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朝着门外走去,季末扬伸手好,齐宇就算是有功夫,他也不见得是季末扬的对手,何况情敌打架,伤了也是无所谓的,关键是有人舔伤。

    我以为,齐宇要是把季末扬打出好歹来,他下辈子极有可能被罗绾贞打到坐轮椅。

    出了门小晴跟我说:“离殇。”

    小晴声音有些微微颤抖,我听的出来她很难过。

    “怎么了?”我朝着一边走,尽量避开人,免得人家以为我神经不正常,一个人自言自语。

    “我又杀人了,罗大师说我损了你的阳寿。”

    “你不损我的阳寿,我也未必长命百岁,上辈子也许我作恶多端,杀人越货的。”

    “可是……”

    小晴很难过,好像哭了。

    “算了,来世你好好报答我。”

    “我没有来世,罗大师说,我杀了人,不能入轮回,我的心愿完成,就要把我打散。”

    “……那你跑吧。”我那般说,小晴便不说话了。

    我那里知道,要是我把小晴放走了,我的罪过更大,而小晴为了我也不能跑。

    但她有她的心计,我不知道,她也没告诉我。

    她就跟我说想要把尸体找到,然后放到一起火化了,找个风景秀美的地方埋了。

    我问她知不知道都在那里,小晴说逼问出来了,他们把她的尸体扔到护城河的臭水沟里面去了。

    她说这么多年了,不知道还能不能打捞上来。

    “能不能总要去看看才行。”我打了车带着小晴去了护城河,到了那边往下看,那里有臭水沟?护城河的水干净透彻的好比是一面镜子,被治理往下一看,脸上有颗痣都能看得见。

    我问小晴那些人是不是没说实话,这里没有臭水沟。

    小晴说他们都说是臭水沟,还说只有又脏又污的地方才能让冤魂无翻身之日。

    我好笑:“那还不是死的很惨,谁说压的住冤魂了,冤魂是谁也压不住的。”

    我沿着护城河走,我对这边不熟悉,护城河这地界是一点也不知道。

    但水的尽头总是有分叉支流的,果然还真被我找到了,我到下午三点钟的时候,在南城的一片密林那边,找到了一个废水排污的地方。

    那边有些脏乱,而废水是要往下面一个低洼的地方去的,那边是一个大的废水存放处,往下面去是净化的工厂。

    而护城河的水就是净化后再重新流入的。

    我在那边仔细的看了一下,要说臭水沟,那就是这里了。

    我在周围找了一会,我问小晴:“你能不能感应到你的身体在那里?”

    “感应不到,我是魂魄没错,可我只能对我的头有感应,其实我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我的身体是什么滋味了。”

    小晴那样说我就不想再听了,我说她:“那你就等等我,我下去找找。”

    我要下去,小晴问我怎么下去,我好笑:“当然是想办法下去。”

    我从背包了拿了刀子出来,削了一些木棒,用绳子捆在一起,准备下水试试。

    我弄完已经天黑了,小晴从镇魂镯里出来,问我怎么这么小的筏子,还没有一米呢。

    我看了眼小晴:“这不是节省么,你也上来,趴在我身上。”

    “我不上去,我怕掉下去。”小晴优雅的坐在岸边的石头上,摇了摇头,一脸很矜持。

    亏得她是一只鬼,要是人我就上去把她踹下来,我为她上山下水,跋涉几公里,她倒是好,轻飘的一句怕掉下来,我看她是怕脏吧。

    但想到她是冤死的,她又那么漂亮,就算了!

    “那你坐着吧,我去看看。”

    我打开头戴式矿灯,握着划船的木板下了臭水沟。

    这里是排污地点,老实说我还真是受不了,也难怪小晴不下来!

    我把防毒面罩带上,把背包里面能用的东西拿来,跟着交代小晴,别动我的包,小晴点点头说她知道。

    我开始在臭水沟用长木棍寻找。

    我找了大片,都到了深夜了,听见小珍跟我说话:“姐姐,我们帮你。”

    我这才想起小珍他们,我也确实累了,就靠在一边休息。

    小珍她们跟我说,她们可以下水找,我看着那片臭水沟那里舍得:“别了,我找找,不行我给附近的打捞队打电话。”

    “姐姐,我们很厉害的,我们也不怕水,不相信我下去给你看看。”

    小珍说着就钻到水里去了,我急忙起来要下去,身后一个小鬼头拉住我,她的年纪更小,还不如小珍大,看着也就两三岁,我一脸茫然,没记得有这么一个呢。

    “姐姐,我知道。”

    此时我才看清这个小鬼头,年纪小,脏兮兮的,全身还臭烘烘的,她拉着我还有些怕我,看我看她,急忙把手缩了回去。

    我蹲下:“你是这里的小水鬼?”

