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成发的脸色越来越白,段科长甚至有一种错觉,他感觉王主任的头发随着脸色变的苍白如纸,瞬间也从花白变成全白。

    这特么的……段科长心里无限懊悔,吴冕说不让自己来,也不让韦大宝来,原来是早就猜到有这种可能!

    自己怎么办?刚才还上来帮着王全说话,这不是没事闲的么。段科长心里埋怨着自己,一辈子小心谨慎,却因为一时好奇,参与到王成发的这种狗血事情中。

    还是走吧,就当没看见这事儿,段科长直接怂了。

    至于剩下的事情怎么解决,他管不到,也不想管,只求麻烦别上身就好。

    刚才帮着王全说了一句话,事实证明自己已经错了,段科长不想错上加错。

    转身刚走出病区,就听到身后传来王成发变了声的怒吼声。

    “你给我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声音并不浑厚,有些尖锐、怪异,像是地狱里的恶鬼一般,让人不寒而栗。段科长一点想回去劝架的想法都没有,灰溜溜的跑掉。

    走廊并没有因为段科长的离开变的空旷,之前发生了什么患者以及患者家属都有自己的猜测。吃瓜群众从来没有思想,瓜越大越好,所谓看热闹不怕事儿大。

    一听外面吼起来,更多的患者家属出来看热闹,甚至有的患者用手托着胃管和负压引流瓶,夹杂在人群之中张望着看热闹,一点都不怕挤来挤去把负压引流给蹭掉。

    王成发的爱人脸色发青,她没想到多年前的事情没有化作尘土被世界遗忘,竟然被自己买的几个桃子给勾出来。

    面对暴怒的王成发,她一句话都没说,捂着脸跑出去。

    王全看到这一幕也愣住了,这是怎么回事?自己不是自己爸爸的儿子,是个野种?

    不可能吧……都30多岁的人了,猛然间知道这么一个改三观的消息,王全嘴巴像是扔到岸上的鱼一样,不断的动着,却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都回去都回去,说你呢!”护士见走廊里堆满了人,便开始一个一个劝道,“你昨天晚上才呕血入院,现在怎么这么精神。我跟你讲,胃管掉了可是要命的!赶紧回去,别磕了碰了。”

    走廊里乱糟糟的,王成发的爱人一路跑出去,头也不回一下。

    看她的样子,王成发心里明镜一般。

    这还用说么!

    傻子都能看到出来!

    周围乱乱的声音一点变成嗡鸣声,谁说什么王成发都听不见,他能清楚的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咚咚咚的在耳边回响。

    眼前无数的金星闪烁,瞬间黑暗降临,王成发壮硕的身体一下子软绵绵的栽倒。

    ……

    ……

    王成发的爱人不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一路跑出去,直到跑出住院部的大楼,眼泪才止不住的流下来。

    她一边默默流泪一边向前漫无目的的走着,引来一些患者家属的注意。

    在医院里,这样的情形很常见,可能是老伴甚至是子女去世了吧,周围的人猜测到。

    虽然各有各的不幸,但在医院里哭成泪人,还能是什么原因。

    王成发的爱人漫无目的的走了不知道多久,已经尘封的往事在心底浮现,酸、甜、苦、辣,最后变成了生活。

    走到一个陌生的地方,王成发的爱人坐在地上,呆呆的看着面前车水马龙,看着行人步履匆匆。

    很久很久以后,她似乎想到了什么,拿出手机,想了一会,找出一个电话拨打出去。

    “姐,我遇到难事了。”

    那面接通电话后,王成发的爱人直接说道。

    “怎么了?是不是那个老王八蛋家暴你了?早就跟你说他这人不行,你这辈子就没听过我一句话!”电话那面的人说道。

    “姐,不是。”王成发的爱人擦干眼泪,说道,“老王生病,来医院做了个检查……”

    她叙述了一遍事情的缘由,因为不是医生,也不了解具体情况,她姐姐询问了几个要点之后才明白到底出了什么事儿。

    一听到几十年前的旧事被翻出来,电话那面沉默下去。

    十几秒后,女人说道,“年轻的时候你不懂事,跟你说好话你也不听,现在知道吃亏了?”

    “姐,我该怎么办?”王成发的爱人问道。

    “不承认,坚决不承认,谁说都不承认。”电话那面的女人坚定的说道,“再说,这种隐私的问题,谁让医生说出来的?所有一切后果,都要医生承担!”

    “……”王成发的爱人怔了一下。

    这……不就是老王平时回来经常说的医闹么?

    “记住,坚决不承认!”

    “姐……”

    “我这面有点事,在韩国呢。”女人说道,“几天的时间我就回去,你等我回去之后再说。记住,不管说什么,你只要不承认就行!记住没有?”

    “记住了。”王成发的爱人为难的说道,“那老王要是带着王全去做亲子鉴定呢?”

    “没那么快,一说要去,你先一哭二闹三上吊。”女人有些不耐烦的说道,“拖到我回去。”

    “姐……我怕。”

    “你现在知道怕了?30年前让你把孩子打掉,你为什么梗着脖子不同意?”女人的言语之中毫不留情,声音冷静平淡,似乎面对的不是亲生姐妹,而是职场上的一个陌生人。

    “……”王成发的爱人眼睛中的泪水再次流出来,她默默的哭泣,仿佛回到30多年前的那个下着大雨的夜晚。

    “好了,挂了。”电话对面的女人说道,“记住我说的,回去后先找律师,说他们医生犯法,侵犯了个人隐私。一定要先告医院,找王全出来,都30多了,是时候为家里出头……”

    “王全他生病还没好利索,怕……”

    “你就惯着吧。”电话对面的女人冷冷说道,“我快的话要两天回去,慢的话要三天,能不能拖到我回来,你自己看着办。”

    说完,电话挂断。

    王成发的爱人拿着手机,听着里面传来的嘟嘟嘟的声音,心乱如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