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

    “⊥”出现,沈哲立刻感到身体四周的温度,急速上升,达到了九十度。

    这种温度,对于肉身达到圣灵之体的人来说,泡温水澡差不多,暖洋洋的十分舒服。

    “成功了……”

    眼睛放光,沈哲沿着冰原桥快速向里走去。

    桥另外一侧的冰凤,见他不顾受伤,带人走过去,满是感动,正觉得肯定坚持不住之时,就见这位少年,头上升腾出一道道炙热的雾气。

    走在零下二百多度的桥面上,不受到任何冰寒困扰,仿佛而是走在了温泉之中,说不出的享受和舒服。

    眼皮一跳,满是惊愕。

    老主人布置的封印到底有多厉害,它知道的很清楚,借助地利,大圆满强者强行来闯,也会冰冻在桥面上,最终成为一座冰雕。

    即便是它,出生在冰雪之中的冰凤,未得主人允许,贸然进入,同样会被活活冻死。

    如此强大的冰原桥,这位新主人,走进去非但没受伤,头上还冒热气,一脸的享受……

    怎么做到的?

    文宗皇帝……现在都这么厉害了吗?

    不去管冰凤的震惊,沈哲带着萧雨柔,一步步走过冰原桥,来到山洞内部。

    洞不大,只有一些冰块做得凳子、椅子,以及一张冰床。

    冰床之上,坐着一位三十来岁模样的女子,被厚厚的冰块封印起来,皮肤白皙,栩栩如生,宛如活着一般。

    虽然年纪比萧雨柔大了不少,但容貌同样说不出的美丽,堪称倾国倾城也不为过,比起萧雨柔,丝毫不弱,甚至,更有味道。

    “文宗皇帝沈哲,携道侣太阴玄体萧雨柔,拜见前辈……”

    躬身到底,沈哲拜倒在地。

    只看了一眼,他就明白,眼前这位,并未死亡,而是用大手段,将自己封印在了冰块之中。

    声音在山洞内回响,眼前的冰块,没有丝毫变化,好像他猜错了,早已死亡了一般。

    沈哲也不着急,越发恭敬,将刚才的话,再次说了一遍。

    轰!

    一声爆炸,冰块碎裂开来,冰冻的女子,缓缓睁开了眼睛。

    “文宗皇帝?太阴玄体?”

    乌黑的双眸看了过来,紧紧盯在萧雨柔身上:“果然和我一样的体质,没想到……尘封万年,再次出现了!”

    微微一笑,略带冷意的目光中,露出了温暖。

    万年来,她一直是孤独的,没想到,万年后,一位后辈,拥有了与之相同的体质。

    “太阴玄体,强大无匹,她为何会变成这样?”

    站起身来,示意沈哲将女孩放在冰床之上,检查了一会,寒千水眉头皱起,忍不住看了过来。

    “为了救我……”

    沈哲将女孩为了救他,独自战斗数十位九品巅峰,最终透支体质力量的事情,详细说了一遍。

    “透支体质?”

    寒千水摇了摇头:“她的太阴玄体,不知用了什么手段,完美激活,基础打的极其牢固,比我当年都要强上不知多少倍,按照正常情况,即便透支,也不会陷入昏迷,导致生命垂危!”

    根基牢固,也就没有所谓的透支。

    “那……”沈哲皱眉。

    对于太阴玄体,他知道的并不多,要说熟悉,眼前是这位,绝对是当世最了解的人。

    “是因为……她修炼了祖龙擎天功!”

    寒千水摇了摇头。

    沈哲身体一僵,这套功法是他传授给对方的,难道有什么问题?

    “这套功法,乃理宗皇室法诀,适合太阳玄体,她太阴玄体修炼,身体与之相克,按照正常情况,只修炼一点,就会走火入魔,她却一直修炼,正常情况,依靠体质的强大,可以压制,但以此对抗敌人,身受重伤之后,就再也控制不住……遭到了剧烈的反噬。”

    寒千水看过来。

    沈哲难以相信:“祖龙擎天功,分为阴阳两篇,她修炼完整版的,正常情况,不应该如此……”

    放在术法殿的祖龙擎天功是纯阳属性的,但经过PS后,已经变成了阴阳交融,正因确定无碍,才将功法传授与她,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完整版?”寒千水摇了摇头:“你可知祖龙擎天功,完整版由何而来?”

    “这……应该是理宗皇室老祖,赵印所创吧!”

