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金难买心头好。

    喜欢就好,管他是不是赝品。

    反正他认为是真的就好了。

    当然!

    有些不要脸的人,故意制作赝品来糊弄人。

    反正为了生存,为了赚钱获得第一桶金就是。

    甚至这样的人,还列举历史上个别名人造假、贩假的事例,试图说明古玩收藏这个圈子造假、贩假存在的合理性。

    所谓存在即合理,使不少人对古玩行制假贩假的行为熟视无睹。

    其实不然!

    古玩行不是不打假。

    买错东西,对任何人都是痛。

    就算许宁不在乎那几个零花钱,但就算如此,当许宁被人当面挑穿,心里面还是不爽,憋气的慌。

    不管是面子也好,还是年轻人年轻气盛,总之心里面很不爽。

    这种痛,对追逐猎奇收藏的人来说,不仅只是意味金钱的损失,这种痛曾使知名收藏家丧失名誉,丢尽颜面,落下心病。

    严重者最后甚至抑郁而终。

    哎!贵圈太假了……

    好在许宁人傻钱多……咳、咳,胸怀大度、海纳百川、为人豁达,所以也就对古董百买不倦。

    许宁豁达坦然的话语,听得祥伯微微点头,满意的笑道:

    “哎!少爷你讲的道理总是一套一套的,我这个老头子哪里能够听得懂么!总之,失败乃成功之母,没有失败,就没有成功。你一定能行的,因为你从来都是一位坚持不懈的孩子,我不相信你会一直失败下去,加油!你快去吧,我会给你保密,不让老爷知道的!”

    “好,多谢祥伯了,回来给你带瓶好酒……”

    许宁从车库里,找出一辆亮金色敞篷超级跑车。

    “轰!轰!轰……”一阵超跑剧烈的轰鸣声响起。

    亮金色敞篷超级跑车,是全球限量版。

    一共才生产8辆,其中6辆销往国内。

    每一辆的销售,都需要足够强大的背景和身份,仅仅售价都是上亿以上。

    这是许宁父母送给他的生日礼物。

    当然,原本许山夫妇是不愿赠送这样时髦的礼物做生日礼物,但架不住许宁对这种超跑的喜爱。

    在许宁18岁的成年礼的那天生日,许山夫妇给许宁挑选的礼物,原本有除了超跑之外,还有同样价值上亿的豪华山庄、庄园别墅、上市公司股份等等。

    但最终许宁一一分析:

    觉得豪华山庄太过奢侈,每年的打理维修费用就不少。山庄里面的葡萄,或者其他农作物,都是需要娇生惯养的打理,许宁也不是太喜欢。或许偶尔在山庄度假还可以,但要是整天围着山庄打转的话,也会乏闷的;或许等许宁年纪老了,可以在那里养养老;但现在正是朝气蓬破的时候,自然不会要豪华山庄。

    至于庄园别墅,需要配备管家、侍女、保安等等,这部分的薪水,也是十分大的开销,这种豪华山庄里面请的人,都要比外面贵上两三倍,甚至更多。现在许宁刚是创业时期,拖着这么重的包袱上路,恐怕不利于创业,自然也没有选择。

    上市公司股份,虽然看似不错,但许宁可不是普通人,他可不希望在祖父父亲的阴影下生存,有了那么多的上市公司股份,还会有上进、拼搏的动力么?现在不趁着年轻拼搏一下,等到什么时候努力,所以许山夫妇虽然有些不满,但还是理解许宁的想法,毕竟当初他们就是这么过来的。

    最终许宁就挑选了这辆华而不实的亮金色敞篷超级跑车,虽然这辆车的开销对普通人而言也不小,但对许宁而言,那就是小意思了。

    启动敞篷跑车上路之后,许宁就戴上耳塞,联系上了他的那位朋友,一边开车,一边说道:

    “元驹,我现在已经出发了,你把导航发过来,我马上就到,你让人等着,可不要让我去了不见人影!”

    鄂元驹心中大喜,看来这次还是吃了买家吃卖家,又能够赚上一笔不菲的介绍费了!

    他眼神一转,双眼冒光的答应道:

    “放心了,给许大少你办事,我还能马虎不成,我那几个朋友就在我身边,早就盼着你过来,等你来了就能见到!导航发过来了,你看一下……”

    按着导航找到地点的许宁停好车,顺利来到约好的咖啡厅。

    不等进门,许宁就闻到一股浓厚的咖啡香,在空气中回荡,这或许就是一种舒适、小资的感觉。

    鄂元驹早就等在咖啡厅门口了,笑脸满面的上前数步迎接道:

    “许少,就等你了,客户已经在里面了!”

    “好!”

    鄂元驹带着许宁进入了时尚科幻的咖啡厅包间,让许宁总感觉有一种熟悉的味道,略带沉思的走了进去。

    “来杯摩卡!”

    “我来杯拿铁!”

    两人点好咖啡之后,简单地客套闲聊了几句。

    许宁也没心思浪费时间,就抬头看了一眼鄂元驹,示意的说道:

    “元驹,你说的古董带来了?让我先睹为快,看看这次的古董到底什么宝贝?”

    旁边三人不怎么说话,穿着打扮有些土里土气,似乎和这个咖啡厅有些格格不入的气息,神色也有些紧张尴尬。

    若不是鄂元驹带着进来,他们三人恐怕一辈子都未必会选择这么一个雅致高档的地方谈生意,何况这家咖啡厅的消费一点也不便宜。

    许宁进门的时候,看到对方三人已经点过咖啡了。

    不过看他们不怎么喝,就算偶尔喝上一小口,也是皱着眉头、眯着眼睛、撅着嘴巴,勉为其难的硬吞到肚里,似乎很难下咽的样子。

    知道对方应该是不习惯这些苦涩的咖啡。

    而且这些咖啡,应该是鄂元驹帮对方三人点的。

    也不知道是这小子故意的,还是忘了的缘故,居然没让服务员给他们三个加糖,甚至许宁隐隐还怀疑他故意让人不加咖啡伴侣。

    果然!

    那三人还是一贯保持沉默,只是朝着许宁微微点头,脸上带着羞涩尴尬的笑容。

    第一个接话的反而是介绍人鄂元驹,只见他笑容满满道:

    “许少,您看看这块金牌很不简单,京城很多人都看不准,也只有许少你这样精明干练的大少,才能知道其中不凡的价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