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厅里本就安静,这时候林端开口,就更加没人说话了。

    所有的人,不论年龄,不论男女,不论地位,都仰头望着台阶上那个平平无奇的年轻男子,竖起了耳朵。

    虽然,大家都知道了关于孔方山的存在,也听说了一些,柴候案的内幕,对于林端这个人的认知,也都有了一定的印象和判断。

    但,他们还是想通过林端的讲话,来对这个男人,做出自己心中的评判。

    省城商圈,说小不小,大大小小的富豪老板,没有一千也有五百。

    他们本就是阶层精英,没有蠢货。

    林端如果想要成为这些人的会长,没有足够的智慧和人格魅力,是难以让这些人信服的。

    而截至目前,他们还没看到林端有这方面的特质。

    “我知道大家都听说了孔方山这么一个组织的存在,有人不以为意,有人抱有怀疑,但也有人,深受其害。”

    “他们做事不择手段,商业手段,武力手段……只要能够达到他们的目的,他们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一旦被他们盯上,你们的家人朋友,老婆孩子,父母亲朋,都会成为他们威胁你们就范的目标。”

    “所以,我们必须站起来,反抗这个组织!”

    “我们成立商圈联盟的意义,就是为了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来共抗孔方山。”

    “我们并不需要大家付出什么。

    你们加入联盟,还可以按照你们的生活方式继续生活。

    除了必要时刻,我们不会要求你们做任何事情。

    相反,我们会在你们遭到孔方山威胁的时候,帮助你们。”

    “哗哗哗”一阵阵的掌声从下方人群里传来,人们望着台上的林端,纷纷鼓掌,脸上表情很是振奋。

    因为林端的每一句话,都说到了他们心坎里。

    有这样的人当商圈联盟的会长,这些人都觉得,加入联盟,必然能够得到好的发展。

    在不限制商业竞争的情况下,大家抱团取暖,共同抗衡孔方山,想想就让人放心。

    林端感受着人们的心情,听着掌声中,那隐含的鼓励和认同,不禁心情激荡起来。

    他忽然话锋一转,开口问道:“在场诸位,有没有人有亲人朋友在莲湖市的?

    或者,有生意涉及莲湖市的?”

    此言一出,众人都愣住了。

    随后,倒是有一些人举起了手:“我老家莲湖的。”

    “我姐姐嫁到莲湖。”

    “我生意客户都是莲湖的。”

    “我也有生意在莲湖。”

    人们不解地望着林端,不知道这位会长大人,怎么突然提起了这个。

    “林总,为什么突然提莲湖市啊,不是说‘孔方山’的吗?”

    有人忍不住大声问。

    林端也不含糊,直接答道:“因为莲湖市,如今正在遭受‘孔方山’这个组织的侵蚀。”

    “什么!?”

    “不会吧。

    ‘孔方山’的人在莲湖市?”

    “你怎么知道的?”

    那些家人朋友在莲湖市,以及生意涉及莲湖市的人立刻紧张起来,急忙追问起来。

    林端没有说话,而是看向安博。

    安博一愣,随即激动起来。

    这是林端让自己露脸呢,立刻兴奋的走了上去,咳嗽一声后,绘声绘色的将他们在莲湖市的经历讲了一遍,最后,更是严肃的说道:“现在,莲湖市的医药界应该已经沦落了。

    那个黄千仁和朱百针,很可能都是‘孔方山’的人了!就冲他们对朱家老爷子做的那些事情,大家就能知道,‘孔方山’做起事来,有多么心狠手辣了吧。”

    “所以,如果家人朋友有在莲湖市的,我劝大家还是想办法把他们接来省城。

    至于生意在那边的,也要提高警惕了。”

    莲湖市朱老爷子车祸的事情,省城这边的人也都略有耳闻,只是他们没有想到,这背后竟然还有这么一个大阴谋,不由都不安起来:“这‘孔方山’如此嚣张,我们可怎么办啊?”

    “是啊。

    必须要想办法治治他们!”

    “林会长,你说吧,需要我们做什么,我们都配合!”

    “对啊,林会长,我们在莲湖市的生意,可不能有闪失啊。

    你也说了,要保护我们的利益的,可不能让‘孔方山’的人得逞了!”

    关乎切身利益,这些人立刻就急切的想要加入联盟来,先前心中的些许犹豫,也都荡然无存了。

    “诸位放心,我们一定会保护你们的利益不受侵害的。

    但是,你们也知道,那毕竟是隔壁城市,我们的人很难插手。”

    林端伸手安抚着那些人,诚恳的说。

    有人听了,立刻就拍手说道:“这个好办啊,林会长,我们可以发展我们的成员啊。

    商圈联盟想要做大做强,想要对抗孔方山,当然是人数越多越好!我们联合莲湖市的大佬们,对他们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他们肯定愿意和我们合作的。”

    林端眼睛一亮,因为这和他原本的打算不谋而合:“这个主意好!我们就需要联合更多的有志之士,来对抗‘孔方山’。

    如果能和莲湖市的人合作,对我们的行动非常有利!”

    “可是,怎么请他们过来呢?”

    有人皱着眉头,苦思冥想。

    刘璐见此,微微一笑说:“诸位可能还不知道吧,十天之后,我们省城会有一场金融峰会要开,届时,莲湖丰海等城市的人,都会来省城参与。

    我们可以趁那个时候,和他们接触。”

    八仙集团是个横跨多领域的大型集团企业,对于这种金融峰会的消息,最为敏感,所以其他人还不知道的时候,刘璐已经通过自己的渠道,得到了金融峰会召开的消息。

    这让所有人都眼前一亮,豁然开朗起来,纷纷赞道:“这个主意好!既不显得突兀,又能达到目的。

    ‘孔方山’的人,绝对不知道我们有这个计划!到时候出其不意,说不定还能揪出几个害群之马来!”

    “没错!这个主意好!”

    林端感激地看了刘璐一眼,忍不住向对方点头致谢。

    刘璐微笑,与他遥遥举杯。

    “哼,某些人就是好运,走到哪都有女人帮,我看你就算什么也不做,吃软饭都能免费吃到死!”

    一身红裙的于可哼了一声,嘲讽林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