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面地点是切法卢南边的咖啡店,咖啡店老板不认识联合国的人,只认识楚舜,要了签名。

    咖啡店主不如上次楚舜去吃的西餐厅老板机智,西餐厅老板请求在店门口拍了合影,特别把店名拍摄进去,估计是要挂店里。

    楚舜没什么意见,提醒了一句照片不要黑白色。

    “楚舜先生你好,我是联合国新闻署的劳斯,突然拜访,打扰楚舜先生拍摄了。”劳斯四十多岁,是西班牙人,头发梳得一丝不苟。

    感觉有点像一部烂片《生态箱》里的外星人马丁,楚舜收回了想法,有些不礼貌。

    “劳斯先生你好,不知道联合国新闻署找我是?”楚舜开门见山询问,也没有什么好寒暄的。

    在两天前楚舜接到了联合国新闻署的电话,突如其来真和诈骗电话差不多了。然后新闻署说有事要当面商讨,楚舜是答应了,反正也是人过来不是他过去,估摸着是邀请他担任亲善大使。

    联合国的亲善大使不是单一称呼,可以是艾滋规划署的亲善大使,也可是环境规划署的亲善大使,还有妇女署亲善大使、开发计划署亲善大使等。

    在国内有影响力的艺人会被邀请担任,国家范围逼格高,但世界范围一般,比如妇女署亲善大使世界范围有十几个,楚舜目前国内外的影响力绰绰有余。

    桌上放着两杯意式咖啡,楚舜没有想喝的念头,意式浓缩咖啡很苦,相反劳斯把表面的蒸汽牛奶和泡沫牛奶搅匀,抿了一口,很符合他口味。

    亲善大使想法合理,但楚舜有个漏洞,真是邀请担当某某署的亲善大使,怎么可能是新闻署的副部长来。

    劳斯道:“楚舜先生的作品《致命ID》、《西西里的美丽传说》,在欧美拥有极大的影响力,前面刚看新闻,作品提名了土星奖。”

    四十八届土星奖在六月初公布获奖名单,最佳动作(历险)(惊悚)电影办法给了一部冒险片《圣剑》,《致命ID》落选。

    是一周前的事,不少美利坚的影迷在网络为《致命ID》叫冤,认为圣剑故事剧情漏洞太大,都不能自圆其说。

    公正来说,圣剑应该获奖,人家从导演到编剧都是根正苗红的美利坚人,你一个华夏人的片子凭什么拿奖?

    楚舜唯一的想法“等老子抽到一部《盗梦空间》,再来割美利坚韭菜”。

    没获奖,前面也就没提。

    “《差不多是个爱情故事》在华夏年度最佳,楚舜先生是世界上最优秀的青年导演,没有之一。”劳斯先夸一通,然后说正事:“经过大会组委一致同意,邀请楚舜先生担任我们十九届联合国青年大会的青年大使。”

    楚舜问了一句:“青年代表,还是青年大使?”

    联合国青年代表,16岁到26岁就能自己报名,选不选得中是另外一会事,在零九年后联合国将挑选青年代表团的权利完全交付华夏教育基金会。

    所以楚舜得知是新闻署来人才没往那方面想。

    问题在于楚舜不记得有青年大使的名衔,劳斯听出了楚舜的疑惑,出言解释。

    青年大使换个称呼是联合国全球青年领袖,其工作是审核统计全世界参加青年大会代表团的演讲稿,决定是否通过。

    之前联合国青年演讲很出名,都需要青年大使先看,经过同意,才能够上台。

    此外有国际报刊采访青年大会所有问题,将由新闻署陪同青年大使回答。

    青年大会是每年八月都会举办,但青年大使并非每年都换,有合适人选,大会组委才会提议邀请新的一位。

    上一位青年大使是美利坚的哈尔巴兹,是购物网站创始人,白手起家创立网站最后被亚马逊并购,但在他22岁个人资金达到33亿美金,然后投资新能源行业,目前已担任三年的青年大使。

    楚舜听完讲述后,第一个反应是这货白手起家比他还有钱,第二个反应青年大使挺有排面。

    “青年大使具体需要承担什么职务。”楚舜问:“会不会要按时到联合国报道,我拍电影时间不多。”

    “没有,唯一是每年八月份到联合国总部,大约需要两周左右的时间。”劳斯解释道。

    楚舜思考了一下,两周时间装这个逼似乎挺值。

    “青年大会有全球八十多个国家,去年已有一千七百多位青年参加,并且是得到世界联合会、教科文组织……”劳斯开始说青年大会对于世界的重要性,不愧是新闻署的人,一番话感觉青年大会要拯救世界了。

