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俞说完,过了好久贺朝都没说话。

    这傻子大概没想到自己还能四肢健全地站在这里,平时戏这么多的一个人,现在跟个哑巴似的,就这样把他压在门板上盯着他看。

    他不知道贺朝此时正在心里想,妈的这烟花都炸了几轮了,怎么还没炸完。

    谢俞手腕还被他握在手里,没忍住挣了挣:“看够了么。”

    “……”

    “没有。”

    听到谢俞的声音,贺朝这才回神,嘴角忍不住一点一点上扬,最后笑了起来,重复道:“没看够。”

    谢俞那句“你先招惹我的”,本来后面想跟的是:如果你只是觉得新鲜,觉得好玩,我没空陪你玩。

    他不敢确定贺朝的喜欢到底算什么,于是他习惯性保护自己,近乎消极地想要个结果。

    他甚至觉得,贺朝会往后退。

    但是贺朝没有。

    他说他是很认真的,想跟他谈恋爱的那种喜欢。

    谢俞觉得自己被贺朝传染了,嘴角也开始往上扬,压都压不下去,傻气十足,他干脆反手开了门打算出去:“我回去了。”

    贺朝没拦他,但是等他走出去两步,贺朝又在后面叫他:“谢俞。”

    谢俞开了门,转过身靠在门边,抬眼看他。

    贺朝没完了还,又叫了一遍。

    谢俞被他叫得有点烦,想说“你叫魂啊”。

    贺朝站在对门——他身上那件黑外套,拉链只拉到一半,骚里骚气的,谢俞这才发现这人今天连耳钉也悄悄戴起来了。

    贺朝说:“没什么,熟悉一下男朋友的名字。”

    这句话似曾相识,总感觉在哪里听过,还没等谢俞想起来,贺朝又说:“以后多多关照啊,男朋友。”

    他想起来了。

    那是开学第一天,贺朝坐在最后排,也是用这种方式叫他,并且特别散漫地对他说:熟悉一下新同桌的名字……以后多多关照啊,同桌。

    现在这两句话又从贺朝嘴里说了出来,从“同桌”变成了“男朋友”。

    这种感觉很奇妙。

    好像绕了个圈,最后绕到这。

    贺朝说完,两个人站在门口四目相对半天。

    这感觉有点像小情侣打电话,说了‘晚安我挂了’,但是谁也不主动挂电话,就傻不拉唧地听对方安静的呼吸声。

    “你进去吧,”贺朝说,“早点睡。”

    谢俞转身进屋,关上了门。

    谢俞回寝室之后洗了个澡,洗完做了几套试卷,本来以为会没办法集中注意力,拿着笔在草稿纸上算起来之后,发现倒还好。

    挑了几道题,做完把试卷翻页,等他粗略刷完各门科目,从题海中抬起头,发现已经快十一点。

    等闭上眼准备睡觉的时候,才无比清晰地感觉到……自己还没平复下来的心跳。

    睡着之前,谢俞脑子里最后浮上来的念头居然是:操,早恋了。

    次日,姜主任晨间播音节目准时准点,从不迟到,也永远不会缺席,用自己的声音唤醒所有住宿生的活力:““同学们,今天又是新的一天,你们快乐吗。”

    姜主任刚开口,已经有人蒙着被子哀嚎:“啊——苍天啊——”

    “没人性啊——”

    “生活为什么要给这么对待我这个弱小无助的孩子?”

    对宿舍楼内惨状一无所知的姜主任,还陶醉在自己的励志演讲当中。

    “期中考试临近,各位同学心里是否多多少少有些激动,这不仅是一次考试,还是你们收获胜利果实的日子。现在就起床吧……起来!想考高分的同学们!”

    谢俞忍了会儿,实在忍不下去,手从被子里伸出来,往边上摸,摸半天也没摸到耳塞,又把手缩了回去。

    走廊上开始热闹起来。

    这片热闹里,出现好几声“朝哥”,贺朝打了一圈招呼,走到对门,抬手敲了敲:“老谢,你起了吗。”

    回应他的是谢俞反手砸过去、砸在门板上又弹回来,在地上滚了两圈的闹钟。

    贺朝:“……”

    边上有人看到了,主要是这个场景几乎每天都会上演一遍,而且更离奇的是贺朝也不生气,脾气特别好地蹲在门口,等里头那位爷起床气过去之后给他开门,于是忍不住凑过去问了一嘴:“朝哥,这……西楼谢俞每天脾气都这么爆?”

    “是啊,”贺朝笑了笑,“可爱吧。”

    那人临走前反复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朝哥说的应该是可怕?还是他根本不懂什么是可爱?

