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桐笑了笑,"我能有什么态度?无非就是称述事实而已,请江董您不要多想。"

      "我不会多想的,你可以走了。"

      "是。"

      孟桐以为江策真的就这么轻松的放过了他,转身就要走。

      岂料,他才刚刚走出去两步,一根银针就从身后飞了过来,一下子就扎进了孟桐的穴位之中;紧跟着,孟桐感觉浑身上下非常的痒。

      那感觉,就像是被蚊子给咬了一个又一个包。奇痒无比。

      "哎呀。"

      孟桐赶紧伸手去抓,但抓了左边右边痒,抓了上边下边痒,全身上下一起痒,不到30s的时间,孟桐撑不住了。

      他躺在了地上,疯狂的抓着、挠着,把衣服都给脱了,恨不得用火来烤自己才好。

      "痒,好痒啊!"

      正在吃饭的侯光威吓了一大跳,愣愣的看着,一边嚼着蛇肉一边问道:"哎哟,孟先生您这是怎么了?怎么还躺在地上?"

      他刚准备起身去帮助孟桐,就被江策给伸手拦住了。

      江策淡淡说道:"你之所以痒,是因为没有说实话。受到了报应。"

      这种话肯定是骗小孩子的。

      但江策这么说了,就代表他有办法阻止痒的继续,能让孟桐恢复健康,前提是孟桐得说出实情,让江策知道想要知道的东西。

      孟桐奇痒无比,用力的挠着,身上很多地方都挠出了鲜血。

      他哭着求饶:"求求您的,不要再这么折磨我了,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哦,那你继续。"

      孟桐在地上翻来覆去。痛苦不堪。

      十多秒后,他绝望的说道:"那件事是画尚集团让做的,不是我要做的,江董,我知道你是江山印的人,得罪不起。问题是,你们两大巨头斗法,能不能不要拉上我们这些小角色当炮灰啊?"

      孟桐既不敢得罪画尚集团,又不敢得罪江山印。

      左右为难。

      不过有句话叫做:好汉不吃眼前亏。

      如果他不说实话,那江策就会让他吃这个眼前亏。

      江策说道:"我们江山印跟画尚集团不共戴天,实话实说,画尚集团并不会把事情怪罪到你的头上,只会来跟我们江山印继续对抗,你不必有所顾虑。"

      要平时这么说,孟桐肯定不会搭理。

      但现在不同了。

      江策这么一说,算是给了孟桐一个台阶下,以后就算是画尚集团问起来,他也能有个理由。

      为了不再遭受折磨,孟桐非常无奈的说道:"那一天齐勇齐老板约了很多大老板来这里吃饭、喝酒,画尚集团的申豪副董就安排我亲自给齐勇倒酒。"

      "他给了我一个特殊的酒壶。纯金打造,为齐勇专门设计的。"

      "我并不知道那个酒壶有什么问题,只是按照申豪的要求去做,给齐勇倒酒让他喝下。"

      "当时齐勇并没有什么问题,一切看上去都是正常的,谁都没想什么。"

      江策问道:"既然如此,那为什么你要说齐勇中毒了?"

      "因为……"孟桐咽了口唾沫,说道:"因为后来我在处理酒壶的时候,发现酒壶里面漆黑一片,并且有一股子的恶臭味,那明显就是有毒的!当时齐勇没事,不代表以后也没事。"

      "所以江董您刚刚跟我说齐勇他得病了,我才能猜出来,他并不是得病而是中毒了。"

      这下江策算是明白了。

      其实事情很简单,申豪或者说是画尚集团为了控制齐勇,就给齐勇喝的酒里面下毒,让齐勇受到性命危险。

      齐勇为了自保,又或者为了孩子、妻子、父母不得不活着,就必须要去找画尚集团取得解药。

      申氏兄弟当然不会那么容易把解药给出去。

      大概率是要求齐勇加入到画尚集团,才会将解药给到齐勇。

      百般无奈之下,齐勇只得答应。

      这就能够解释,为什么一开始在画尚集团进入江南区的时候,齐勇是非常抗拒,甚至作为带头大哥亲自抵御的;但后来却莫名其妙的加入到了画尚集团。

      齐勇前后行为非常突兀。

      不要任何利益,宁愿被吸血。也要无条件的答应加入画尚集团。

      其原因,就是齐勇中毒了,而只有申氏兄弟能解毒。

      这一招,实在是狠毒啊。

      在齐勇之后,很多人也投奔了画尚集团。不用想,肯定也是被申氏兄弟利用同样的方式给控制住了。

      整个江南区的一大帮人,就这么被申氏兄弟给控制的死死的。

      画尚集团自然而然成长起来。

      再然后,画尚集团凭借毒药跟巨无霸一般的体量强行征讨,短短十个月之内。将整个江南区收入囊中。

      当然,这期间由于阮平昌得了重病,也给了申氏兄弟施展手段的时间跟空间。

      "厉害。"

