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真有许多类似的相关问答,谢俞找了条时间比较近的点了进去。

    提问时间是三天前。

    那个提问的人先是跑题跑到几条街开外,夸了一通自己的男朋友,夸得简直不像个人,然后才切入正题:不过他成绩不太好,每次都考倒数第二,请问怎么样才可以纠正他的学习态度?

    热门回答:要不先定一个小目标?比如说成绩提高多少分,或者打算考个什么样的学校。

    提问的那位用户回复:也不用太好,清华北大就行。

    “……”

    “倒数第二”四个字看得谢俞眉头一挑,并且隐约觉得那位提问用户的口吻有点熟悉。

    他没多想,又往下翻了翻,出来一堆“孩子不爱学习怎么办”,里面一个个父母都焦心得很,最后聊着聊着变成了父母联欢会。

    -您在哪儿高就啊?

    -国企,唉,现在竞争大啊,日子不好混。

    “吃饭了,”顾雪岚把最后一道菜从厨房端出来,解开围裙说,“手机放一放,别整天捧着……”

    谢俞按下关机键,屏幕立马暗下去:“知道了。”

    四菜一汤,都是些家常菜。

    钟国飞每天如果按时下班就会回家吃,今天看来是有应酬,餐桌上就他和顾女士两个人。

    谢俞每样菜都吃了不少,本来打算放下筷子上楼,见顾雪岚坐在对面盯着他看。

    “怎么就吃这么点,”顾女士总觉得儿子吃得少,“吃饱了吗,再喝碗汤?”

    大概每个家长都把孩子当猪养。

    谢俞又盛了碗西红柿蛋汤,等快喝完,他才说:“妈,我明天去趟梅姨那儿。”

    顾雪岚捏着汤勺的手顿了顿,最后还是没说什么:“那你注意安全,别惹事,早点回来。”

    顾雪岚不太喜欢他总往黑水街跑。

    在她看来,以前是不得已,只能在那样的环境里生活,索性遇到的都是些好人。但总归观念不同,雷妈和梅姨联络感情的方式就是你骂我我骂你,两个人有时候还蹲在街口抽个烟。

    她也想过,搬走之后,一两年,两三年,他们跟黑水街之间的关系也就远了。

    可谢俞这个看起来什么都不在意,话也不多的孩子却是长情。

    晚上,谢俞又搜了一会儿不爱学习怎么办,翻遍整个互联网,也没看到什么激发学习热情的好方法,歪门邪术倒是有一堆,什么来场车祸冲击一下大脑、被雷劈试试,甚至还有卖假药的。

    ——神奇智慧胶囊!高科技新型产品,提高智力,开发左右脑,轻轻松松成绩上升,不需车祸不用雷劈,三十天一个疗程!

    谢俞盯着看了会儿,又想了想贺朝的成绩,居然有点想下单。

    谢俞往下翻,想看看这个智慧胶囊都有哪些成分,还没研究明白,贺朝的电话就来了。

    他接听的时候不小心按到了免提,贺朝那句“小朋友,在干什么呢”外放出来。

    谢俞心说,在犹豫要不要给你买一个疗程吃吃看。

    “没干什么,”谢俞刚洗完澡不久,头发还有点湿漉漉地,智慧胶囊的事肯定不能提,于是反问,“你呢?”

    贺朝说:“在想你。”

    男孩子语气里带着几分认真和缱绻的声音在谢俞耳边饶了两圈。

    然后下一秒,贺朝好不容易突然往上涨的情商立马跌了下来,因为贺朝又来了一句:“这是标准答案,你记一记。”

    “……”我记个屁。

    事实上贺朝已经忍了很久,谢俞前脚刚走他就想给人打电话。忍到这个点,心想谢俞家就算是需要吃夜宵这个时候也该吃完了。

    贺朝想到那位拿着霸道王爷剧本的继兄,又说:“那个智障有没有欺负我们家小朋友?”

    “他不在,”谢俞愣了愣才反应过来贺朝在指哪位,而且说欺负这个词,指不定谁欺负谁,“他也打不过我。”

    钟杰这么多年没在他手上讨到过什么便宜,干架也不行,打嘴仗也打不过。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聊着。

    “对了,老谢,你把班群屏蔽了?”

    “没,偶尔会看。”

    “还以为你让学委给逼走了,他昨天头上顶的那个数学公式,n=c·v,晃了一天我都背出来了。”

    “……”

    背出来有什么用,那是化学公式。

    到时候在数学试卷上写这么一句,指望得个公式分?