    沈哲道。

    “不错,正是他所创……可他的太阳玄体,乃纯阳之力,如何能创出阴阳交融之法诀?”寒千水道。

    沈哲说不出话来。

    之前也疑惑过,但自己修炼没有问题,没任何隐患,就没觉得什么。

    此时,这位第一代太阴玄体一说,立刻发现了不对劲。

    是啊。

    单纯的纯阳体质……

    如何能创出,阴阳交融的法诀?真要如此,理宗皇室,为何又会还将如此强大的法诀失传?

    “他所谓的阴阳交融功法……只是模仿我的祖凤擎天功,创出的一种手段而已,本身就错误的……”见他不明白,寒千水也没有太多迟疑,叹息一声。

    “模仿?祖凤擎天功?”沈哲在忍不住:“前辈,到底怎么回事,可否详细说一下?”

    摇了摇头,寒千水道:“当年,我和赵印,一阴一阳,所有人都以为,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见面之后,我也对他,感官极佳,觉得能够走到一起。”

    “当年我俩一起游历,亲眼见到,天地异象,龙凤呈祥,他观察祖龙,领悟了祖龙擎天功,我观察祖凤,创出了祖凤擎天功!两者联手,天下无敌!”

    “本以为,走在一起,理所当然,谁知……这位赵印,野心太大,一心想让我辅助他,灭掉文宗,称霸天下,效仿当年的圣师老子,万世留名!而我,生性淡薄,不喜欢这种事情,意念上就有了分歧。”

    “后来越来越严重,关系也逐渐失和,再没了以前的和睦。”

    “知道我不可控制,他的态度变了,再没了以前的模样,再后来,不知怎么得到了真言殿的道德圣典,知道圣师老子当年,之所以能够突破大圆满,修炼的功法,阴阳交融,并非单独的纯阳,或者单独的纯阴!”

    “阳根于阴,阴根于阳。孤阴不生,独阳不长。无阳则阴无以生,无阴则阳无以化……他想学习我的祖凤擎天功,我知道这套功法,以他的体质,只要一学习,肯定会走火入魔,再难挽回,便直接拒绝了!”

    “知道我决定的事,不可能反悔,二人之间也再无挽回的余地,便对我偷袭……被他设计,我身受重伤,被禁锢在理宗皇室,整整半年,期间,说了一些祖凤擎天功的奥秘,不过,并不完整,甚至还有故意留下的缺陷和漏洞!只为了害他!”

    “他修炼到最后,走火入魔,我借机逃了出去,隐居在此地……后来听说,因伤势太重,连冰冻都做不到,盍然而逝……猜的不错,这位萧雨柔姑娘修炼的功法,正是他融合了祖龙和祖凤形成的法诀,看起来是阴阳交融,比单纯的祖龙擎天功更加强大,实际上……却带着极大的隐患和漏洞!”

    “平时,看不出来,一旦动用体质,发挥到极限的时候,就会出现强烈的反噬,最终导致殒命……”

    寒千水道。

    一万年前,她故意设计对方的手段,做梦都没想到,出现在了后人身上。

    “这……”

    沈哲身体一震。

    没想到果真出现在功法身上!

    PS,能够标注出功法缺失的部分,并且详细说明,最多,只能和功法开创者的理解相同,不可能像天道图书馆一样,标注出缺点,配合上其他书籍,加以改正。

    也就是说……

    PS后的功法秘籍,最多只和开创者的理解一样,不可能超越。

    本以为,祖龙擎天功,能够让理宗皇室称霸万年,必然没有任何问题,做梦都没料到……对方创出的“完整版”本就是错的!

    萧雨柔也正因为学习了这套法诀,才变成现在这副模样。

    “可我也修炼了,没有任何问题……”沈哲急忙看来。

    这套祖龙擎天功,他也修炼了,也经历了生死危机,甚至差点陨落,为何一点问题都没有?

    甚至都没发现过有问题?

    “你也修炼过?”寒千水一愣。

    知道单凭说,很难让人相信,沈哲精神一动,真气沸腾起来,体型宛如短时间内变得高大起来,宛如化身成一条祖龙,驰骋翱翔,龙气激荡,给人一种精神上的压迫。

    祖龙擎天功,第五境!

    “果然……”寒千水点了点头,满是震惊过后,同时生出疑惑:“你不是说,你是……文宗皇帝陛下吗?为何能够施展理宗皇室的功法,而且如此纯熟?”

    文理一向敌对,两者有着天然的鸿沟,不可能跨越。

    为何眼前这个少年,不但拥有文宗的超强天赋和实力,还会施展理宗皇室的功法?

    “可能是我天赋异禀吧……”

    造化图的事情,不能解释,就算说了,对方肯定也听不懂,沈哲只好随口道。

    “天赋异禀?”

    寒千水看了过来:“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否让我探查一下?或许……可以从你身上,找到拯救这位像萧姑娘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