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中心。

    亚当等人在说笑之际,乔治又偷偷摸摸的过来了。

    “我们的花花公子来了。”

    利兹和乔治关系最好,闺蜜那种好,乔治在卫生间洗澡时,她能在旁刷牙聊天。

    而关系越好,遇到朋友的糗事,笑的也是最开心。

    乔治脸色黑的厉害,特别是看到梅雷迪斯也在一旁笑嘻嘻的看着他。

    “亚当,我有事找你帮忙。”

    “是不是打针的事情?”

    亚当摇头道:“这种事情你找梅雷迪斯或者利兹,她们才是你的室友好朋友。”

    “乔治,我帮你。”

    梅雷迪斯笑眯眯的说道。

    “乔治,我也可以。”

    利兹起哄道。

    “那还等什么?”

    克里斯蒂娜笑道:“赶紧打啊。”

    利兹立刻抓着乔治,往旁边的病房里拖。

    “你们也跟过来干什么?”

    乔治半推半就的被利兹拉了进去,见到亚当他们全跟进来了,顿时不愿意了:“出去,出去!”

    “别废话,赶紧脱裤子!”

    克里斯蒂娜笑道。

    利兹更是一把将乔治从背后推倒按在检查床上,直接动手扒了乔治的裤子。

    “可爱的皮皮。”

    “嗯,真不错。”

    “还真是,就像婴儿一样。”

    三个女流氓正式上线。

    “别看我。”

    亚当抱手站在那里,见乔治可怜巴巴的望着他,忍不住笑道:“如果你不想日后化脓、精神错乱的话,就让她们打吧。”

    “我经常幻想和你们三个待在一个房间,各种不可描述。”

    乔治放弃了抵抗,任由利兹在左右各打了一针,又疼又羞恼的吐槽:“而现实显然比幻想更精彩。”

    “先别急着精彩了。”

    亚当笑着打断:“你和奥利维亚谈了吗?”

    “谈了。”

    乔治一打完针,立刻穿上裤子,恨恨的瞪了那三个快笑疯了的女流氓,这才疑惑道:“她什么都没说,看了我一眼,就跑了,好像是我传染给她的一样,你们说我是不是冤枉她了?”

    “别多想。”

    亚当摇头道:“这种事情,没几个人愿意承认是自己传给别人的,她这种反应也很正常,只是希望消息传开,医院会有行动,不然天知道会传染给多少人。”

    “反正我和克里斯蒂娜肯定没事。”

    利兹自信道:“这也算我们不勾搭男人的好处了。”

    克里斯蒂娜笑容一僵。

    “我也没事。”

    梅雷迪斯不满道:“我只和谢普特做过……”

    “但是你不敢肯定谢普特是不是就和你做过啊。”

    利兹毒舌道:“他可是梦幻先生。”

    “你的意思是说魅力越大,就越容易得?”

    梅雷迪斯瞄了亚当一眼。

    “洁身自好的除外。”

    利兹补充道。

    “谢普特就很洁身自好……”

    梅雷迪斯和利兹斗起嘴来。

    滴滴。

    滴滴。

    滴滴。

    这时,乔治的寻呼机响了。

    然后,所有人的寻呼机响成一片。

    “来了。”

    亚当一看,上面的讯息是让去行政会议室,了然的一笑。

    “乔治,这次你可糗大了。”

    利兹她们看完寻呼的信息,再次打趣起乔治来。

    众人说笑向会议室走去。

    路上,不断有人汇聚,显然都接到了通知。

    大会议室。

    外科一大票医生护士集聚一堂。

    外科主任理查德,双手抱胸站在那里,黑着脸环视众人,一字一顿的说道:“外科的3名实习医生,4名住院医生,6名护士,都查出患有媚毒,这还是现阶段知道的……”

    “每年都有7万多名新患者,若不尽早治疗,媚毒可能会导致失明、精神错乱,甚至死亡。”

    外科主任的行政助理,一个老太太,坐在那里,接着外科主任的话,说道:“所以要尽早治疗。”

    “如果你们曾和外科,不,是和医院里的任何一个人,有过无保护性的不可描述,立刻去做检查!”

    外科主任理查德冷着脸说道:“这不是请求!”

    奥利维亚和乔治对视一眼,气呼呼的移开了目光。

    有的人心头踹踹。

    也有不少自信自己没事的人暗暗偷笑。

    一来,这件事本来就好笑。

    二来,老太太的桌子上面,放着两件医学生常用物件:香蕉和一个四四方方的小物件。

    他们都猜到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果然,事情的发展,也完全没让他们失望。

    外科主任理查德翻着白眼,无奈道:“帕特丽夏会为你们演示安全的不可描述。”

    说完就直接走人了。

    按说都是医生护士,这种事情很普通,外科主任什么没见过,根本不该这种表现。

    但正是因为很普通,外科主任理查德才更觉得羞耻。

    他手下这些人一个个都一清二楚,却还是犯了这么大的错误,造成这么大范围的传染,着实让他在医院里大丢面子。

    现在他也只能期望外科人数别太多,以及内科那边闹得更厉害了。

    这是真·比烂!

    “当时机到时。”

    老太太已经拿起那两件东西,开始演示:“先生们,你们都明白是什么时候,小心撕开包装袋……”

    科普结束。

    众人散去,谁符合条件谁去排队。

    “亚当,你终于来看我了。”

    巴尼坐在轮椅上,被亚当推着走,嘴里激动道:“猜猜看,我已经攻略几个了?你肯定猜不到,不是一个,也不是两个、三个,是足足六个!yeah~!”

    他比划了一个六的手势,点头得意的笑道:“yeah~!短短两周,我就完成了大半,你输定了。”

    “厉害!”

    亚当竖起了大拇指。

    “你服了吧。”

    巴尼更高兴了,然后扭头左右看了看,诧异道:“我们这是去哪?”

    “带你去做个检查。”

    亚当笑道。

    “什么检查?”

    巴尼问了一句,随后眼神一亮,头往后一靠,朝着长长的队伍努嘴示意道:“快看,那边那个就是六个中的一位,漂亮吧,还有那一个,以及那一个!咦,她们怎么都过来排队?”

    说着不等亚当解释,他就眼神放光:“难道是某种医院多人派对?nice~亚当,和我击个掌。”

    “抱歉,我做不到。”

    亚当摇头。

    “为什么?”

    巴尼不满。

    亚当将一份精选的媚毒相册,递给了巴尼:“来,先看看这个。”

    “不!!!”

    不一会,巴尼痛苦的叫声再次冲破云霄,贯穿宇宙,打破第四面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