坏一般。

    “还在磨磨蹭蹭,赶紧的!耽误了师父炼器,你负责的起么?”班泉师兄在一旁附和叫嚣道。

    原本许宁还期盼着那块随自己一起穿越过来的宗主令牌,能帮着提升一下他的实力。

    但问题是,那块宗主令牌在激活那次穿越之后,一直如同一块普通宗主令牌一般,一点动静都没有。

    不管是再次滴血认主,还是咒语‘吃仙丹’都无法激活宗主令牌。

    无论如何就是喊不醒沉睡的宗主令牌!

    所以如今的许宁是有苦说不出,每天砍柴砍的腰酸背痛,但第二天还要早早的被催促下山砍柴。

    现如今懒洋洋的许宁都没有心思和对方吵上一架。

    之前最初上山那段时间,许宁这个许家大少哪里会受这种恶气,上来就和大师伯的大弟子孔西和二弟子班泉和吵上一架。

    但结果依然少不了下上砍柴这个事实,所以腰酸背痛的许宁现在已经懒得和对方吵架了。

    “班师兄,你若是觉得我许师弟磨蹭,要不今天你去砍砍试试,也好让我跟许师弟好好学学你是如何砍柴的?”大师兄韩岳从附近的一个洞府推门走出来,看不过去的驳斥道。

    大师兄韩岳之前也砍过灵铁树的柴火,自然明白其中的难处,何况还知道许宁现在才一层的修为,虽然不能帮忙取消许宁去砍柴的任务,但遇到了也多少会说上几句。

    “去、去……韩岳你小子可别捣乱,我们可要帮着我师父炼器,没空去砍柴,何况许宁没来之前,那可是你去砍柴的,若是你心疼你师弟,你也可以一起去砍。”孔西师兄没给好脸色的说道。

    孔西和班泉两人作为大师伯庚山一系的大弟子和二弟子,是最理解砍柴这种痛苦和折磨了。

    怎么说呢?

    之前在大师兄韩岳没上赤凤山之前,孔西和班泉两人就是砍柴的主力。

    哪怕现在两人实力提高了,砍柴起来相对容易一些,但依然对当年砍柴的惨痛记忆犹新。

    也不知道是报复新人会产生快感,好让新人尝尝他们当初的惨痛经历,还是喜欢打压新人的缘故。

    等到大师兄韩岳拜师之后,孔西和班泉两人就连忙将这项艰巨的任务转交给了大师兄韩岳。

    等到许宁进入赤凤山拜师之后,又将这项艰巨的任务转交给了许宁,说是为了锻炼许宁的基础,为许宁打下一个夯实的基础。

    至于师父傅民和大师伯庚山默认了这种情况,对于一心修炼和炼器的两人来说,这种小事情真的不算什么,提升修为才是王道。

    许宁也只能腰酸背痛的一大早从床上爬起来,简单的清洗一番,来到赤霞涯,先随着师父傅民等人在进行早课,吸收天地间的第一缕赤红色的朝霞紫气。

    勉强在厨娘那里吃点早饭,许宁就朝着山脚下的灵铁树林跑去。

    被大师伯门下的大弟子孔西和二弟子班泉欺负,甚至偶尔戏耍;

    虽然许宁心中不爽,他也能找办法戏耍对方,但若是这么做,那么结果无非就是被对方报复。

    甚至在大师伯那里打小报告,对方还会不分青红皂白的呵斥一通。

    许宁一时间也摸不着头脑,要说偏帮自己两个弟子,似乎也有些说不过去,许宁总觉得有些怪怪的。

    许宁穿越前作为大家族出来的大少,虽然嚣张跋扈的时候,很是嚣张跋扈,但隐忍的时候,还是十分懂得隐忍。

    就算打算搞事情,也会在暗中下手,让对方吃了大亏,还要感谢许宁。

    春去冬来,数年时间悄然而过……

    赤凤山群山环抱之中一片湖光山色。

    灵铁树林在水的正中央,庄严而宁静。

    葱郁的山林一片生机盎然,连续数年砍柴的许宁心中暗暗感觉有所不同。

    或许今天是许宁在这个世界已经18岁的缘故,许宁隐隐感觉那块随着自己一起穿越到这个修仙世界的宗主令牌,今天似乎变得特别活跃。

    偶尔,在无人的时候,许宁拿出宗主令牌来查看,还能够看到宗主令牌上面的光线,流淌的更加厉害,就像要冲出宗主令牌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