      江策真的很难想象,当今科技如此发达,居然还能制造出如此精密的毒药。

      只有申氏兄弟能解,其他人解不了。

      不得不佩服。

      江南区这些大佬都不是等闲之辈,他们肯定是想尽一切办法想要拜托画尚集团、彻底根治的,但结果无一例外,全部失败了。

      就算是江策,在看过齐勇的病情之后,也是束手无策。

      这种毒,江策都解不了,就更不用说别人了。

      不知道为什么,江策突然想起来天龙八部里面的故事灵鹫宫的宫主天山童姥为了控制三十六洞洞主,七十二岛岛主。给他们全部种下生死符;从此,无人敢反抗灵鹫宫。

      画尚集团的做法,跟灵鹫宫一模一样。

      实在想不到,申氏兄弟居然能够拥有堪比天山童姥的手段,利用如同生死符一样的毒来控制江南区的各大势力。

      幸亏孙在言比较小心敬慎。也足够聪明,才没有中招。

      如果连孙在言都被下毒的话,那江策怕是连落脚点都没了。

      现在,江策大致了解了画尚集团的手段,但仅仅是了解还是远远不够的,江策必须要想出解决办法。

      不用多想,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制造出解药。

      如果解药被申氏兄弟把控着,那也就意味着江南区这些人永远不可能背叛申氏兄弟,毕竟他们的命掌握在人家手中。

      而如果江策能够制造出解药,问题就迎刃而解。

      江南区这些人就可以不用再受到申氏兄弟的牵制。直接对其反抗!

      解药,要如何制作?

      江策还无头绪。

      他看过齐勇的症状,根本就无从下手。

      江策喃喃自语:"既然申氏兄弟能制作出解药,那为什么我不能了?一定有办法的。"

      他苦苦思索。

      突然,江策想到了一件事:如果申氏兄弟有解药的话。为什么齐勇还要来找自己?

      齐勇就要发作,他最佳方式肯定是去找申氏兄弟。

      但是他没有。

      那说明什么?

      说明,此时此刻申氏兄弟的手中也是没有解药的!为什么会这样?

      江策很聪明,他已经想到了答案。

      三个字植物人。

      那批在申烈口中称为'货物'的植物人,有九成九的概率就是这种特殊毒药的解药,有了这批货,就能制作出解药,帮助江南区的那些大佬延续生命。

      可谁能想到,江策跟阮平昌突然联手杀出,把植物人全部都带走了。一个不剩。

      植物人没了,解药就没了。

      齐勇的命,等于也没了。

      齐勇来找江策,就是为了最后一搏,期望江策能够用强悍的医术救他一命。可惜江策也没能办到。

      不仅如此,齐勇来见江策,还引起了申氏兄弟的愤恨。

      他们甚至都等不到三天后齐勇毒发身亡,在齐勇回家的路上,利用精心设计好的'意外'把齐勇给做掉了!

      清楚了,这下真的全部都清楚了。

      此前种种的疑惑,现在全部都已经清楚是怎么一回事,江策终于知道画尚集团的称霸之路是怎么回事,更加知道齐勇的死绝对不是意外。

      那是一场看上去像是意外的故意杀人案!

      "江董,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诉您了,现在可以帮我解除痛苦了吗?不要再折磨我了。"

      这会儿的孟桐,早就抓的全身都是血,惨不忍睹。

      江策冷笑一声,走过去在他的穴道上用力一按,然后就看到一根银针飞了出来,被江策一把握住。

      银针取出,孟桐的痒立刻就停止了。

      他平躺在地上,大口大口喘气,总算是活过来了。

      江策回到座位上,将银针收好。同时问道:"把那个酒壶给我拿来?"

      孟桐点点头,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慢慢走出天字包厢,不到5min的时间,孟桐拿着一个纯金打造的酒壶走了进来。

      他恭恭敬敬的把酒壶递了过去。

      "当时申豪让我把酒壶给处理掉。但我害怕齐勇中毒的事情会算到我头上,就故意掉包了,把这个酒壶给收好藏了起来。"

      "这个酒壶,就是申豪当时给我的酒壶,用来装酒给齐勇喝。"

      "江董您收好。"

      "多说一句。这里面的毒一定很厉害,否则不可能控制得了齐勇那样的大人物。江董,您可要小心处理,以免重蹈覆辙。"

      江策没说话,直接把酒壶给接了过来,打开一看,果然就像孟桐所说的那样。

      漆黑一片,恶臭难闻!

    《修罗战神江策》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