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信誉彩票平台app下载 > 都市平安彩票开奖查询中心 > 我这该死的星二代 > #036丶陈至大失所望,老妈这么铁石心肠吗?
    陈至知道具体数目,心里就有底了。

    他拎起椅子来到老妈身边坐下,不太顺畅的喊了声:“妈~你听我说!”

    这是他人生头一次喊妈,眼前的老妈很让他认同,不管当成后妈、干妈、大妈还是亲妈,总之是妈就对了,本来就是妈。

    陈慧萱听到这声妈心间一颤,不知陈至要说什么,可能想安慰她吧。

    “你辛辛苦苦半生才打下的基业,就这样易主你甘心吗?那可都是你的心血,花了多少辛劳,才有今日的局面,却便宜了别人……”陈至沉声道。

    陈慧萱听这话,黛眉都横起来了,想打人。

    狗东西,有你这样安慰人的吗?

    还不都是因为你!

    陈至继续道:“但不管甘心不甘心,事已至此,除非奇迹,无法挽回了!”

    嗤!陈慧萱感觉心脏被猛插了一刀,差点一口老血。

    来人,把我的擀面杖抬上来!

    陈至话锋一转:“既然事已至此,你不如多为自己考虑一下。

    你不是一直很遗憾当年人气暴跌黯然退出歌坛吗?这些年来,你不管再忙,都勤修苦练唱功,丝毫不落下,真是为了指导公司艺人?

    其实你一直对歌坛带着憧憬,只是没勇气迈出那一步。

    距离公司易主还有两年,趁这两年,公司还握在手里,不如出道试试,如果等公司易主,就算想出道,也没多少机会了……”

    旧事重提,陈慧萱更是难受,眉头紧拧。

    陈至的话句句说在了她心坎上。

    她何常不憧憬再入歌坛呢。

    每次看到别人开演唱会万众瞩目声浪起伏,她多希望台上的是自己。

    其实陈至成功激发她灵感后,她对出道就有些意动。

    自己儿子可以激发灵感,未必每次成功,但她作曲肯定比以前产量更高。

    自己写的歌当然希望自己来唱。

    比如甘心情愿,就应该是她唱给江烨晟。

    陈至的想法其实和她一样,她也希望两年内尽力将陈至捧起来。

    前人强不如后人强。

    见老妈清目闪烁,有点动摇,陈至趁热打铁,端起前世的鸡汤一通猛灌:

    “俗话说得好,人生总是面临选择,做或者不做,虽然可以退缩选择不做,但不做永远没机会,不做永远都不知道自己会错过什么?

    失败……

    ……

    你最初追求的是什么?

    是经营公司为了钱?还是专注做音乐登上歌坛之巅?

    ……

    你依旧年轻,现在做决定不会太晚,不要瞻前顾后蹉跎岁月。

    现在迈出一步,不管成功与否,当你老了都不会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碌碌无为而羞耻,因为活得其所……

    有道是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如果踟蹰不前,人生将只剩苟且!

    还犹豫什么?

    我觉得央台的那档星空之门就挺适合。

    评审嘉宾都是老艺术家,规格高,不是比赛不存在淘汰,登上舞台的并非全是明星,各阶层都有,参加一期也不意味着出道,可以试试水。

    如果效果好,再出道!怎么样?”

    他凑了十几句鸡汤囫囵灌下去。

    唉,我也是用心良苦,为了培养老妈操碎了心,我容易吗我?

    话都说到这份上,配合脑热点,应该差不多了。

    陈慧萱听着陈至长篇大论,神色变幻不定。

    陈至每一句话,她都感觉非常有道理,发人深省,理解出各种内涵,各种意义在脑海中不断堆叠,脑子都不够用,差点宕机了,一阵耳鸣。

    曾经因为人气暴跌四处碰壁的辛酸泛起心头,五味陈杂。

    那些艰难绝望的画面历历在目,没因时间褪色,反而变得格外清晰。

    内心不觉泛起冲动。

    但我怎么就羞耻了?怎么就苟且了?

    狗东西你把话给我说明白!

    “我……考虑一下!”她情绪低落眼神黯然,披散的头发遮住大半张脸。

    这样都还要考虑一下。

    陈至大失所望,老妈这么铁石心肠吗?

    他有些挫败,眼下这种情况都要考虑一下,等冷静下来,结果显而易见。

    看来只能用杀手锏了。

    他其实不想用杀手锏,有些无耻,但是眼下必须再烧一把火。

    “对了,我给你上星空之门准备了一首歌,你听听看!”

    他来到钢琴边,打开钢琴,快速进入角色,现在他就是个歌手。

    凄婉优美的旋律响起,带着追思往昔岁月的怅然,回荡在空旷的客厅。

    陈慧萱听着一呆,旋律真好!

    她情绪低落,这旋律瞬间杀入她的内心。

    陈至打开音效,沉重纯粹而微涩的声音响起:

    “昨天~所有的荣誉,已变成遥远的回忆。

    勤勤苦苦已度过半生,今夜重又走入风雨!”

    陈至那沉重饱含人生失落的声音传来,仿佛一击重锤,敲在了陈慧萱心口,每次呼吸都仿佛牵动内心的痛,呼吸都变得困难。

    “我不能随波浮沉,为了我挚爱的亲人。

    再苦再难也要坚强,只为那些期待眼神。”

    陈至声音由低沉变得厚重振奋,充满了自强不服输的斗志。

    陈慧萱只感觉每个字都仿佛一道浪头,前仆后继拍击在心,那些过往的辛酸、绝望、伤感在心中爆发,交织成万般不甘的火苗。

    她目光空洞看着前方,眼中水光闪烁。

    她强绷着,以至于眼角周围的血管越来越清晰。

    每个人听歌听得都是自己的心声,悸动内心的是自己的感情,而不是歌本身。

    歌好听或不好听,都只是一把钥匙。

    这首歌仿佛为她量身定制,她作为曲中人,感触无与伦比。

    “心若在梦就在,天地之间还有真爱。

    看成败人生豪迈,只不过是从头再来!”

    陈至声音突然高扬,中气十足,雄浑豪迈,如大河涛涛,回荡在客厅。

    听到这,陈慧萱有些窒息,呼吸都在微颤,心底那团火苗熊熊燃烧,那些翻涌的情绪失了控,她再也绷不住,眼泪簌簌而下。

    内心的冲动变得无法压制。

    她是哭是笑的释然摇摇头:“那我……就试试吧!”

    这首歌刺伤了她,但更多的是让她释怀,唤起重新开始的决心。

    这些年她为什么没选择重新出道,一方面公司忙,另一方面则是患得患失,当年打击太大,她缺乏再次尝试面临失败的勇气,年纪也大了。

    而现在,只不过是从头再来!

    公司要易主,或许她可以豁出去放手一搏,有什么大不了。

    陈至听到老妈这句低语,如闻天籁,松了口气。

    搞定!不容易啊……

    能征服人心的只有两种力量,一种是音乐,一种是别的力量,果然如此!

    -

    满地打滚求票票求收藏,谢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