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票的来】风中雨中,求票中;月票钞票、推荐票

    找到解开仙门的钥匙或者密码,就能够踏足仙缘。

    最关键的还是在一刹那,许宁看到这几行草书小字隐隐发出一阵流淌的光芒,快速流转着。

    顿时,就连心静如水的许宁内心深处都隐隐有些激动起来。

    或许这块金牌,未必是什么古董,但还真的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地方!

    莫非,这块金牌不单单是古董,还是仙家宝贝不成?

    许宁朝着四周看了看,发觉身旁的四人并没有留意到这种光芒,并没有出现惊讶的神情。

    许宁虽然感到怪异,为什么他能够看到这种流淌的光芒,而包括鄂元驹在内的身旁四人都没有留意,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眼花了不成?

    还是现在出现了什么高科技,可以覆盖在这几行小字上面,故意做的假?

    许宁微微摇头,钱财对于他这种大少而言,真的是身外之物,不差钱,也对钱不感兴趣。

    反而对这块神奇的金牌有点兴趣,所以许宁暗自决定打算买下来。

    “元驹!这块金牌是哪个朝代的古玩?怎么连一点包浆都没有?”不过吃过几次亏,做过冤大头的许宁也长心眼了。

    知道就算他再怎么喜欢,也不要表露在脸上,让对方看得通透,所以许宁打算挑挑刺,找找毛病。

    古董是否有包浆皮壳,很关键!

    如果有?

    那就初步确认为是老的、旧的;

    如果没有?

    那很大的可能认为是仿的、假的。

    一般而言,查看古董的皮壳包浆,通常是鉴别古董真伪的重要方法和手段。

    在这个问题上,相信有很多人并不清楚,包括古董界的内行都不了解,实际上古董的皮壳产生包浆,是古董表面产生氧化老化的现象。

    就如同人生岁月里,经过时间沉淀一般,年轻的时候,皮肤很光滑,年老色衰之后,就会长满了皱纹和老年斑。

    同样,随着时间的流逝,各类古董都存在着一个从新到旧的演变过程。

    例如:

    瓷器在烧制完成后,其瓷釉表面会产生强烈的釉光感,我们通常称为贼光。

    这就会让人一看就知道这是新出炉的,不是什么陈年的古董,没有一点历史沉淀,没有一点时间的沧桑感。

    “哈哈,许少,这包浆不包浆的,完全做不得数。若是他们几位要想糊弄人,完全可以杀条野狗,将这块金牌塞到里面一起掩埋,不出半年,包浆什么的那还不简单!”鄂元驹嘴上说的轻巧,实际上还真不是那么一回事。

    在来之前,杀野狗将这块金牌埋在一起的事情,打算借助野狗尸体内的狗油,快速催化包浆的事情,那三人不是没做过。

    但结果半年时间过去了,金牌不但没有一丝包浆,甚至连一点做旧的样子都没有,仿佛就是新的一般,闪耀着金光。

    这也是这块金牌卖不掉的最大原因之一,所以只能弄来许大少这个冤大头这里糊弄人了。

    希望能够将这块金牌,尽快卖给这位人傻钱多的冤大头许大少,免得砸在手里卖不出去。

    这钱财都在不停的贬值,或许现在100万只能够买1套房子,但在十年前100万或许10套房子买不到,但5套房子还是没有问题的。

    “这倒也说得过去,但这牌子上面的贼光也太亮了吧!再怎么也说不过去,毕竟是老物件,没有包浆你可以说保存的好,一直清洗打理什么的,但这贼光和新的有什么两样?”许宁淡笑着指着金牌的光亮处说道。

    “贼光”也被圈内称为“火光”!

    不难理解,任何瓷器或者青铜等金属都必须经过高温烧制,所以便有了“火光”。

    这块金属牌子,同样需要高温和打磨,产生金属光泽。

    但为什么在圈内要称为“贼光”呢?

    一个“贼”字,便形象地挑明了一切。

    “贼”者,贼眉鼠眼也,梁上君子也,不劳而获也,弄虚作假也!

    哪怕有些读书人厚着脸皮说什么——读书人的事情怎么能叫偷呢?

    实际上没有什么两样,总之,尽是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常有圈内卖家拿新东西冒充老东西。

    比如:瓷器、陶器、银币等等。

    但在圈内真正懂行的人,一眼便可看出新东西那层浮在表面上的“贼光”。

    一时间,鄂元驹也有些语塞。

    不过好在鄂元驹也算头脑灵活之辈,马上被他找了个理由牵强的应对了过去:

    “这!应该……之前是保存的好,他们几个来之前也不太懂,以为新的好卖,所以将这块牌子,好好的清洗打磨了一番。”

    做得再好,再真,那层“贼光”也是浮在表面的,而不是长上去的。

    打个比方,老东西的光,是皮肤,是骨肉;

    新东西的光,则是衣服,是脂粉。

    逝去的岁月这东西是容不得说谎的,一个“光”足以涵盖和说明一切。

    常有圈内卖家为自己的东西辩解,说:

    之所以有“贼光”,是因为保管得好,做了清洗打理。

    一派胡言——

    保管得好,只跟东西的品相有关,而与“贼光”、“包浆”无关。

    这话也只能拿来糊弄一下,啥也不懂的许宁许大少这个冤大头!

    旁边打扮老土的三人之前在听到许宁询问包浆的刹那,神色也很是为难,一个个皱着眉头,心中不由嘀咕,看来这次买卖要黄,白来一趟了。

    若不是,鄂元驹之前就和他们商量好,让他们不要多话,只在一旁看着就行。

    此刻,恐怕早就落荒而逃了!

    被人说的这么明白,还淡定的坐在这里糊弄人,也只有这位不要脸的鄂元驹了。

    现在听到鄂元驹现在的解答,三人心中暗暗感激。

    不愧答应给出一部分分成给鄂元驹。

    若是一不小心,瞎猫碰到死耗子,真的将生意谈成了,一定要好好感谢对方一番。

    自己三人果然不是谈生意做买卖的料,看来回去之后,还是老老实实的做自己的摸金校尉吧!

    若是在弄到什么稀奇古怪,又不方便出手的东西,继续找这位鄂元驹出售给这位冤大头大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