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达刚才还在讲述自己为班级做出的巨大贡献,自己说着都差点感动哭,说是为了节目单差点死在七班,刚进去被一群人围住。

    贺朝那句黑指甲油一出,万达直接后退两步,脚步踉跄,拉着刘存浩说:“卧槽,兄弟们快撤。”

    刘存浩差点没站稳,整个人直接跳起来,起身的时候把椅子也带翻了:“……撤撤撤,赶紧跑!”

    贺朝察觉到谢俞整个人僵了僵,本来还故意在他掌心里瞎蹭、时不时勾着他手指的手忽然顿住,然后谢俞支起身子,看着他说:“你想死?”

    谢俞黑指甲油的事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传说中就是个阴郁、让人捉摸不透的人物。

    虽然刘存浩他们也不知道具体到底怎么回事,但高二入学那天,谢俞上台说的自我介绍就是不涂黑指甲油,反正听起来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话题。

    “他们俩真是,”刘存浩他们安全撤离战斗区域,从教室后排跑到讲台,喘了口气,“整天就知道动手动脚。”

    万达说:“动手动脚这个词用得不错。”

    可不就是动手动脚吗。

    虽然谢俞没睡醒的时候格外躁,从他们那个角度看过去只能看到贺朝把谢俞压在墙上,手还抓着人手腕不放。

    贺朝看着他:“不闹了,我开玩笑的。”

    谢俞都不跟他废话,两个人立马扭打在一起。

    罗文强看着摇了摇头:“伤风败俗。”

    许晴晴:“不堪入目。”

    万达:“给里给气。”

    贺朝对谢俞的脾气摸得挺透,就是看着硬,只要顺着撸不出三分钟就能把这臭脾气顺下去。结果刚顺下去的脾气,被徐静一句话又激起来了:“其实我觉得,这个提议不错啊……”

    他们排的这个舞,曲风不像七班那种接地气的神曲,选得比较冷酷,加上些其他元素,走走阴暗风也挺合适。

    徐静越想越觉得这个方案可行。

    罗文强本来看他们俩打完了,从讲台上下来,听到这句又连忙退回去:“静静,你是认真的吗静静。”

    谢俞正单手把椅子扶正,听到这句,抬头看了徐静一眼。

    那一眼看得徐静背后发凉。

    徐静还真没放弃,第二天带了瓶指甲油过来,又不敢递到后排,坐在许晴晴边上忐忑地问:“你觉得怎么样,我应该采取什么样的开场白,俞哥才会给我活下去的机会?”

    许晴晴边收作业边说:“我觉得世界上没有这种开场白。”

    徐静失望地叹了口气。

    倒是贺朝从外面回来,经过第三排的时候顺手抽了两张许晴晴摆在桌角的餐巾纸,边擦手边问:“文委,你这什么。”

    “指甲油,”徐静说,“黑的。”

    贺朝接过来,拧开看了眼,顿了顿又说:“借我一会儿。”

    谢俞早自习补觉,趴着眯了一会儿没睡着,英语老师带着他们念词汇手册的声音太大,而且这群人都没念在一个频率上,刚开始还挺齐,翻页之后越来越乱,有快有慢。

    他闭着眼,感觉到贺朝轻轻地碰了碰他的手。

    然后一阵有点刺鼻的味道飘过来。

    谢俞睁开眼,看到贺朝仔仔细细地在往他指甲盖上涂东西:“……”

    贺朝就是想看看小朋友涂上什么样,结果涂完半只手,发现视觉冲击实在有点大。

    谢俞指甲修得很干净,手指细长,骨节分明。

    黑色指甲油涂上衬得整只手白到近乎病态。

    “擦了,”谢俞忍着没发火,说完又说,“给你三秒钟。”

    等谢俞说完,贺朝才回神,用刚才擦手的那团纸巾,胡乱地把指甲盖上那片黑抹了,擦的时候不小心蹭到边上,沾了一点儿在指缝里。

    距离校庆演出的那天越来越近。

    除了紧锣密鼓的排练,重中之重就是琢磨演出服款式,他们前后挑了很多套,徐静甚至还请了老唐过来参谋,但是老唐的品味显然跟他们不在一个时代:“你们觉得中山装怎么样?中国共和与宪.法精神……”

    所有人异口同声:“不不不不,不怎么样。”

    “不合适,真不合适。”

    谢俞对穿什么只有一个要求:正常点。

    其他都无所谓,直接校服上也行。

    最后徐静挑来挑去,还是决定直接穿白衬衫上场,款式百搭,基本不会出错。

    由于下单下得晚,等快递派送到学校的时候,离校庆只剩下两天时间。

    “刚到,人都还没走吧,”放学铃响没多久,罗文强抱着个纸箱子从门卫室回来,“快快快,按着码数把自己的拿走,回家试去,有不合身的明天再说。”