    过了差不多有两分钟,谢俞才起来给贺朝开门。

    贺朝一整晚没睡,昨晚谢俞回去之后,他先是把个签那串“啊啊啊”删了,删完之后又不知道填什么,于是又重新打了一串“啊”上去。

    然后睁着眼到两三点。

    满脑子都是:谢俞是他的了,他家小朋友。

    贺朝一进门就往床上倒,谢俞靠在门边上看着,不知道这人到底什么毛病,自己有床不睡,非得过来占他的:“昨晚没睡?”

    “三点多睡的,”贺朝半睁开眼,又问,“你还睡吗。”

    谢俞说:“床都让你占了,我怎么睡?”

    “男朋友,”贺朝往里头挪了挪,腾出来块空地,“上来。”

    谢俞弯腰把闹钟捡起来,对着贺朝又砸了过去。

    广播里,姜主任还在继续演讲:“早起是特别好的一个习惯,就拿我个人来说,我就喜欢五点半起床,呼吸窗外的空气,这时候你会发现生活太美好了。”

    “……”

    开门之前,谢俞犹豫过一阵。刚确定这段关系,还没缓过来——这段全新的关系里,这个人,这个傻逼从今天起,不是别人。

    哪里变了,但好像又没变。

    他不知道别人谈恋爱都是怎么谈的,周大雷那几段反面教材式恋爱不算。

    也想过可能会不太自在,奇怪、或者别扭,但这个人一出现,什么想法都没了。

    贺朝这个万年迟到户难得没迟到。

    上午第一节语文课,唐森提出了表扬,希望贺朝同学加油保持,然后点名批评了万达:“你怎么回事,今天怎么迟到了?”

    万达昨天喝太多酒,早上醒过来脑袋还在疼,实在是爬不起来,但他肯定不能说自己是因为宿醉,保不齐说完就要请家长,只能绞尽脑汁,回想回想平时贺朝迟到都是怎么胡扯的,最后扯出来一句:“是这样的老师,今天早上,八班的沈捷同学又犯病了。”

    贺朝:“……”

    谢俞:“……”

    昨天参加生日会的所有知情人士:“……”

    以及不在场的八班沈捷同学:“……”

    “他那个,那个病,”万达忘记到底是什么病,那病名字那么长鬼记得住,说到一半卡壳了,“那个胃……”

    贺朝在后面提醒:“慢性非萎缩性胃炎。”

    万达连连点头:“对对对,就是这个。”

    唐森十分信任自己的学生,尤其万达平时表现挺不错,在这之前也从来没有过迟到前科,倒是沈捷,这个病确实反反复复了好多次,于是说:“你做得很好,看到同学需要帮助就得去帮,不过说起来,八班那位小同学真的得注意注意身体了,怎么三天两头送医务室……”

    万达额头上冒着冷汗,有惊无险地坐下了。

    刘存浩他们把头埋在臂弯里,闷声狂笑。

    正好下课铃响,等老唐走了,他们直接笑出声,越笑越夸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八班的沈捷同学,牛皮啊万达,你真的很皮。”

    刘存浩擦擦笑出来的眼泪:“你怎么想的。”

    万达说:“我脑子里想着朝哥,想模仿一下他的套路。”

    贺朝忍不住也笑:“那你他妈也不能直接照搬,这么能耐你怎么不说扶老奶奶过马路。还好老唐人傻,要是换成疯狗,你爸现在可能在过来揍你的路上了。”

    万达摸摸头:“这么恐怖的吗,还好还好。”

    “好个屁,”谢俞说,“沈捷已经在过来揍你的路上了。”

    万达:“……”

    谢俞说完,刘存浩他们又是一阵狂笑。

    “对了,你知道你昨天和体委两个人喝醉了之后什么样吗,”许晴晴笑着笑着想起来这茬,“我还是第一次见人发酒疯,太夸张了。”

    万达醒了之后什么也不记得,问室友室友也只是摇头。当然他更不知道的是,在他神志不清的时候,他曾经的“内部自销”的预言已经成真了:“我什么样?我应该还好吧。”

    谢俞不想说话。

    贺朝也不想多提,只说:“你对自己未免也太过于自信。”

    课间,沈捷真来了,在窗口站了几分钟,扯着嗓子喊:“万达你好样的啊,你知不知道,我刚刚从厕所出来遇到你们班老唐,他让我好好保重身体,我还以为我在自己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得了什么绝症。”

    沈捷喊完,习惯性往他朝哥那个位置看过去,发现他朝哥和冷酷杀手两个人凑在一起不知道在说什么,明明稀松平常的画面,他却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他盯着盯着,总算发现哪里不太对劲……他朝哥手往哪里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