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战神宁北》来源:

      宁北的强大,超乎了第二帝国的预估。

      来自东南方,缓缓走出一尊魁梧巨汉,身高近两米,两鬓斑白如霜,浅蓝色的瞳孔,以及第二帝国独有的白皮肤。

      无形中证明了他的身份。

      第二帝国的封号绝巅!

      他隐于暗中,窥视宁北,明显是在等待时机绝杀宁北。

      可惜,最终功亏一篑,被宁北捕捉到他外泄的一丝气息,从而被逼现身。

      宁北立于原地,抬手一拳轰出,硬撼红色长矛。

      嘭!

      仅仅一拳,红色长矛溃散于空中。

      “不愧是华夏之子,纵观帝国,能拳破我的战矛之人,不足三人!”

      魁梧巨汉现身,手握一杆青色长矛。

      这就是他的兵器!

      当他现身后。

      萧裕惊道:“索尔?”

      “绝巅索尔!”

      姚卿一惊,转身暴喝:“军主,小心他手中的战矛!”

      “晚了!”

      魁梧巨汉索尔,一步跨出,身体周围产生音爆声。

      这速度达到了音速!

      他双手握着青色长矛,悍然刺来。

      宁北闪身间硬撼,并未后退半步。

      恰恰相反,不退反进挥动左手瞬间外放的气血长刀。

      咔!

      两者相碰,宁北手中气血战刀,形如凉刀,接触战矛锋锐的那一刻,瞬间溃散了。

      这把战矛,绝对有来历!

      上面散发的冰冷寒意,难以隐藏那一股凌锐之气,仿佛有穿天破地的破坏力。

      战矛破刀,索尔冷漠一笑,双手持枪,悍然再次突进,低喝:“这杆战矛,专破气血化物,死!”

      宁北也未曾料到,这杆战矛这么锋利。

      荡魂枪与之相比,恐怕都逊色三分。

      错判战矛的锋锐,轻敌造成的后果,在强者交手中,捕捉到一丝机会,你就得付出生命的代价!

      宁北也不例外。

      青色战矛突进三分,直取宁北咽喉。

      宁北面色平静如水,左手红色战刀已经溃散,想要挡住这一击,自己就得付出代价。

      如果不挡,战矛刺穿胸膛,瞬间就能穿透心脏。

      届时,必死无疑!

      唰!

      宁北左手掌心向外,挡住了青色战矛。

      索尔双手持战矛,瞬间刺穿了宁北的手掌。

      长矛再度突进,矛尖点在宁北左胸,白色布衣隐隐出现一点殷红。

      紧接着,长矛止住了!

      宁北却受伤了!

      左手被长矛钉穿,更是险些被长矛,一枪钉穿心脏。

      多年了,宁北王未曾受过这种重伤。

      左手的伤,换做普通武者,足够致残了!

      唯独宁北平静如出,轻声道:“这就是真正的绝巅吗?”

      封号绝巅,远非那些低阶绝巅可比的!

      气血万纳以下,皆为低阶绝巅!

      气血过万,两万纳气血以下,为高阶绝巅!

      两万纳气血以上,四万纳气血以下,为封号绝巅。

      索尔便是拥有三万纳气血的封号绝巅。

      他的绝巅封号恒元!

      恒元绝巅索尔,他的名气,北欧地区的武者,无人不知!

      其一,是因为他的老师,就是一尊恐怖的五岳绝巅,封号永恒!

      永恒绝巅,不可谓不恐怖!

      这个封号,不是自己起的。

      而是外人给的。

      一切都是源自这位五岳绝巅手中的兵器,那就是北欧圣物永恒之枪,那才是惊艳千年的无上兵器。

      千年来,永恒之枪一旦出世,便可破万物。

      这杆凶兵的可怕,早已名满全球。

      索尔手中的战矛,便是永恒之枪的仿制品。

      能仿制永恒之枪的兵器,的确有独到之处,战矛的锋锐,的确有永恒之枪的那一抹韵味。

      可惜,仿品终究是仿品。

      连真品百分之一的威力都没具有!

      要是索尔拎着永恒之枪过来,宁北在他刚才那一击中,怕是早已经陨落了!

      在这一刻,宁北左手滴答着鲜血,握着青色战矛,冷静如初。

      唯独索尔不肯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他双臂猛然用力,持矛意欲屠杀而去,贯穿宁北的胸膛。

      一尊封号绝巅,拥有三万纳气血,力量何等的可怕。

      这个家伙,一拳能打出30万斤的力量!

      这份实力,凌驾宁北太多了!

      宁北的身体,在青色长矛冲击下,身体想后滑去,脚下出现两道深深的痕迹。

      这一幕引来断刃崖之巅,那位老道士葛虚的愤怒。

      小毛驴也是愤怒叫着:“草泥马、草泥马……”

      “四方蛮夷,胆敢伤我汉族之子,老子看你们第二帝国,是想亡国灭种!”

      而老道士葛虚,声如惊雷,响彻方圆八百里,浩浩如天威,浑身气血外涌,红色冲天千米。

      这是气血之力!

      气血外放冲九天宫阙。

      这是五岳绝巅的威压吗?

      不是!

      这股威压,五岳绝巅在其面前,怕是提鞋都不配。

      五岳绝巅之上,便是六道绝巅啊!

      老道士葛虚,怕是超越了这个境界。

      这是七星绝巅啊!

      放眼全球,连特么一尊五岳绝巅,都举世罕见,百年都看不到一尊。

      结果在断刃崖,藏着一尊七星绝巅,这不是坑爹的吗!

      说实话,索尔这个龟孙子,当场就要吓尿了!

      他再无杀心,脸色惨白,转身如同看向鬼一样,注视着不远处的断刃崖之巅,一尊银发飘舞的老道士,宛如一尊天神,独镇断刃崖。

      他立于此地,堪称人间无敌!

      天威般的气势,气血外涌,红光冲天千米而不停。

      威压弥漫八百里,索尔都快哭了。

      他要是知道这里,藏着这么一尊老怪物,打死也不过来啊。

      葛虚释放威压,声如铜钟大吕,一扫醉醺醺的气息,宛如人间帝王,一步踏出,四方生灵皆跪。

      连萧裕和姚卿都不例外。

      姚卿目瞪口呆道:“卧槽,七星绝巅?”

      “葛老终于出手了!”萧裕轻吐一口浊气。

      葛虚又道:“伤我汉族少族长,你第二帝国是欺我种花家无人啊!”

      “你们是欺我汉族孱弱啊!”

      “你们是欺我家少族长年少啊!”

      “三百年前,老子屠你第二帝国六百里,看来你们这群龟孙子,是不长记性,今夕,再屠你八百里!”

      “我剑到之处,即为汉土!”

      ……

      葛老爷子大限将至,今朝要借机尽他绵薄之力,斩尽犯我华夏的蛮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