    谢俞觉得很无力:“那你很棒棒啊。”

    三班那个私密群早就偷偷解散了,自从发现校霸不打人,老师也都很讲道理,就感觉也没有必要再弄个小群出来,显得不团结。

    而且他们班班主任那种老年人作息,晚上睡得早,根本管不着他们。

    夜生活只属于年轻人。

    三班群里一直很热闹,学委每天都会把自己的群备注改成各式各样的公式,聊天娱乐的时候也不忘给他们强行灌输一些知识要点。

    万达每次冒出来,立马变成一场八卦大会,搬小板凳嗑瓜子。

    班群里的同学们都比较生活化,许晴晴会在周末,不得已陪老妈逛街的时候,怀里抱着一大堆东西,站在服装店门口在班群里抒发怨愤:我!讨厌!逛街!

    这时候刘存浩他们就会安慰她:我们男人都不喜欢逛街,你真不愧是我晴哥。

    谢俞不知道说什么,由于话题终结者体质,他也很少在“不要打打杀杀”群聊里说话。

    明明没什么事可聊,两个人还是讲到深夜,而且贺朝这个人很适合讲笑话,平平无奇的一件事情从他嘴里说出来,都变得很有意思。

    直到谢俞有点困了。

    天色已经黑透,房间里只有手机屏幕亮着,发出荧荧亮光。

    贺朝听着小朋友声音越来越弱,偶尔回应两句都是单音节词,尾音有些软,听上去意外地乖巧,贺朝也没忍住放轻了声音:“睡着了?”

    对面没反应。

    但是隔着电话,却还能感觉到呼吸缠绕在一起。

    贺朝有点舍不得挂断。

    很满足,又不太满足。

    “我最近发现,”即使知道谢俞听不见,贺朝还是低声说,“……喜欢你这件事好像会上瘾啊。”

    谢俞没那么多腻腻歪歪的心思,也不知道是不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晚上居然做了个特别离奇的梦。

    他梦到贺朝高考完跑去开挖掘机了。

    噩梦。

    醒过来缓了半天没缓过来。

    谢俞起身洗了把脸,没忍住对着镜子说了句:“我操啊。”

    早班车没什么人,谢俞往耳朵里塞了俩耳机,打算在车上睡一会儿。

    公交很颠,尤其拐弯和急刹车的时候。

    谢俞酝酿半天没睡着,生怕闭上眼又是贺朝坐在挖掘机里冲他笑的场面。然后他睁开眼,看到窗外车流不息,路边最多的是卖早点的小摊位。

    到站下车之后,他低头给周大雷发过去一条:你吃早餐了没。

    -没呢,我们等会儿直接在王妈那儿碰头?

    -帮我先要五个肉包,我马上就到。

    王妈最开始在街道里摆个小摊卖早饭,后来积攒下来点积蓄,就干脆盘下来一小间店铺,在这片长大的孩子吃这么多年都吃惯了,哪天吃不到还真挺惦记。

    谢俞找了个位置坐下,又等了一会儿,催周大雷赶紧过来,消息刚发出去,再抬头,一碗热腾腾的豆花已经摆在他面前。

    “你这孩子,大老远就看着你了,”王妈放下豆花,手还湿着,往腰间的围裙上擦,“包子还在蒸,马上就好,先吃点这垫垫肚子。”

    “王妈,”周遭环境说不上好,地面都是坑坑洼洼的水泥地面,门店太小,桌位摆不下就往外边摆,谢俞拿着勺子笑笑说,“我这还没点呢。”

    王妈嚷嚷说:“你跟雷仔吃什么,我还不清楚?闭着眼睛都能给你们端上桌。”

    说话间,大雷踩着拖鞋来了,睡得迷迷糊糊的,他抓着头发走到店门口,又伸出一只手掌比划:“王妈,五个。”

    梅姨还在广贸忙活,等快中午才得空,谢俞上午就在大雷房里打游戏,红白机,配着台一直没扔的老式电视:“你怎么这东西还留着?”

    “怀旧嘛,”周大雷说,“而且最重要的是,它还没坏!这个质量,我都觉得不可思议。”

    谢俞打着打着,也想起来一段怀旧往事:“你小时候——你妈给你买过那个什么玩意儿来着,你吃了吗,有没有用?”

    周大雷摸不着头脑:“什么什么玩意儿?”

    谢俞说:“提高记忆力,开发智力的那个。”

    雷妈为了周大雷的学习成绩,歪门邪术都用过,还逼他喝过符纸,可惜最后都没什么用。

    有段时间电视上搞推销,说是一款神奇的儿童保健品,改变人生改变命运,让孩子赢在起跑线上,半小时的加长版广告,雷妈立马拨打订购热线,满怀希望地扛了两大箱回来。

    周大雷想起来了:“哦,那个啊,你看我,像是有用的样子吗?”

    谢俞:“……”

    谢俞心说:是啊,我是傻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