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云墨冰幽幽转醒。

    她望着身旁,昨夜抱着她的男人已经不知所踪。

    带着一丝困乏的走出卧室,云墨冰望着正在客厅内盘坐的陈翊。

    “醒了?”

    陈翊缓缓睁开双眼,淡淡道。

    云墨冰走下楼梯,她看到餐桌上的早餐,尤其是那一杯热牛奶,当即,她的脸像是火烧了一样。

    她有些咬牙切齿的望着陈翊,这家伙,在这一千年都学了什么?

    “你不吃早餐?”陈翊起身,望着云墨冰嘴角微挑。

    “不吃,没胃口!”云墨冰恼羞成怒。

    “那我去上学了!”陈翊走出别墅,在云墨冰的地下车库随便选了一辆豪车,驶向金陵。

    余下几天,陈翊则是往返在金帝大学和龙池山内,他观望着大阵,一切都有条不紊。

    只是需要他不时的渡送法力,维持大阵的运行。

    云墨冰也回龙池山,躲在乾坤峰内不出来。

    陈翊对此也不在意,云墨冰就算再冷傲,性格再强势,也终究是未经人事的处子。

    直至,在第十日后,陈翊盘坐在龙池山中,他望着那两大丹鼎。

    玄元药鼎内,早已经有药气滚动,一缕缕金霞被压制在了鼎内。

    那是药气与丹力,从灵粹宝丹溢出。

    若是能透过霞光看到鼎内,定会看到其内九颗金色的丹丸,每一颗丹丸,只有指甲般大小,圆滚无暇。

    丹药的数量,也与陈翊预料的不差。

    毕竟,他在这千年来,已经不知道炼了多少炉丹药。

    第十天,伴随着最后一缕阳光彻底消失,太阳真鼎微微一震,黯淡下来。

    陈翊盘坐在阵法之中,他眼眸骤然开阖,一指灵诀打入到玄元药鼎内。

    轰!

    玄元药鼎一震,只见上方禁制散去,与此同时,金霞绽放,将这龙池山内都照耀的熠熠生辉。

    随后,有药力滚滚,冲破丹鼎。

    陈翊施诀,有法力入那药力之中,牵引那药力向他飞来。

    吞元诀运转,一缕缕药力没入到陈翊的身躯之上。

    大约百息之后,金霞消散,溢散的药力也被陈翊吞炼,不曾有半点浪费。

    陈翊望着丹鼎,翻掌之中,有玉瓶落在掌心处。

    九颗灵粹宝丹一一飞入到玉瓶之中,法力成禁制,封住这玉瓶瓶口。

    丹成!

    陈翊望着手中的玉瓶,脸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轰的一声,大阵破散,太阳真鼎也落在了地面上,最后恢复了小巧之状。

    陈翊悠悠起身,他并未收起两大丹鼎。

    手中仍有一些灵药,他可以将其炼制成丹,相助云墨冰修炼。

    转身回到木屋之中,陈翊盘坐在木榻上,陈翊开始调养生息,吞元诀在体内运转一个个周天。

    足足两个小时候,陈翊手中的玉瓶忽然轻轻一摇,里面一颗金色丹药便飞出,没入到陈翊的口中。

    丹药入口即化,滚滚丹药之力如同暖流入腹,散入四肢五骸中。

    陈翊运转吞元诀,法力游走身躯,每一个周天,都炼化这灵粹宝丹的一部分。

    每一次运转,体内的气旋都壮大一分。

    灵粹宝丹的药力温和,最适合服用,炼化丹药的感觉,不曾有半点负面的感觉,反而舒适至极。

    这一颗丹药,陈翊炼化了足足半个小时。

    炼化之后,陈翊并未服下第二颗灵粹宝丹,他而是在继续运转吞元诀,将四肢五骸中,所有残余的药力彻底炼化。

    吞服丹药,通常都会浪费一些药力,这些药力潜藏在身躯的角落内,会随着时间散去。

    陈翊千年中不知吞服多少丹药,自然不会造成这样的浪费。

    近乎又过了半个小时,陈翊手中宝瓶这才不由再次摇动着,第二颗灵粹宝丹入口。

    木屋内,万籁俱寂,只要无形的灵气,在不断涌入到木屋之中。

    第二天九点,陈翊方才从木屋中走出,他身上的气息愈加内敛,就算是有武道高手望来,看到陈翊,也只会以为陈翊是一个普通人。

    甚至,若是在人群之中,陈翊存在感更是在不断降低,很难引起注意。

    “练气中品,也算是有一定的自保之力了!”

