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一天。

    呵斥声穿透清晨最后一层云雾,震得人神清气爽。

    “站好,来……都给我过来,站好了。”

    “别他妈盯着地面看,能看出花来?不用羞愧,用不着羞愧,反正你们的脸早就丢光了。”

    “挺胸!抬头!目视前方,看着我的眼睛。”

    立阳二中门口铜雕附近浩浩荡荡站了十几号人,他们排成两排,低垂着脑袋,背后的书包沉甸甸地往下坠。

    没睡醒的几个被吼得瞌睡虫都吓飞了,战战兢兢地在原地哆嗦。

    其中一位男同学没忍住,抬起头瞟了教导主任一眼,又将头低下去,小声道:“……疯狗。”

    ‘疯狗’姜主任耳朵一动,隐约捕捉到了什么,抬手往队列里一指,扬声追问:“还有谁在说话!”

    男人胸口剧烈起伏。鼻梁上挂着副金丝边框眼镜,却没有让他看起来增加几分儒雅和文气,手里还拿着份考勤表,上头记录着每天迟到的人名,只要迟到超过三次就会进入考勤表最后一页——黑名单。

    疯狗这个绰号由来已久,是前几届学生取的,就这么流传了下来。都说惹哪个老师也不能惹这位姓姜的教导主任,传说中的疯狗比更年期母老虎还可怕。

    只见姜主任眼睛微眯,从排头踱步走到排尾,冷笑道:“——迟到。新学期开学没几天就给我玩迟到。”

    他从排头走到排尾,突然停下脚步,其他同学正屏气凝神,就听姜主任声音突然又大起来:“贺朝?你什么情况?!”

    贺朝出列:“迟到。”

    “你这学期都住宿了,还能让我在校门口抓到你,”姜主任示意其他人回去上课,单留下贺朝一位,“可以啊,违反校纪校规的能力真是让人刮目相看。”

    贺朝表示自己是出来晨跑的,不小心看错时间。

    姜主任看着面前这人浑身上下清爽得不行,靠得近了还能闻到洗衣粉的味儿。

    晨跑个屁,老年人散步还差不多。

    姜主任也懒得跟他说下去,看看时间,已经上课十分钟,只说:“老规矩。”

    “检讨,我知道。”贺朝一边倒着往前走一边说,“中午我就送去您办公室,再见姜主任。”

    眼看着贺朝马上就要跑没影了,姜主任忙道:“等会儿,你过来。”

    贺朝停下脚步。

    姜主任:“你们班那个联名书怎么回事?”

    经历一场风波,徐霞虽然没受到什么处罚,但去实验附中的事情肯定是泡汤了,上面见她认错态度良好,又念在她教书十几年的份上,没再追究下去。

    不过让校方头疼的是,三班同学有换班主任的意愿。

    贺朝一开始试着提这事,还以为班里没什么人会响应。这个班平日安静地出奇,每个人默不作声,没想到这次大家对徐霞的意见都爆发了出来。

    刘存浩率先带领自己的弟兄前来支援。

    “办她!”说话的是一个长得还挺精神的男生,尤其那双眼珠子,看人的时候仿佛会发亮似的,“只要我们全班参与,就算最后失败,集体犯罪一般都从轻发落。”

    刘存浩拍了拍那男生的脑门:“万事通,你怎么那么消极,还没有行动就想着失败。”

    被称作“万事通”的男生说:“这不叫消极,这叫策略。这样的事件我一口气能给你举十个——去年五班集体抗议老师霸占他们体育课……”

    贺朝本来在积极游说谢俞跟他们一起去找疯狗。

    谢俞指着刘存浩手里拿着的那张联名书,上面已经集齐了半个班的签名:“我能在上面署名已经很给面子了,明白?”

    姜主任拦下他没说几句就走了。

    贺朝一路跑回教室,趁英语老师不注意,弯腰从后门溜进去,然后轻手轻脚坐下,从肩上空空落落的包里拿出来一杯热豆浆,推给谢俞:“给。”

    谢俞看着豆浆和吸管:“干什么?”

