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朝说完,班里鸦雀无声。

    疯狗从事教育事业十多年也没碰上过这样的学生,很明显这两个人还有除了牵手之外的“猫腻”,但他一时间被贺朝的操作闪瞎了眼,都没顾得上去检查桌肚:“……你们,好,很好,牵手是吧。”

    贺朝动了动嘴唇,可能还会再接着说什么更骚的话出来。

    谢俞趁疯狗不注意,直接踩了贺朝一脚。谢俞这一脚踩得丝毫不留情面,贺朝被他踩得,握着谢俞的手无意识紧了几分,吃痛道:“小瘸子,这么狠?”

    谢俞低声说:“我他妈要是脚没受伤,你现在已经不在这了。”

    疯狗没听清他们在说什么,他就看到这两位男同学牵在一起的手非但没有放开,还越牵越紧。

    简直是在向他示威。

    他感觉自己教导主任的威严受到了蔑视。

    “既然你们那么喜欢牵,那就给我牵着,给我牵到下课!”

    疯狗胸口起伏,被这两个人气得不轻,打算挽回一下自己的威严,他说完又扭头对其他同学说:“你们好好监督,下课铃没响,他们俩个不准松开,我等会儿还会过来抽查。”

    贺朝:“……”

    谢俞:“……”

    被赋予重任的其他同学:“……”

    等疯狗走了,刘存浩才捅捅万达,犹犹豫豫地问:“我们……真监督啊?”

    疯狗惩罚人的方式总是很离奇,也很有创意,以前他迟到翻过一次墙,听其他同学说那堵墙很好翻,鼓起勇气去了,结果墙的另一头就站着边吃早餐边喝豆浆的疯狗,逮住他让他来回翻墙翻了二十多次。

    但这回也太离奇了……哪能真去监督,还是监督牵手。

    相比刘存浩,万达就显得淡定许多,他气定神闲地翻开英语书,说:“其实我觉得我们应该用不着监督。”

    教室最后一排。

    谢俞虽然一只脚不太好使,但战斗力还是相当惊人。疯狗前脚刚走,三班教室立马热闹起来,哐哐当当的,谢俞和贺朝两个人的椅子都已经翻了,倒在地上,路过的人不了解情况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

    “老谢,你打我可以,”贺朝边躲边说,“但我们得为其他同学考虑一下,等会儿要是疯狗回来检查,不能连累了他们……你懂我意思吗。”

    不管谢俞再怎么炸毛,贺朝全程就没松过手。谢俞甩都甩不掉,烦到头疼:“我懂个屁。”

    万达那句“不需要监督”刘存浩刚开始没听懂。

    现在围观了一阵,终于懂了,然后他拍拍万达的肩说:“您真是高人啊……料事如神。”

    万达抱拳:“承让承让,我只是知道的太多了。”

    这架没打多久。

    贺朝只顾着扶着小瘸子,生怕他一个没站稳摔下去。

    少年穿得单薄,后背靠着墙,一只手还跟谢俞牵着,另一只手扶在他腰上,低头说:“好了好了,你别乱动,我不躲,你想怎么打怎么打。”

    语气真跟哄小朋友似的。

    然后贺朝如他所愿,被摁着打了一顿。

    “带你走进,高二三班,我是你们最最最敬爱的班长,”刘存浩两天运动会拍了不少照片和小短片,还特意从家里把相机给带来了,他先是对着自己照了一通,然后又把镜头对准班级,从左边扫到右边,最后定在教室最后排的角落里停下,“……角落里,我们朝哥,达成日常被揍成就。”

    刘存浩没拍多久,万达那张脸突然凑近,挤满了整个镜头:“大家好……”

    万达刚说了三个字,刘存浩十分嫌弃地摁着他的头把他往边上推:“你边上凉快去。”

    离下课还有近十分钟。

    各科老师过来了一趟,布置回家作业,作业满满当当地占了小半块黑板,总算冲淡运动会停课两天、犹如野马脱缰般的气氛。

    “这么多啊。”

    “作业太多了吧……”

    英语老师写完之后,把粉笔放回粉笔盒里,然后拍拍手,把手指上沾到的粉尘拍下来,说:“就是要让你们清醒清醒,免得一个个都玩疯了。”

    英语老师又叮嘱几句就打算回办公室,临走前突然想起来前天布置的那套试卷还有人没有交上来,于是她又停下脚步,站在教室门口问:“贺朝,你作业呢?”

    贺朝扬声道:“再给我一点时间。”

    英语老师想说‘那你干脆别交了’,冷不防看到贺朝和谢俞两个人握在一起的手:“……你们什么情况?”

    谢俞面无表情,咳了一声,贺朝识相地没说话。

    最后还是刘存浩说:“老师,他们俩个,牵手,姜主任让他们牵到下课。”

    英语老师问:“干什么?相亲相爱?”

