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票请进】风中雨中,求票中;月票钞票、推荐票

    但!

    很可惜,一点反应都没有。

    虽然口水和血液的关系很密切,但有些时候血液之间能够传染疾病,而口水之间却无法传染,这就说明两者之间还是有很明显的区别。

    考虑半响,最后许宁决定滴血认主。

    这叫做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

    男子汉大豆腐,流点血怕啥!

    许宁去厨房找了一把菜刀,但看了看,还是放了回去。

    这菜刀虽然是刀,但每天切菜什么的,都没有那么锋利了。

    而且若是许宁这么大摇大摆的从厨房拿着一把菜刀上楼,指不定那些下人会怎么说。

    甚至十八线的小报,还会流传出许家大少想不开,拿了一把菜刀回房自残、自宫啥的!

    许宁回房后,一阵翻箱倒柜,还真的从箱底翻出了一把锐思军刀。

    据说锐思这个国家军队数量很少,几乎全民皆兵,主要是人口太少,属于微型国家,但仅仅以现代打造的军刀而言,还是很不错,非常锋利的。

    虽然做不到吹毛断发,但还是很轻松的将许宁的手指给划破了。

    “嘶!”许宁疼痛的不由倒吸一口冷气。

    “滴答!”

    一滴、两滴鲜血滴了上去。

    半个小时过去了,一个小时过去了,金牌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甚至许宁此刻的手指伤口已经愈合了,他可仅仅弄了点晕囡白药,连包扎都没有做。

    郁闷的许宁微微摇头,果然做了一件傻事,连滴血认主都搞不定,也不知道这个金牌要怎么才能够激活。

    想了半响,许宁将心中的烦恼抛弃,能够捡漏就已经很不错了,至于是不是仙家宝物,能不能认主什么的慢慢再说就是。

    “管他么多,反正捡漏了。”

    欣喜之下,许宁抛弃郁闷的心情,不由哈哈大笑道:

    “哈哈,想不到我今天吃仙丹了!不错,不错,不错!”

    许宁接连三声夸赞出口,就听到耳旁传来一阵异响~~

    “叮!咒语‘吃仙丹’——激活修仙宗宗主令牌,进入修仙世界!”

    在这一刻,如同芝麻开门类似的咒语密码,解锁打开了宗主令牌。

    在修仙宗宗主令牌激活认主的一瞬间,许宁化做一股淡淡的虚无,成功穿越到修仙世界。

    许宁心中很是郁闷,自己好好的许家大少不做,怎么穿越到修仙世界干嘛?

    那么危险的地方有什么意思?

    在原本的世界,有享尽不完的荣华富贵。

    不管是豪华别墅,还是美食佳肴,都别想了!

    特别是前几天许宁还找到了一对很漂亮的双胞胎小萝莉,私下内心还打算来个萝莉养成计划,但不想现在这么一穿越,什么好事都白白便宜了别人。

    至于在修仙世界会不会也是如同原本世界那般的生活条件,许宁有些不敢相信,

    毕竟一般穿越者大多都是一身毛病、或者临死之前,然后这位苦逼的神秘穿越者,最终咸鱼翻身在异界大杀四方什么的。

    而他这个许家大少,这样的事情就不用想了。

    估计很难有这样的好事,能够在修仙世界平平安安的度日就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不说其中的妖魔鬼怪,就算修仙者也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一个个心狠手辣,在背后捅刀子也是常有的事情。

    他这种养尊处优的花花大少,就算在修仙世界侥幸成为修仙者,早早夭折的情况也是比比皆是。

    好在许宁穿越之后,一切都显得平平无奇。

    穿越之后,许宁所在的家族和原本的世界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一个只是身处在现代,一个身处在古代。

    不但祖父同样叫许虎、父亲同样叫许山,甚至连祥伯和狐朋狗友鄂元驹都有在许宁的生活中存在。

    不过许宁并没有留在家族内,而是被祖父许虎早早的送到了一个叫赤凤山修仙宗门。

    这个世界本身就是修仙界,所以很多人都希望自己或者后人能够修炼仙家法术。

    在从赤凤山的高人口中得知,自家宝贝孙子许宁有着微薄的灵根之后,祖父许虎就拉下了老脸,和赤凤山的高人经过一番密聊交谈。

    于是,一转眼就将自家宝贝孙子许宁卖给了……咳咳,送上了赤凤山。

    赤凤山上有赤霞涯和炼气陵。

    每天一大早,天还没有亮的时候,许宁就跟着师父、师伯和师兄他们一起在赤霞涯修炼,开始吸收天地间的第一缕赤红色的朝霞。

    不错,这位赤凤山的高人就是赤凤山的宗主傅民,也就是许宁的师父。

    在早晨的朝霞之后,大家就会离开赤霞涯,前往炼气陵修炼。

    至于用餐什么的,都会有福伯和厨娘专门送来。

    一直到太阳落山,这才各自回到赤凤山主峰的洞府进行休息。

    赤凤山虽然是一个了不起的修仙宗门,但人数并不多,满打满算也不过十口人。

    当今赤凤山第一代:

    除了师父傅民,担任宗主职务之外;

    还有大师伯庚山,担任炼器堂堂主一职;

    另外,还有小师叔岳帅,但可惜对方是个杂灵根,所以没有担任正式的职务,但有些时候,一些给宗门跑腿的重大事情,大多落在他身上。

    其中大师伯庚山的大弟子叫孔西,二弟子叫班泉。

    两人的灵根也还算不错,同样是火灵根,在炼器堂担任大师伯庚山的重要助手,平常经常帮着打打铁,炼炼器什么的。

    师父傅民一系,大弟子叫韩岳,是水灵根,平日里比较渴望出门远游、历练什么的。

    据说找就将此事和师父傅民沟通过了,但师父傅民却一直以大师兄韩岳的实力和经验不足为借口,不同意对方外出。

    弄得大师兄韩岳很是郁闷不已,甚至心烦意乱之时,他还在在二师弟许宁身前暗暗埋怨师父傅民太过固执。

    除此之外,赤凤山还有一个庶务堂,堂主叫汤七,他也是赤凤山的老资格了。

    就算师父傅民、大师伯庚山也对他十分恭敬。

    据说此人曾经是师祖座下童子,在赤凤山的时间和资历,比师父傅民、大师伯庚山还要早,还要老,属于赤凤山的老资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