    “喝啊,”贺朝把书包挂到椅背上,“你不是要无糖的。”

    自从知道和谢俞住对门之后,贺朝有事没事就常常过去串门,当然对于这一行为,谢俞表示并不欢迎。有时候贺朝起得早,还会去对面把谢俞也叫起来:“走,一起吃早饭去。”

    然后贺朝就发现谢俞这个人吃东西很龟毛,挑得很,不然宁愿不吃。

    “豆浆,都是豆浆,有什么差别?”贺朝问。

    谢俞:“我不喝甜豆浆。”

    学校食堂里豆浆种类没那么多,校外早餐店里才有。贺朝本来是想谢俞帮了他那么大一个忙,请人家吃个饭,没想到最后还成了跑腿的。

    “在做什么?讲题?这什么?”贺朝光是找英语书就找了半天,翻开之后又是一阵迷茫,“……什么时候布置的。”

    谢俞借了前桌的作业抄,头都没抬道:“不知道,大概在你考虑是蕾丝蓬蓬裙好看还是朋克皮裤的时候。”

    贺朝那点动静没逃过老师的眼睛。

    英语老师在黑板上写完题目后放下粉笔,点了贺朝的名字:“这位迟到的,你来说说,遇到这样的题型,第一步要做什么。”

    贺朝慢慢悠悠起身,犹豫一会儿,说了六个字:“放弃,看下一道。”

    谢俞翻译题抄到一半,听到这个回答,字母c收尾没收住,长长地划出去:“……”

    英语老师:“……”

    全班同学:“……”

    贺朝补充道:“遇到不会的题目,不要浪费时间。”

    沉默过后,不知道是谁没忍住先笑出声,然后全班哄堂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下一道。”

    “人才人才。”

    英语老师很想严肃地板起脸,最后也破功:“你坐下,好好听。”

    早自习过去之后,关于徐霞调去高一组的传闻在班里传开了。

    “高一那边有个老师嗓子不好要动手术,徐霞估计就过去带那个班,我们即将上任的新班主任,姓唐。”

    万事通在教导处门外听墙角,带着新鲜出炉的消息回到班里,奔走相告:“还是从重点学校调过来的,特级教师,听起来很牛逼。”

    万达,恰好姓‘万’,总有说不完的小道消息,那些消息也不知道打哪儿来的,真真假假扑朔迷离。而且万达本人吹牛皮自称除了立阳二中之外,方圆内半个市,没有他不知道的事情,于是人送外号‘万事通’。

    刘存浩正在收作业,随口说:“疯狗的墙角你都敢听?”

    万达说:“那必须啊,想要获得一手情报,就要冒着死亡的风险。”

    万事通的情报十次里也不见得有一次准,但是这次真让他说对了,新班主任姓唐,名字还很有个性,唐森。

    唐森看着就是个普通的即将步入中年的男人,手腕上戴串佛珠,讲课认真,两天时间就把班里人的名字和脸对上了。

    人也挺好说话,没什么架子……就是烦了点,相当话唠,而且一句话能给你扯出一些八竿子打不着的事情,串在一起说还不觉得突兀。

    “值日生把班级打扫干净再走啊,晚上早点睡觉充足的睡眠的很重要,吃饭不要吃得太油腻,不会做的题目就放着,可以问但绝对不能抄,回家记得关心关心父母,他们一天也很劳累,对了,明天好像要下雨你们最好带把伞……”

    “……”

    最后一节课下课,住校的人留下来继续上晚自习。

    之前也真是巧了,贺朝和谢俞两个人,翘晚自习的几率很高,不是你翘了就是两个一起翘,开学快半个月愣是不知道对方也是住宿生。

    班里同学走掉大半,剩下的近十个人,做着作业开始闲聊。

    外头天色已经黑了。

    万达神神秘秘地问:“你们知道咱们宿舍楼闹鬼的事情吗?”

    万事通开始这个灵异话题的时候,贺朝正拉着谢俞一起玩组队游戏,此人不停沉浸在自己的操作技术当中:“我真的好强——看到没有,一击双杀。过来,哥罩你。”

    谢俞:“你看看清楚,那个人是我杀的。”

    如果不是无法攻击队友,谢俞可能要把这个人先突了。

    “我们楼层,这几天晚上一直都有奇怪的声音,尤其是半夜十二点之后,还有敲门声,”万达越说声音压得越低,“听人说,前几天它还只在一楼转悠……但是昨天晚上开始,二楼也发生了怪事,敲门声我亲耳听见的,我去开门的时候,门外什么都没有,走廊尽头有一团影子晃过去。”

    万达又说:“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看错了。但是我们学校本来不就有那个传闻,你们都知道吧,那个跳楼的。”

    其他同学附和:“知道知道,楼顶跳下去的。”

    “我住一楼,我听到过,好几次,总敲门我都不敢开。但是昨天确实没有了,难道真的往楼上去了?”

    谢俞没听他们在说什么,专心打游戏,遇到两个大BOSS,正要肛,扭头发现队友不知道什么时候凉了:“啧。你不是要罩我?”

    贺朝表情不太对劲:“……我们住几楼?三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