    不以结婚为目的谈恋爱都是刷流氓,而不以装逼为核心的奋斗都没有气力,楚舜这货答应了。

    结束后,楚舜邀请劳斯吃饭。

    但劳斯也够忙碌,当晚就坐上罗马飞纽约的飞机。

    楚舜返回剧组,间隙好奇心旺盛的吹哥还跑来问什么情况,是不是在国外又获奖了。

    前面没有获得土星奖,吹哥显得比楚舜还要生气,正好在意大利不用翻墙,跑到土星奖的官网留言,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东西,反正手机号注册的账号都被封。

    “联合国让我当个全球青年大使,我勉为其难答应了。”楚舜不咸不淡的说。

    都习惯楚舜吹牛的姿态了,他也张口就来:“好巧,联合国刚才也打电话给我,说让我去主持新一届青年大会,这怎么好意思,毕竟我在剧组挺忙的,也只有拒绝了。”

    “不用拒绝,依照目前的拍摄进程,八月中旬《天堂电影院》拍摄得七七八八,刚好你可以和我一起去纽约。”楚舜道:“你主持青年大会的话,我们应该可以聊聊。”

    嗯?

    吹牛的发展不对。

    “擦,说真的?!”吹哥愣住,他看着楚舜的表情,知道了他是吹牛逼,楚舜是真牛逼。

    吹哥立刻问:“刚才那老外是联合国的?”

    “联合国新闻署的。”楚舜点头。

    “我去,导演你动不动就来个大新闻,联合国亲自来邀请当请青年代表。”吹哥道。

    “是青年大使,全球青年代表的头头。”楚舜纠正。

    “666666,我给你六十六个六。”吹哥立即化身成为只会喊六六六的咸鱼。

    “基操勿六。”楚舜道,低头继续看着剧本,他拍摄前选择的说导演版,但在开始拍摄一周后改变了主意,还是公映版好,至于多出来的五十分钟也拍出来,但放在《天堂电影院》影碟的纪念CD里。

    吹哥看着很淡定的楚舜,问:“楚导这种事,不发个朋友圈或说微博?”

    “你和我合作也三四年了,难道还不知道我?”楚舜道:“我一想低调。”

    “也是,楚导的确是个异常低调的人,这点全剧组都知道。”吹哥道,一个人敢说,一个人也真敢捧。

    话虽如此,待劳斯回纽约,把签订的合约往联合国总部一收录,联合国官网以及官微自己就会发消息。

    联合国以及所有下属环境保护署之类,都有微博账号的,别觉得联合国多遥不可及。

    “楚导,那我发一个微博没问题吧?”吹哥问。

    “随便,让道具准备好,休息时间结束。”楚舜起身,拍摄下一场戏,欧迪亚是演员初体验要开始了。

    嘿嘿,涨粉时刻到了,吹哥闻言心中一喜,不过也知道轻重缓急,先动身叫剧组。

    欧迪亚的首场戏是影片开始,功成名就已是大导演的中年多多,忽然得知一个消息,艾费多死了。

    为什么《海上钢琴师》、《西西里的美丽传说》、《天堂电影院》为什么称为回忆三部曲,都以回忆开头,就这么随意,所以并称是国内影评人冠于,托纳多雷本人估计不知道,但他一个导演,懂个毛线三部曲。

    还没开拍,楚舜就皱眉,喊道:“欧迪亚目光不要一直注意镜头,我知道是导演的习惯,但现在你在演戏。”

    然后第二次,欧迪亚不看镜头了,却出现新毛病,旁边躺着饰演中年多多老婆的女子,他浑身不自在,四肢肉眼可见的僵硬。

    欧迪亚说,妻子是他的初恋,所以身边没有躺过其他女人,很好的狗粮,然后这也掩盖不了NG三次的事实。

    楚舜叹气,卡洛和阿祖拉表现都让他满意,整体剧组演技是超过《西西里的美丽传说》,本来以为最麻烦的是小童星饺子,和瓦瓦一个毛病,广告拍摄多了,表情过度的夸张。

    没想到欧迪亚才是颗大雷。

    “自己邀请的人,我跪着也要让他拍好。”楚舜很倔强。

    这边楚舜拍摄戏,那边吹哥就空闲了,掏出手机马上编辑:

    [才得知一个消息,楚导接受邀请,成为联合国青年大使,恭喜!@我不是楚舜,@联合国]

    由于吹哥微博基本上没什么粉丝,所以一开始没什么人注意,直到在二十多分钟后联合国回复。

    [祝贺楚舜@我不是楚舜,成为联合国世界青年大会第七位青年大使。]

    要知道目前为止19届联合国青年会,前面共六位青年大会,3位美利坚人、1位英国国人、1位瑞典人、1位葡萄牙人,楚舜是第一位亚洲人。

    基本上半小时不到,国内媒体炸开了锅,准确说是整个亚洲媒体,不止局限国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