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的聚餐,无论是对于约翰王硕,还是苏婕与陆嘉依都相对友好。

    因为他们其实都已经开始修行,并体会到了修行给他们带来的改变,自然而然的更容易接受。

    但对于吴勇和江博来说,一觉醒来,当他俩睁开双眼,都产生了一个错觉,昨天是不是自己做了一个梦?

    为什么李观潮家里的大白猫可以用尾巴卷着茶壶给他们倒茶。

    为什么李观潮家里的小黑狗可以盘坐于蒲团之上,仿佛在吸纳月之精华?

    还有,李观潮说了未来的世界,说了修行,这一切都是真的吗,真的是真的吗?

    两人的答案不太相同。

    吴勇的答案是,应该是真的。

    因为李观潮救他时,展现出过非人一般的身手,当时吴勇只是以为李观潮是高手,但现在看来似乎修行者更为合理一些。

    江博的答案模糊,他不确定是不是真的。

    对于他来说这一切都太过于难以接受,但这并不妨碍他准备开始练习呼吸吐纳。

    所以,一大清早,他就开始尝试,不过尝试未果,还没等他静下心,上班的时间就到了。

    他想...自己是不是也要给李观潮买杯咖啡?

    算了,别人都做的事情自己就不要做了,还不如给他带一个珍藏的U盘,里面什么都有...作为拜师礼,让李观潮欣赏一下各位老师的英姿...日后也好为人师表...

    怀揣着不同的心情。

    他们来到了治安局,见到了只泡了两片柠檬就开始刷手机的李观潮。

    昨天的全国公告犹如一颗重磅炸弹。

    炸弹被丢进了国际舆论的大海中,掀起了惊涛骇浪汹涌的拍打着华夏的舆论城墙。

    统一标题——危言耸听。

    他们难以理解华夏为什么要这么大张旗鼓的做这件事情,因为事实上动物变异虽然有事实出现在眼前,但远不至于政府如此谨小慎微。

    理所当然的,各种嘲讽与不屑铺天盖地而来。

    甚至网络上也出现了各种声音喧嚣尘上。

    华夏国内家猫家狗被一夜之间被丢弃在了街道上数不胜数,各种动物没有一夜之间成为人类的敌人,反而成为了有些脑残迫害动物们的正当理由。

    李观潮刷了一条又一条的新闻。

    最后关上了手机,喝了一口柠檬水。

    忽然发现,热搜这个东西,还是明星放了个屁都要上一上的摸样好一些,至少那证明没有任何大事发生。

    中午时,李观潮的手机响起。

    接起电话是陆展鹏,约着一起吃顿午饭。

    李观潮问了地址,就一路来到了距离临江动物城。

    这里的原身是泰利动物园,于半个月前被政府接管,以及改造,如今已经没有了往昔热闹非凡的景象。

    动物园门前的小商贩,被军人替换。

    墙壁又被垒高了一米,最高处还有电网拦截。

    一座座崭新的建筑在本来平坦宽阔的园内拔地而起,只是外观一点也不好看,建得像一座座碉堡,透露着肃杀感。

    陆展鹏被一辆军车送出来时,李观潮正坐在一家超市门前的抽着烟,老板在收银台后陪着他一块抽,满面愁容。

    见到老陆后,两人随便在附近找了一家冷清的餐馆,坐在了最偏僻的角落。

    菜还没上李观潮就先将花茶分别斟满了两个杯子,问道:“老陆,你这...什么事儿这么急?”

    陆展鹏先是看了看周遭,发现店里唯一的服务员也因为他们的点菜去了后厨,于是小声道:“你说人体内有X元素吗?”

    问完,感觉有些唐突,老陆抿了一口茶,一摆手:“全国现在正在对野生动物,家养牲畜广泛采样,一夜之间我们得到的反馈是让人害怕。”

    李观潮当然明白反馈的结果是几乎都检测出了X元素,所以老陆才会问人体内会不会有X元素,他一笑:“有X元素的猪肉是不是更香?”

    老陆:“……”

    想了想他压制住了,今天看到这份全国报告后的心悸,如果未来的时代已如洪流不可阻挡,那么就要学会接受。

    只是在接受之前,他需要安排一些事情。

    “李观潮。”

    “嗯?干嘛这么郑重。”

    “因为有郑重的事情要和你说。”

    “难道刚才的事情还不够郑重。”

    “够,现在政府已经着手考虑招募志愿者进行X元素的检测,如果我们每一个人的身上都有这种会让动物发生变异的元素,不排除我们人类也会发生变异。”

    老陆放下茶杯,双眼明亮,掷地有声道:“未来有可能是一个不可控制的时代。”

    这话有些耳熟。

    特别像李观潮昨天晚上对朋友们说的话....

    只是下一句,老陆自己破掉了自己刚刚起来的情绪:“所以,你和我女儿什么时候相亲?”

    ……

    李观潮揉了揉眉心。

    最近治安局里面那些和蔼可亲的大姐们相继放弃了这件事。

    只有老陆一个人依旧对李观潮念念不忘,锲而不舍....

    这源于老陆对李观潮的喜爱。

    除了第一次见面时的满分印象,在治安局呆了一段时间的他当然也明白李观潮在局里的真正地位。

    一个有钱,有颜,背景深厚,为人处世都非常不错的年轻人去哪儿找?

    即便可能他和自己闺女不一定能成为一对,但不试试谁又说得准呢?

    所以看完报告后感觉时代的浪潮已经拍到了鼻尖上,老陆急不可耐的约了李观潮中午出来吃饭。

    并且老陆一改往日的温柔态度,看着李观潮一脸无奈,强硬道:“”今天这事儿必须说定,说死。”

    李观潮察觉到了他有些不同寻常,就问道:“怎么了这是?”

    “没怎么,反正老头子我今天卖脸皮了,今天咱就约个时间,必须相亲见一面,最后成不成看你们,但不见不行。”

    李观潮实话实说:“我还真不想见,除非有不得不见的理由。”

    老陆沉默了片刻后看向了李观潮,平静的道:“我得癌了,快死了。”

    李观潮看向了老陆,看到了他双眸中的绝望,明白了为什么他今天为什么这么急切的缘由。

    不过癌症不是大事..

    老陆赶上好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