    谢俞回到寝室,直接把衣服扔在床上,洗过澡才盯着那套衣服看了一会儿,然后把它从透明包装袋里拿了出来。

    挺简单,看着有点偏大。

    贺朝敲门的时候,谢俞刚把毛衣脱下来,还没来得及穿上衬衫。

    刚才晚自习贺朝就说昨晚做到一套挺有意思的试卷,等会儿回去拿给他看看,谢俞知道他要来,也就没锁门。

    门虚掩着。

    贺朝曲起手指敲了两下,也没在意,直接推开,哪料入目就是男孩子裸.露的脊背。

    谢俞刚洗完澡,头发没擦干,看起来湿漉漉的。

    贺朝的视线控制不住地去看谢俞下身穿的那条低腰牛仔,后腰某块地方浅浅陷下去,再往上,肩胛骨凸起,线条流畅。

    他只看到两眼,连眼睛都没眨,谢俞已经把衬衫套上了。

    “试卷呢,”谢俞边说边把衣服纽扣扣上,抵着头,手指缠着白玉似的衣扣,刚扣到一半,衣领大开,衬得锁骨越发清瘦,“你做到哪儿了?”

    白衬衫明明看着冷清,贺朝却觉得周遭空气一点点燥热起来。

    谁还有心思去管什么试卷。

    “不做了,”贺朝说,“做点别的。”

    单人床容纳下两个人还是有点勉强,动一下就发出“吱呀”的声音,周围寂静无声,这点声音被放大,听起来格外暧昧。

    谢俞刚把衬衫纽扣都扣上,又被贺朝从下往上一颗颗解开。

    贺朝动作没什么耐心,单手解纽扣解得烦躁,要不是谢俞出声提醒他过两天上台还得穿,那几颗纽扣,估计能被他直接扯来。

    “别扯,”谢俞头发半干,衬衫领口被打湿,连眼睛也像起了雾,“再扯你就滚下去。”

    贺朝手上松了些力道。

    指腹带着灼热的温度,不断往上游离,另一只手拉开谢俞裤子拉链,低腰牛仔挂在胯间,然后直接伸手进去。

    谢俞刚才话还说得狠,现在有点说不出话,五根手指无意识地插进贺朝头发里,指节曲起,压着声音“嗯”了一声。

    极其细微的,溢出来的一声。

    尾音微微往后拖,听得人心里被什么挠了一记似的。心痒。

    两个人都没控制住,在贺朝的手缓缓往后移,从谢俞后腰探下去,顺着尾骨,摸到某道陷下去的…… 谢俞感觉到他的手在摸哪里,浑身僵住,脑子里懵了一下。

    “……哥。”谢俞贴着他的唇,低声喊他。

    贺朝被这声“哥”叫得清醒了点。

    小朋友还没成年。

    没成年。

    操。

    两个人都已经脱得差不多,贺朝把手抽出来,撑在边上,缓了一会儿。

    谢俞冲完澡,感觉还是不太冷静,顺便把那件衬衫也过水洗了一遍。

    贺朝也好不到哪儿去,等他洗完出来,楼下已经有人在吹口哨。他擦着头发走到床边,想看看时间,看到十分钟前小朋友发过来的一条短信。

    -过两个月,生日,18。

    谢俞说得简洁,乍一看这三个小分段都连不起来,贺朝看了两遍,看懂之后觉得自己刚才这澡白洗了,身上又一点点烧起来。

    他都怀疑这人是不是故意的。

    故意过来撩拨他。

    次日一早。

    谢俞跟贺朝两个人前后进教室,徐静看到这两人出现,连英语单词都不背了,连忙过来问衣服合不合身:“衬衫怎么样啊,昨天在群里问,你们俩也不回……”

    徐静昨晚在群里问了好几遍,刘存浩说正好,罗文强觉得有点紧,于是大家探讨了一波多穿穿会不会变松,最后让他这两天少吃点东西。

    聊到最后发现两位团队核心人物全程都没出现过。

    艾特好几次也没用。

    “衣服啊,”贺朝咳了一声说,“……挺合身。”

    昨天留的作业还没写,谢俞摊开作业本打算抄两题。

    衣服合身是再好不过,马上就是校庆,不合适也没时间换,徐静放下一半心,又问:“俞哥你呢。”

    谢俞还没说话,贺朝就说:“他也合身。”

    徐静:“……”

    徐静隐约觉得这话哪里不太对劲,琢磨一会儿琢磨出来了,小心翼翼道:“你怎么知道?”

    谢俞在抄选择题,抄到一半笔尖顿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