蛮荒生命星球,卡罗星。

    巨大的白羽宫,悬浮在白海上空。

    此时,天空中双方对峙。

    一方是两个如神魔般的身影,江词和柳川,散发着强大的气势。

    一方是白羽宫的大军,有三个合道期,其中合道后期一人,合道前期两人。

    另外,还有十万名白甲卫,修为最低都是金丹期。

    为首的那位合道后期的修炼者,正是白羽宫的大长老闫琦,同时也是白羽星贸的首领。

    青年模样的闫琦,身穿白色战甲,看起来颇为英俊。

    不过,他现在的表情并不好看,心中有些惶恐,刚才的愤怒情绪,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怎么会……怎么会有仙人?白羽星贸行事向来小心谨慎,从来不得罪大势力,怎么会引起来仙人的注意?”

    闫琦首先注意到的是三劫仙柳川,这个局面让他进退两难,

    因为就算白羽宫的十万名白甲卫一起上,也不是这个仙人的对手。

    在仙人面前,他们就如同蝼蚁,根本不够杀。

    闫琦对眼前的形势,迅速做出判断后,决定主动低头,

    他恭敬的行礼:“闫琦拜见上仙!”

    此话一出,白羽宫的众人,顿时色变。

    竟然是传说中的仙人啊!

    十万名白甲卫,也恭声行礼,喊着拜见上仙,浩大的声势,传遍整个白海。

    白羽宫第三层的偏殿内,玛咖也瞪大了眼睛,他真的看到了希望。

    “有救了!”

    可下一刻,更令人震惊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那位高高在上的仙人,向后撤了一步,落后同行的黑发青年半个身位,

    并说道:“要拜就拜我家大人,这是我紫霄宗苍蓝分部的江词长老!”

    白羽宫上空,出现了短暂的寂静。

    白羽星贸的首领闫琦,英俊的面庞上,神色大变。

    江词!

    他又仔细看了一眼,终于认出来了。

    闫琦当然也知道江词,因为白羽星贸最近这一百年,都在借山海星贸的渠道收售金丹、元婴。

    而山海星贸就是江词的产业,这是苍蓝星区各大势力都知道的事情。

    两百年前的九域天才战,江词的形象传遍整个苍蓝星区。

    但两百年过去,江词的形象和气质,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所以他才没有在第一时间认出江词。

    现在认出来了,闫琦更不敢怠慢,再次恭敬的行礼:“拜见江词大人!”

    同时他心思急转,猜测江词来这里的目的。

    难道是来问罪的?

    可江词高高在上,是整个苍蓝星区地位最高的那几个人,犯不着为这种小事,来兴师问罪吧?

    山海星贸家大业大,他只是借山海星贸的渠道,卖了一些金丹、元婴而已。

    从这一点可以看出来,在闫琦眼中,金丹期、元婴期修炼者只是蝼蚁,可交易的货物,不值得重视。

    ……

    面对闫琦的恭敬拜礼,江词没有理会,

    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闫琦,在他眼中,闫琦已经是个死人。

    不过他没有立刻出手,原因很简单,因为白羽宫不简单!

    刚才他救人的时候,发现白羽宫的阵法结界,居然是仙道阵法。

    而且以柳川三劫仙的实力,全力之下,都打不破这个阵法结界。

    甚至连白羽宫都是经过特殊炼制的,在刚才的攻击下,只发生了剧烈的晃动,没有任何损坏。

    根据柳川判断,炼制白羽宫和布下仙道阵法的强者,至少是六劫仙。

    这说明,白羽宫后面站着一位身份未知的仙道强者。

    当然,就算是六劫仙,江词也不惧怕,他又不是没后台。

    主要是,他来这里的首要任务是救人,要先把文幼心救出来,才能解决眼前这群垃圾。

    现在打开阵法结界的关键,在闫琦身上。

    “闫琦,你可知罪?”江词冷声问。

    “知罪!”闫琦不敢反驳。

    “罪在哪里?”江词追问

    “我不该贩卖修炼者的金丹和元婴,犯下了滔天大罪。”闫琦老老实实的说,虽不甘心,却不敢表露分毫。

    “就这些?”江词冷笑。

    闫琦不解。

    “看来还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贩卖修炼者的金丹、元婴,是死罪不假,

    但你还少了说一条,你动了我的人,动了我的产业,这也是死罪!”江词冷喝道。

    “江词大人,我只是借了山海星贸的渠道,可不敢动你的人!”闫琦摇头否认。

    他很清楚,白羽星贸这次肯定要完了,他的性命可能也要不保。

    除非他的师尊能够出面,这样才能保住他的性命。

    前提是,他身上不能背有太多的罪名和仇怨。

    贩卖金丹、元婴,按照道盟天庭的法令,确实是死罪,可并非没有回旋的余地。

    借山海星贸的渠道,看上去是得罪了江词,结了仇怨。

    不过,从另一方面来说,这也是好事。

    因为只要他师尊能够出面,相信江词也会给面子,不会过多追究,说不定双方还能借此机会搭上关系。

    可如果动了江词的人,那就把江词得罪狠了。

    麻烦更大!

    “没动过我的人?”江词冷笑,“打开你的监牢!”

    闫琦心里咯噔一下,意识到不妙。

    再联想到刚才江词强闯白羽宫监牢的事情,他的心顿时沉了下来。

    怎么可能,他曾多次强调,不要和山海星贸的人起冲突!

    难道有人违反了这个命令,抓了山海星贸的人?

    “老三!”闫琦低喝一声。

    白羽星贸的三长老身体一抖,从后面飞过来,

    原本看上去很和蔼的三长老,此时面无血色。

    “怎么回事?”闫琦问。

    “昨天一支山海星贸的巡察队伍,发现了我们在柯鲁星做的手脚,

    那些人的修为,最高只是元婴中期,我以为不是什么重要人物……”合道前期的三长老,知道自己闯了大祸。

    闫琦脸色连变,看来他们真的抓到了山海星贸的重要人物!

    他心想,既然江词和那位仙人,都打不破白羽宫的仙道阵法,这或许就是他活命的筹码?

    迅速斟酌之后,闫琦心中一横,说道:“江词大人,这完全是个误会,

    如果江词大人答应饶我不死,我现在立刻打开监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