腌臜货。

    堂堂人王世家,在龙皇口中,却成了上不得台面的腌臜货,更有欺世盗名直说,这四个字,等于是将堂堂人王世家钉在了耻辱柱上。

    “轰!”

    中央天宫,一尊盖世皇者的庞大影子出现,气息比龙皇还要强,声传四方:“龙皇,你想死吗?”

    “死?”

    龙皇不屑:“有能耐你就过来。”

    “……”中央天宫那道身影气息一滞。

    显然,他是不敢轻易过来的。

    至于陨落的两尊皇,他却仿佛根本没看到似的,也没有再提。

    龙皇见状,当即哈哈大笑:“本皇说你欺世盗名,有哪里不对吗?

    你倒是给本皇一个胡说八道的理由?”

    “……”中央天宫的内身影还是不说话。

    年轻人刚刚崛起,知道的少,可对于龙皇这种活了数千年的老家伙来说,知道太多东西了。

    “无话可说了吧?”

    就喜欢看你无话可说的样子。

    龙皇继续大笑:“本皇懒得说你们那些腌臜事,不过,现在既然本皇回来了,当年的帐,咱们一笔一笔的算,放心,有一家算一家,谁也跑不了。”

    龙皇很愤怒。

    当年之事,孰是孰非自有论断,有些事,早晚要有个说法的。

    龙皇的目光仿佛穿透了空间的距离,看到了遥远的中央天宫,而后,又看向其他地方,很多记忆尤深的地方,记忆尤深的人,他都一一看过去。

    昔年之事,早晚要清算的。

    “哼。”

    龙皇一声冷哼,收回了目光,看向黑暗圣皇:“至于你,既然当年选择了袖手旁观,最好一直旁观下去,最好不要出手。”

    “你的威胁本皇接受了,现在还不是撕毁五域契约的时候,待本皇大军集结,再撕毁五域契约也不迟。”

    而后,他又看向羽皇,喝道:“小辈,不要和战族、鹏族掺和太深,否则,你早晚会被人家给吞了。”

    鹏族和战族,当年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龙皇前辈。”

    战族半皇族长冷笑:“说话就说话,别夹枪带棒的,我战族可没招惹你,如今东域三分,莫非你真以为我战族怕了你不成?”

    “嘿嘿。”

    龙皇冷笑一声,随即隐去身形,不再开口。

    ……东域所有人都听到了龙皇与中央天宫的对话。

    一时间,所有人都感到了疑惑,太古、当年……到底有什么隐情?

    妖族退了,叶余生带人追杀了一段距离便收手了,雷霆与毁灭隐去,消失无踪。

    “吼,赢了,赢了……”四竹城在欢呼,欢呼声化作声浪,远远的蔓延了出去。

    如今,青州成了妖族的大本营,而他们这些人,却如钉子般,狠狠的钉在了妖族的心脏上,而且还胜利了。

    至于刚刚听到的事情,那些事离他们太远了,听听就算了,没人能掺和上,就连叶余生都不觉得自己能够掺和。

    和自己无关的事情,他一般很少会去管的。

    所有活下来的武者都疲惫的倒在四竹城外,与城下的坟丘靠在一起,一场大战下来,他们早已透支了。

    胜利的呼喊过后,便是无尽的疲惫。

    叶余生站在城墙,他的脸上不仅没有笑容,反而异常的凝重。

    其他人不知道是否听见血红那句话,他是听的清楚,龙皇的目标,似乎是他们这些来自漠北的人。

    漠北,魔土……到底得罪了谁?

    为什么所有人都拿漠北说事?

    “呼。”

    深吸一口气,将心中的凝重压下。

    其他人已经逐步起身,四竹城的境况太惨了,可不管多残破,也是经历过战火的城池,也是这片妖土上唯一的一片人类净土。

    武者出手,四竹城以极快的速度恢复着,残破的城墙被修复,不过那些痕迹并没有清除,这是战争的痕迹,这是他们战斗过的痕迹。

    城池在急速恢复着,一群来自漠北的少年聚在一起。

    “安儿怎么回事?”

    他直接朝侯雷问道。

    “老大。”

    侯雷连忙道歉:“都怪我”他摇了摇头:“将过程跟我说一下。”

    侯雷想了想,说道:“老大,这事你要是让我说,我也说不太好,具体的过程是这样的。”

    侯雷简单的叙述了一下发生的事情。

    当日他们从战争堡垒逃离之后,在经过域林的时候,突然有一道黑白之光从天而降,那光芒将安儿笼罩,安儿便失去了踪迹。

    过程就是这么简单,所有人当时都被定在了原地,大脑一片空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安儿随着黑白之光消失不见。

    黑白之光。

    叶余生皱眉,点头表示知道了后,便将此事暂时压下。

    他现在事情太多,听侯雷的叙述,安儿应该没什么危险,只得暂时将事情压下,待手中的事情解决后,再去寻找安儿。

    黑白之光,他的心里已经有了一些头绪,但是还需要验证。

    收回目光,来到东方问夏身边,他不是来和东方问夏打招呼的,而是来看九姐的:“九姐,你还好吗?”

    “咚、咚……”棺椁震动了一下。

    嗯?

    叶余生的瞳孔陡然一震,随即有些不敢相信的看向东方问夏。

    “哈哈。”

    见他如此表情,东方问夏哈哈大笑:“很惊讶吗?

    哈哈……”他恨开心,很兴奋。

    复生九姐,是他的终极目标。

    虽然看不到九姐,可九姐能够回应他,已经给他了极大的安慰和自信。

    他相信,终有一日能够复生九姐。

    “找到第二张魂书吗?”

    叶余生激动的问道。

    “找到了。”

    东方问夏点头。

    “很危险吧?”

    “没有。”

    东方问夏咧嘴一笑,他的笑容不再阳光,充斥一丝阴鹫,如今的他,也只有在兄弟面前才能露出笑容了。

    没有吗?

    虽然东方问夏满是笑容,但叶余生却能感觉到兄弟的付出。

    为了这第二页魂书,他一定付出了难以想象的代价,虽然嘴上轻飘飘的说着没事,可究竟付出了多少,只有他自己清楚。

    “咚。”

    棺椁又震动了一下,一丝担忧的情绪从棺椁内流淌出来,被叶余生清晰的感知到了。

    “九姐!”

    叶余生神色凝重:“你是在担忧小夏吗?”

    “咚。”

    九姐给了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