    “是是是,体现我们班团结友爱的精神。”

    虽然贺朝打架服软服得相当快,快到仿佛没有尊严,但他对牵手这个问题还是很执着,说什么也不松手。

    谢俞实在是服了:“疯狗又不在。”

    “他神出鬼没,”贺朝说,“我们得随时做好准备。”

    “……”

    “我要抄作业,”隔了一会儿,谢俞动了动手指,找借口说,“松开,昨天的作业还没抄完。”

    谢俞坐在左边,被牵的是右手,他总不能用左手写字。

    但贺朝身体力行地向他阐述一个道理:你根本不知道骚哥骚起来可以有多不要脸!

    “我跟你换个位置,”贺朝说,“你坐我这。”

    最后两个人真的换了位置。

    谢俞坐在贺朝座位上,手里拿着笔,照着万达的数学作业抄了几行,等一道题抄完,他才发现自己抄岔了。

    而贺朝坐在边上,用左手玩手机。

    两个人谁也没说话。

    但是气氛……气氛怎么那么怪。

    教室里嘈杂的声音仿佛越来越远,谢俞感觉到他和贺朝牵在一起的手越来越烫,不知道是谁的掌心出了点汗,黏黏糊糊的。

    谢俞对着那道抄岔的题,愣了会儿神,最后还是把作业本合上了。

    贺朝也好不到哪里去,他手机屏幕上是游戏界面,开局十秒钟不到就凉,然后就一直停在游戏结束画面没有动弹。

    沈捷跟他组队玩的,看到他凉了,发过来好几句私聊:朝哥你今天为什么那么菜??你留我一个人面对这个凶险的世界?啊?你太残忍了。

    从来没有觉得十分钟那么漫长,但是下课铃响的时候,贺朝又觉得,十分钟真他妈短。

    贺朝对着自己手掌心瞧了半天,再抬头的时候,看到同桌已经扶着墙走到教室后门门口了:“你去哪儿?”

    谢俞说:“厕所。”

    贺朝刚说了个“我”字,陪你去三个字还没说出口,谢俞就打断说:“不需要。”

    一如既往的冷酷。

    贺朝坐在座位上翘着腿看他,随口问:“那你撒尿方便吗?”

    谢俞也随口答:“你想帮我把着?”

    “……”

    两个人说的时候都没想太多,说完了才发觉话题有点奇怪。

    贺朝不知道联想到了什么,突然觉得喉咙发干,他张张嘴,半天才说:“那……那你去吧。”

    半响,贺朝退出游戏,点开企鹅,对着自己的个性签名上面那一串“啊”酝酿了很久,点进去编辑,在那串“啊”的后面又加上几个啊。

    发布签名。

    发布完,贺朝再回到好友列表,发现联系人那项上面冒着个小红点,随手点开,跳出来一个通知。

    ——“你骏爷”请求添加您为好友。

    贺朝手指触在屏幕上,停滞住了。

    谢俞上完厕所之后还去食堂吃了个饭,本来脚伤也没严重到不能走路的地步,就是走的速度慢了点,他短时间内不太想看到贺朝那张脸,看着烦,说不上来哪里烦,但是一烦就想揍人。

    为了贺朝的生命安全着想,谢俞直接下了楼。

    再回来的时候,贺朝座位上已经没人了。

    “朝哥接到个电话出去了,”万达回来得早,手里捧着复旦奶茶,看到谢俞盯着贺朝的位置多看了两眼,帮忙解释说,“他说给你留了字条。”

    谢俞在桌面上扫了两眼,还真有张纸条,用课本边角压着。

    万达看着他们班谢俞大佬一边说“关我屁事”,一边把那张纸条抽了出来,然后看了半天。

    “写了什么?”万达凑过去问。

    谢俞放下纸条,心里说,你这他妈留个屁还不如不留。

    见万达实在是好奇,谢俞把纸条叠起来,说:“不知道,看不懂。”

    万达:“……”

    谢俞没忍住,多嘲了一句:“什么玩意儿。”

    你骏爷是雷骏的网名,网上冲浪行走江湖的小马甲,这么多年从来没变过。

    当初二磊退学之后,雷骏也把他拉黑了,之后三年没有再联系过。

    加上好友之后,雷骏只发过来一句话:你手机号多少?

    然后一通电话就过来了。

    “我在你们学校后门,特别破的那地儿,”雷骏大概是在抽烟,呼气声很重,嗓音也粗,“你出来一趟。”

    二中有两个后门,一个常年被封,遍地荒芜,铁门都逐渐开始生锈。

    既然说特别破,那应该就是这。

    雷骏只身一人来的。

    他蹲在后门门口,见到贺朝走过来了,才把烟往地上摁,碾了两下,碾灭了。

    贺朝走近了问:“怎么约这里?”

    出不去进不来,打架也不方便。

    雷骏还蹲在地上,他眼睛里有点红血丝,隔着铁网看他,他说:“不找你打架。贺朝,我就问两个问题就走。”

    然后雷骏问了第一个问题:“你为什么来二中?”

    贺朝身体有点僵,半天没说话。

    雷骏低下头,手插进头发里,把那截烟头又往地上摁了摁,雷骏又问:“你今年……高二?”

    这回贺朝没再沉默,他“嗯”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