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0章

    江策真的很难想象,当今科技如此发达,居然还能制造出如此精密的毒药。

    只有申氏兄弟能解,其他人解不了。

    不得不佩服。

    江南区这些大佬都不是等闲之辈,他们肯定是想尽一切办法想要拜托画尚集团、彻底根治的,但结果无一例外,全部失败了。

    就算是江策,在看过齐勇的病情之后,也是束手无策。

    这种毒,江策都解不了,就更不用说别人了。

    不知道为什么,江策突然想起来《天龙八部》里面的故事——灵鹫宫的宫主天山童姥为了控制三十六洞洞主,七十二岛岛主,给他们全部种下生死符;从此,无人敢反抗灵鹫宫。

    画尚集团的做法,跟灵鹫宫一模一样。

    实在想不到,申氏兄弟居然能够拥有堪比天山童姥的手段,利用如同生死符一样的毒来控制江南区的各大势力。

    幸亏孙在言比较小心敬慎,也足够聪明,才没有中招。

    如果连孙在言都被下毒的话,那江策怕是连落脚点都没了。

    现在,江策大致了解了画尚集团的手段,但仅仅是了解还是远远不够的,江策必须要想出解决办法。

    不用多想,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制造出解药。

    如果解药被申氏兄弟把控着,那也就意味着江南区这些人永远不可能背叛申氏兄弟,毕竟他们的命掌握在人家手中。

    而如果江策能够制造出解药,问题就迎刃而解。

    江南区这些人就可以不用再受到申氏兄弟的牵制,直接对其反抗!

    解药,要如何制作?

    江策还无头绪。

    他看过齐勇的症状,根本就无从下手。

    江策喃喃自语:“既然申氏兄弟能制作出解药,那为什么我不能了?一定有办法的。”

    他苦苦思索。

    突然,江策想到了一件事:如果申氏兄弟有解药的话,为什么齐勇还要来找自己?

    齐勇就要发作,他最佳方式肯定是去找申氏兄弟。

    但是他没有。

    那说明什么?

    说明,此时此刻申氏兄弟的手中也是没有解药的!为什么会这样?

    江策很聪明,他已经想到了答案。

    三个字——植物人。

    那批在申烈口中称为‘货物’的植物人,有九成九的概率就是这种特殊毒药的解药,有了这批货,就能制作出解药,帮助江南区的那些大佬延续生命。

    可谁能想到,江策跟阮平昌突然联手杀出,把植物人全部都带走了,一个不剩。

    植物人没了,解药就没了。

    齐勇的命,等于也没了。

    齐勇来找江策,就是为了最后一搏,期望江策能够用强悍的医术救他一命,可惜江策也没能办到。

    不仅如此,齐勇来见江策,还引起了申氏兄弟的愤恨。

    他们甚至都等不到三天后齐勇毒发身亡,在齐勇回家的路上,利用精心设计好的‘意外’把齐勇给做掉了!

    清楚了,这下真的全部都清楚了。

    此前种种的疑惑,现在全部都已经清楚是怎么一回事,江策终于知道画尚集团的称霸之路是怎么回事,更加知道齐勇的死绝对不是意外。

    那是一场看上去像是意外的故意杀人案!

    “江董,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诉您了,现在可以帮我解除痛苦了吗?不要再折磨我了。”

    这会儿的孟桐,早就抓的全身都是血,惨不忍睹。

    江策冷笑一声,走过去在他的穴道上用力一按,然后就看到一根银针飞了出来,被江策一把握住。

    银针取出,孟桐的痒立刻就停止了。

    他平躺在地上,大口大口喘气,总算是活过来了。

    江策回到座位上,将银针收好,同时问道:“把那个酒壶给我拿来?”

    孟桐点点头,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慢慢走出天字包厢,不到5min的时间,孟桐拿着一个纯金打造的酒壶走了进来。

    他恭恭敬敬的把酒壶递了过去。

    “当时申豪让我把酒壶给处理掉,但我害怕齐勇中毒的事情会算到我头上,就故意掉包了,把这个酒壶给收好藏了起来。”

    “这个酒壶,就是申豪当时给我的酒壶,用来装酒给齐勇喝。”

    “江董您收好。”

    “多说一句,这里面的毒一定很厉害,否则不可能控制得了齐勇那样的大人物。江董,您可要小心处理,以免重蹈覆辙。”

    江策没说话,直接把酒壶给接了过来,打开一看,果然就像孟桐所说的那样。

    漆黑一片,恶臭难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