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家聚会的地方,是上京最顶级的高端会所——X俱乐部。

      我们直接来到了那间总统包房中。

      来到这一看,我不由得眉头一皱,地上全是人,到处都是血,所有人都在吐血,很多人已经奄奄一息了。

      纪文珊躺在沙发上,脸色煞白,她和那天一样,穿了一身白色时装,现在前襟已经被鲜血浸透了,身上到处都是血,就连裤子上都是。

      “少爷,他们怎么都……”纪天佑吃惊的看着我。

      我没理他,径直走向了纪文珊。

      保住纪文珊,这些人就都能保住。

      纪文珊要是死了,纪家就要灭门了。

      纪天佑见我不说话,没敢多问,紧跟了过来。

      我来到沙发前,仔细看纪文珊的眉心,她的神光已经完全散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团流转的黑气。

      这不是普通的阴气,煞气,而是密符留下的气息,凶猛霸道,强劲无比。它在纪文珊体内不断的流转,一旦让它控制了纪文珊的元神,那玄武密符就会立即出现,那样一来,根据纪家老祖和冥界订立的契约,冥界就要灭纪家满门了。

      所以,必须压制住这黑气!

      而现在,能压制它的,也只有我了。

      因为我是它的主人,且我体内已经有了另外五个密符,虽然力量还远没有释放出来,但暂时控制住这黑气,还是问题不大的。

      我略一凝神,掐指诀按住了纪文珊的眉心,心念一动,青龙符化作金光,冲进了她的体内。

      青龙属木,玄武属水,木能泄水,先削弱它一些再说。

      纪文珊仿佛被电击了一般,身子猛地一颤,睁开了眼睛,接着剧烈的颤抖起来。

      纪天佑在旁边看着,想问又不敢问。

      青龙符得到了玄武之气的补充,迅速变强,化作强劲的青龙之气,将纪文珊的身体整个充斥了。

      青龙之气其实就是五雷之气,而妖,最怕五雷之气。

      纪文珊剧烈的颤抖着,双眼瞬间变得血红,身上的皮肤上也出现了骇人的血纹,接着,她张开嘴,痛苦的惨叫起来。

      “啊~”

      纪天佑看的心惊肉跳,心疼的直掉眼泪,不住的看我,“少爷……少爷……这是五雷之气……您别这样……您快把她杀了……”

      我不理会,继续按着纪文珊的眉心,金光不断的涌入她体内,严密的护住了她的元神。

      但是这样一来,纪文珊更痛苦了。

      她不住地惨叫,疼的声音都变了,身上汗如雨下。

      “少爷!”纪天佑一声大喊,噗通一声跪下了,“不能再用了,她不行了……”

      我不为所动。

      纪天佑哭了,嚎啕大哭,“都怪我!都怪我!女儿!你忍着点!你忍着点吧……”

      极度疼痛之下,人可以昏过去,这是人体的一种自我保护机制。

      但纪文珊不一样,她现在想昏都昏不了了。

      虽然她的意识不清醒,但这炼狱般的痛苦却是实实在在的。

      但没办法,这就是她的命。

      她既然选择来到人间,就要承担自己的使命,纪家人能不能活下去,全看她了。

      “女儿……女儿……”纪天佑哭成了泪人,“你坚持住!你要撑住啊!……”

      纪文珊已经喊不出来了,一双眼睛,失神的看着我,胸脯剧烈的起伏着,身子因为剧痛而不住地绷紧,颤抖,皮肤上的血纹越来越红,眼看就要炸裂了。

      我盯着那血纹,看着它们由红到紫,由紫到黑……

      纪文珊的白裤子越来越红,她的下身流出了很多鲜血,再这么流下去,姑娘真的就完了。

      我看了一眼她的裤子,伸手撕开了她的衣服,露出了她的小腹。

      她身材很好,人鱼线很明显,在皮肤上黑色的血纹映衬下,反倒显出了一种异样的性感。

      我盯着其中一条血纹,我在等它裂开,等血涌出来。

      它裂开了,其它的血纹就会同时裂开。

      那时,就是压制玄武之气的时候了。

      我盯着血纹,丝毫不敢懈怠。

      一分钟过去了。

      三分钟过去了。

      五分钟故去了。

      终于,在等了几分钟之后,纪文珊小腹上的血纹终于裂开了。

      一个鲜红的血珠涌了出来。

      接着,其它血纹上也同时涌出了血珠。

      我心念一动,迅速布置七星锁灵阵,加念之后,送进了纪文珊的体内。

      她身子猛地弓了起来,接着发出了耀眼的白光,同时发出了一声惨叫。

      这一声,叫的太惨了。

      纪天佑惊的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整个人都傻了。

      这时,白光散去,纪文珊身子一软,落到沙发上,头一歪,昏死了过去。

      我赶紧按住她的膻中穴,查看她体内的情况。

      玄武之气变成了一个小气团,被青龙符缠住,接着被七星锁灵阵禁锢在了她的中脉中。

      我接着看她的眉心。

      神光重新出现了,虽然很弱,但起码出现了。

      我松了口气,冲地上的纪天佑点了点头。

      纪天佑赶紧爬起来,含着眼泪问我,“没事了?”

      “只是暂时控制住了”,我看看地上的其他人,“先救人,至于别的,一会去小鱼咖啡说。”

      “好!好!”他扶着沙发站起来,“麻烦少爷了!”

      我看他一眼,点了点头,转身去救人了。

      他吃力的坐到沙发上,抱起女儿,心疼地哭了……

    《少年风水师》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