    “嗯。”小家伙害怕我,胆怯的点点头。

    我笑起来,摸了摸她肉乎乎的小脸,她的大眼睛很好看。

    “那你帮姐姐找到,姐姐带你回家好不好,以后你就跟着姐姐。”

    “不……”小家伙低了低头,不说话了。

    我拉着小家伙的手朝着臭水沟里看:“你们先上来,让小宝带你们去。”

    小珍他们立刻钻出来,结果臭水沟上面一片小脑袋。

    小珍他们都很惊讶的盯着我身边的小家伙看,小家伙有些害怕躲在我身后,但我把她拉了出来,她看着下面的小珍他们,糯糯的说:“我知道在那里,那个大姐姐的身体。”

    小珍最懂事,虽然年纪小,却是这群孩子里面的头子。

    “你下来,带我们去。”小珍招招手,还说:“来我带你。”

    小家伙看看我,才松开手跑到了水里去。

    他们全都下去了,我站在臭水沟上看。

    很快小珍他们拖着一个大包裹从臭水沟里出来,他们都水水的,我顾不上他们,拖着袋子到一边打开,果然在里面发现又黑又臭的骨头,肉已经都腐败没有了。

    我看着小晴,小晴没有靠近,她坐在那里发呆。

    “你们要不要洗澡?”我问小珍她们,她们忙着点点头,我就带着他们去了河下游干净的地方洗了洗,他们都干净了,我才给小晴把尸骨清理出来。

    我之前给她清理头的时候答应过她,要给她好好的清理消毒,所以背包里装了一些清理的东西。

    她的尸骨连手指头都在,只不过双手都碎了,我仔细检查骨头的痕迹,初步断定是在死之前就已经碎了,说明那些人是怎么残忍对待小晴的。

    我把袋子点燃全都烧了,拿来背包里面的干净袋子,把消毒清理好的骨头全都装起来。

    其他的小鬼们都干净了,唯独小家伙没有,我就一脸奇怪了。

    “你怎么回事啊,怎么还是脏兮兮的,洗不干净么?”

    我蹲下看小家伙,小家伙吸了吸鼻子:“我的尸骨在下面,那下面很脏,我出不来。”

    小家伙提醒了我,我握着小家伙的手问:“你什么时候掉下去的?”

    小家伙看了我一会:“我不记得了,我之前和妈妈出去,一个人把我抱走了,他们要钱,还不给我吃的,妈妈把钱给了他们,他们就把我扔到这里了,我沉下去就没出来。”

    小家伙说起来吧嗒嗒开始掉眼泪,我给她擦了擦脏兮兮的小脸:“不哭,小珍,你们去把小宝的尸骨拖上来。”

    “嗯。”

    小珍她们按照小家伙说的,把她的尸骨脱了上来,尸骨在泥浆下面已经腐烂了,但骨骼都是齐全的。

    我又清理了一遍,这才打电话通知了齐宇。

    齐宇带人过来看到小家伙的尸骨,他一脸震惊,问我怎么找到的,我说找小晴的尸骨找到的。

    “小晴的尸骨呢?”齐宇在试探我,我看着他一动没动,眼睛也不眨一下,看到后来他转开脸说了句算了。

    他马上查了当年的人口失踪案,他要找绑架的人很容易,特别是小孩子。

    很快小家伙的父母就来了,她父母很年轻,而且都是有身份地位的人,两人见到女儿的尸骨大哭不已,哭的撕心裂肺。

    齐宇跟我解释,孩子的父母是生意人,几年前孩子被人绑架索要五百万,结果钱给了孩子却没回来。

    一直到现在都在找,没想到在这里。

    这案子很麻烦,齐宇怕我有事,跟我说就说是来这边寻短的,掉下去被孩子的尸体绊住了,才发现的。

    孩子的父母听说我寻短,就哭着劝我,又是感激又是劝。

    我本来以为小家伙会跑过去,结果她很茫然的躲在我身后躲着不出去,竟然不认识父母了。

    仔细一算,小家伙在臭水沟有六年了,不认得也不奇怪。

    小家伙的尸骨被带走了,她父母对我千恩万谢的,齐宇要处理这案子,叫赵挺把我带到车里,明着是陪着我,实际上是看着我。

    我上了车就在想怎么脱离赵挺的视线,赵挺再次见到我很兴奋,一直跟我说话,我看着他一言不发,他也察觉不出来我有心事。

    我看他也年纪不小了,忽然我就明白过来,他为什么到现在都没女朋友了。

    智商着急,情商更急。

    “你交过男朋友么?”赵挺忽然问我,我想了下。

    “交过,大学有个男朋友分手了。”