    陈翊望着那两大丹鼎,露出淡淡的笑容。

    此刻,在他丹田内,只见筑基灵台上,气旋已经有五寸之大,足足提升了数寸,不仅如此,原本金色的气旋,如今却化作了紫色。

    这是吞元诀在练气境的某种境界,在吞元诀中被称之为紫气境。

    唯有将吞元诀修出的法力凝练到极致,方才能够达到紫气之境。

    换句话说,常人练气境,法力如水,那入紫气境的陈翊,此刻法力便如江河。

    即便是同为修仙之人,陈翊此刻,足以斩杀练气巅峰的修仙者。

    这倒并不是陈翊自负,而是千年前,他曾经在练气中品之时便胜过不止一位的练气上品修仙者,那时,他还未曾晋入紫气境。

    吞元诀中,紫气境之上,还有一境,被成为元气境。

    元气境,就算是千年前,陈翊也未曾达到过,尔后,他便晋入到金丹境。

    就算千年来,陈翊不断的修炼,使得修为愈加强大,可练气境却始终不曾圆满。

    这一次被天劫劈散修为,陈翊自然不可能再如千年前。

    走出木屋,陈翊望着那两大丹鼎,沉吟片刻后,他再次布阵。

    借助太阳真气修炼乙木神瞳,再加上,为云墨冰炼丹。

    龙池山中,云雾笼罩,陈翊仍旧一如往昔,每天去金帝大学上课,然而时间一晃便是半月。

    金帝大学内,陆倾舒正在与一位教授望着最新的古董。

    这些都是最新挖掘出来的,送到金帝大学来坚定。

    她拿着平板电脑,一点点记载着关于这古董的细节。

    忽然,陆倾舒的手机响起,她眉头一皱,对那位教授道歉一声,便走出房间。

    看到来电后,陆倾舒却是娇躯一颤,眼中甚至有惊喜。

    “陈翊!”

    带有一丝遏制不住的喜悦,陆倾舒接通了电话。

    “你在金帝大学?”

    “在!”

    “我在校门口等你!”

    电话挂断,陆倾舒眼中光芒闪动。

    她立即回到教室内,跟那位考古教授说了一声便匆匆走出去。

    “这丫头倒是少有这个模样,风风火火的。”

    那位与陆倾舒熟悉的女教授露出玩味的笑容,陆倾舒的这番神情她也曾见过,甚至曾经拥有。

    谁不曾年轻过!?

    校门处,陆倾舒走在校门口,秋风萧瑟,吹起她垂落的长发。

    不少金帝大学的学生望来,刚好瞥到了这一幕,又是不知道多少男生怦然心动。

    陆倾舒一双美眸四处寻觅着,直至,在她一辆红色的拉法旁看到了陈翊的身影。

    “陈翊!”

    陆倾舒带着喜悦,小跑到陈翊的面前。

    望着岑艺,陆倾舒轻轻挽起耳边的发丝,眼神中有些忐忑。

    “我打算去一趟克罗家族,我需要陆家为我带路!”陈翊淡淡道:“你与我同行,会少许多麻烦。”

    陆倾舒只听到了同行两个字,不过很快,她便反应过来了。

    “陈翊,你要去克罗家族?”她眼眸瞪大,满是难以置信的望着陈翊。

    “嗯!”陈翊微微点头。

    克罗家族,陈翊倒是还真不知晓其所在。

    毕竟,一个区区只有两百年传承的海外家族……

    又怎在他陈翊眼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