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孔三思和孔飞扬父子二人来说,赵君昊马上就要落入他们手中,那简直比洞房花烛夜还要兴奋。

    一路闯了不知道多少个红灯,他们以最快的速度将车停在了暗星俱乐部停车场。

    而后便火急火燎的进了门。

    接待他们的,是醉虎。

    这个人虽然看着面生,但暗星俱乐部的很多人孔三思本就不认识,并未起疑心。

    只搓了搓手问:“赵君昊真的已经抓到了么?”

    醉虎点了点头:“跟我来吧。”

    二人脸上带着掩饰不住的狂喜,跟着醉虎入内。

    进了门,孔三思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秦先生。

    “秦先生,货……货……货……”

    孔三思接连说了三个“货”字,后面的话却是再也说不出口。

    因为他已看到了徐辉。

    本该已死了的徐辉。

    还有赵君昊!

    这个本该五花大绑被控制住交到他手里的“货物”,现在正好整以暇的坐在那里,悠然的喝着酒。

    而本该掌控局面的秦先生,神情显得很局促。

    地上,还躺着四个人。

    孔三思心脏巨震。

    输了?

    从未失过手的暗星俱乐部,竟然输在了赵君昊手上!?

    不但没有将赵君昊控制住,反而是,反被赵君昊给控制?

    这个结果,孔三思实在是难以接受。

    但残酷的事实,就摆在眼前。

    他猛地看向儿子,孔飞扬也正看着他,满眼惊恐。

    父子二人同时回头,显然想要开溜。

    醉虎双手环胸守在门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

    不由得,孔三思狠狠吞了口唾沫,僵硬的转过头来。

    “秦先生,这……这是怎么回事?”

    他声音干涩的问道。

    除了这句话,他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秦先生却没鸟他。

    他看向赵君昊。

    “赵先生,这一次对你的出手,是我们犯了一个错误,我们愿意给出合理的赔偿来弥补这次错误。”

    “我代表暗星俱乐部,向你保证,这件事可以就此揭过,大家以后井水不犯河水。”

    “现在,我所能做的已经做了,我是否可以带我的人离开了?”

    赵君昊微微颔首。

    “你当然是要离开的,但是你这四个手下么……”

    秦先生神色微变。

    “赵先生,你承诺过,我的人放了徐家人,你就饶他们性命的。”

    “谁说,我是要杀他们了?”

    赵君昊微微一笑,冲醉虎点点头。

    “废了。”

    醉虎脸上闪过一抹狰狞,上前狠辣出手。

    顷刻之间,将四名暗星精锐的四肢全部打断。

    “啊!”

    凄厉的惨叫,令人闻之胆寒。

    徐辉和孔三思父子无不是战战兢兢,对赵君昊的恐惧达到极点。

    “你!”

    秦先生大怒。

    这些精锐,是暗星的核心力量,是暗星花费了许多的金钱、许多的资源才好不容易培养起来的。

    不但办事能力过硬,忠诚度更是没得说。

    每损失一个,对于暗星来说都是巨大的损失。

    他之所以配合赵君昊,放掉徐家人,将孔三思卖掉,以及欺骗赵君昊这件事可以一笔勾销,全都是为了保全这四位手下。

    但现在……

    如果可以,秦先生现在就想下令,将赵君昊格杀当场。

    但很可惜,此时此刻在他身边,暗星方面并没有可用的人。

    “我遵守了承诺,不是么?”

    赵君昊笑道。

    秦先生眯了眯眼,忽而笑了。

    “不错,感谢赵先生留下他们性命。现在,我可以走了么?”

    赵君昊挑了挑眉。

    “当然。醉虎,送秦先生上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