    “为什么?”男人似乎很好奇这事,我看赵挺,发自肺腑的想跟他说句,以后想认识女孩子,不要问这些。

    想说的时候就说了,不然问了还要心里不自在。

    “他劈腿了,是个老师,喜欢他学生。”我那般说,赵挺立刻转身看我,一脸气愤。

    “那你就把他放了?”

    “我是不想放过他,但我打不过他。”我故意很委屈,赵挺就说要帮我,我就给陈子阳打了个电话,约了陈子阳出来。

    赵挺开车去找陈子阳,我就在车里闭着眼睛休息。

    已经一天一夜了,不知道玄君在什么地方,怎么样了。

    车子停下赵挺下了车,陈子阳看见我还很兴奋,急忙跑来找我,我站在车子外想,我怎么会喜欢陈子阳,还喜欢了那么久,真是匪夷所思。

    怎么看也不是我应该喜欢的类型。

    很突然的我就意识到,喜欢一个人没什么道理,但不喜欢更没道理!

    “离殇!”陈子阳今天特意打扮了,但他越这样我看他越排斥。

    我假装害怕躲到了车子一边,赵挺性子冲,拦住陈子阳推了一把:“后退。”

    陈子阳一脸不解:“你是什么人?”

    “你大半夜的不睡觉,跑来学校门口干什么,身份证!”

    赵挺去找麻烦的时候我就猫着腰离开了。

    我先回了罗绾贞的住处,找到小晴的人头带出来,大晚上院子里没人,但我到了门口就被罗绾贞堵住了。

    我回头看她,罗绾贞问我:“你干什么去?”

    “我想把小晴的头埋了。”

    “……”罗绾贞看着我,她是目光如炬的。

    可她忽然说:“记得念几句往生咒。”

    “你不是道士么?往生咒是佛家的吧?”

    “有些东西,本来就不分家。”

    罗绾贞拿了一道符纸给我,转身回去的时候叫我早点回来。

    我抱着人头,背着骨头,出门就往啾唧山那边走,小晴始终没有再说过一句话,而我走了半个晚上,才到了啾唧山下。

    我在那里找了个地方,把带出来的东西放下,趁着没人,我把一种化学粉末倒在了小晴的尸骨上。

    小晴在我点火的时候问我:“你就不怕么?真的找到你,你就是毁尸,你也解释不清楚。”

    我头也不抬的点燃,呼啦一把火,因为事先就准备了器皿,烧起来也不会弄到林子。

    小晴我们都不在说话,结果才烧出一把灰。

    我把那把灰埋在了地下。

    埋好我说了句:“又干了一件法理不容的事,等一等,找个风和日丽的日子去自首!”

    小晴好笑:“你都毁尸灭迹了,谁会相信你?”

    我回头看小晴:“做了就是做了,就算没人知道,我自己知道,自然也说的清楚明白。”

    “那你还这么做?”

    “萱晴,我不知道鬼的法则,但我问心无愧,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在大道面前,你确实应该等人为你沉冤昭雪,但在小道面前,他们杀你害你,你只是一报还一报。

    至于我帮你,我也要付出我所付出的。

    就如罗绾贞所说,我是积了阴德,但我也损了阳寿。

    可我不在乎。

    人活着,总要做点喜欢的事,只要认为那是对的,没有害人,就够了。

    你确实害了人,但他们也害了你。

    如果他们现在还活着,也许下一个萱晴就在眼前。

    所以我们没遇见前,你杀了他们,我们遇见后,我也没有改变什么。

    天道有轮回,谁都不会被亏待!”

    小晴落下眼泪,我愣了一下,我以为鬼的眼泪都是黑的,没想到小晴的眼泪是白色透明的。

    我走去伸手去摸,凉凉的好像是冰。

    小晴握住我的手,朝着我笑了笑:“谢谢你,我该走了!”

    “你去那里?”我问小晴,小晴摇头。

    “你不用知道。”小晴的身体变得模糊,渐渐的变成烟雾,我的手还凉着,但她已经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