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信誉彩票平台app下载 > 玄幻平安彩票开奖查询中心 > 造化图 > 第二百七十五章 深不可测李言阙(下)
        沈哲叹息。

    这个操作,太强了。

    只一下,就将民意,拉拢到了自己这边。

    之前,母亲还说,这位师兄深不可测,看来,不光是修为,智谋、眼界,也不是一般人可以企及的。

    “可……对方不同意,就无法救出萧雨柔……”

    沈哲说出了自己的疑虑。

    这样是对做理宗皇帝有用,可对救人没有半分效果啊!

    “递交国书,造成了舆论,剩下的事情就简单了……赵禹仙不同意不要紧,你可以直接下挑战书,挑战太子啊!”

    李言阙笑道:“你的年龄比他还小,太子又号称年轻一辈第一人,与之挑战,最合适不过!挑战的时候,以弟妹为赌注!若是他们不同意这个赌约,也很简单,以你大圆满的实力,用文宗的手段将其打伤,不需要太严重,只要理宗所有手段,都无法治疗就可以了!”

    “他们治不了,等于把柄同样在你手中捏着,实在不行,以治疗为名,将太子控制住,对方什么时候放了弟妹,什么时候放对方即可!”

    “……”

    沈哲嘴角一抽。

    好一招釜底抽薪!

    以萧雨柔为赌约,不仅能让自己赚取忠于爱情的名声,还能趁机打击太子,相互威胁。

    若是,太子不敢比……

    呵呵!

    人家,文宗都打到脸上了,你都不还手,以后这个太子,也别想做皇帝了。

    再说……我要臣服与你的,你不拿出些实力,让我如何臣服?

    胜不过我,后面反悔,只能说你皇室无能,不能怪我吧……

    “太子不同意也无所谓,直接挑战赵禹仙!届时,我会出现,做为裁判,对他进行限制!只要不让使用帝王剑和大圆满实力,可以一瞬间将其制服,届时……不由他不交人!”

    李言阙笑:“当然,前提是你大圆满的实力,赵禹仙并不知道!”

    “他应该不知道!”

    沈哲点头。

    斩杀去沈家的两位九品圆满,瞒不过多久,赵禹仙肯定会知道,但……七日前,自己重伤都将周天易、薛家老祖杀了,现在再杀两个不算什么。

    并不会认为,已经达到了大圆满。

    至于文宗那边,对方有密探也无所谓……

    文宗的人,除了母亲和诸多信得过的大臣,其他人并不知情,就算能打探,估计也是几天前,九品圆满的消息。

    递交国书,愿意臣服,你不同意;挑战太子,不同意;挑战你本人,再不同意的话……真就丢人了!

    而且堂堂皇帝陛下,对付一位十八岁少年,还用帝王剑,用大圆满实力……传出去,理宗颜面何在?

    所以,无论对方如何选择,都将陷入被动。

    “即便这些全都不同意……再直接闯入皇宫找人,救人……也只会落下,为了爱人奋不顾身的形象,不会引起诟病!”

    李言阙最后道。

    沈哲点头。

    师兄的这个方法,可以说将所有事情都考虑到了。

    阳谋!

    赤裸裸的阳谋。

    逼得赵禹仙不得不同意,因为无论他怎么选择,最终,自己都肯定能够将萧雨柔救出。

    至于……会不会否认抓了萧雨柔……

    呵呵,当时很多人九品巅峰强者看到,又不瞎,消息肯定早就传出去了。

    即便他们说,之后逃走了,死不承认,也无所谓,既然不在,就不怕查吧,很多封印,可以抵挡魂力,但……未必挡得住近距离的“β射线”!

    只要进入皇宫,他就有把握将人找到。

    可以说,师兄的方法,环环相扣,无论走哪一条路,不仅能将人救出来,还会让皇室威信大失。

    为以后自己继位,做铺垫。

    “好了,既然如此,你现在就展露自己的身份,去递交国书!”

    李言阙道:“至于舆论的事,不用你去考虑,真言殿遍布天下,这点事情,还是很容易做的!”

    “好!”沈哲点头。

    真言殿仔细说起来,和所谓的国教,信仰差不多,传递讯息,制造舆论,皇室也远远不如。

    ……

    离开真言殿,沈哲重新回到沈家,将师兄说的事情,推敲了一遍,没有任何问题。

    这才将修为压制在九品圆满。

    将沈家老祖沈从心找了过来。

    “陈玉成二人被杀的消息,已经传到皇宫了,不过……他们目前没有动静!”

    沈从心解释道。

    沈哲微微一笑。

    杀了二人,都过去这么久了,如果赵禹仙还不知道,这个皇帝,做起来也就没什么意义了。

    “还请劳烦沈兄一件事,派人帮我去皇室递交国书!”

    安排道。

    “好!”虽不知道他的用意,沈从心还是点了点头。

    ……

    皇宫。

    赵禹仙坐在皇位上,太子赵秉青以及诸多大臣,站在下方,一个个面容凝重。

    “有人在你们严密戒备之下,悄无声息的将赵辰等人救走了?而且斩杀了陈玉成等人?”

    眼睛眯起,赵禹仙道。

    “是!”一位身穿金甲的兵士,跪在大殿中间,身体哆嗦。

    他们没听到任何动静,也没感受到任何法力波动,可……人却凭空消失了!

    “父皇,会不会是那位沈哲回来了?”

    赵秉青道。

    “这位沈哲,继位文宗皇帝陛下……按照正常情况,应该多做准备才会过来,但赵辰等人被救,除了他,想不到别人……”

    赵禹仙点头。

    正常道理,好不容易当上皇帝,怎么也要熟悉一下文宗的隐匿力量,高手到底有多少之类的事情吧,怎么可能直接过来了?

    可如果不是此人,其他人没有救人的动机。

    “回禀陛下……”

    就在这时,又一个金甲护卫急匆匆走了进来:“守护文宗传送阵的所有兵士,之前传讯息无人回复,微臣便派人过去探查了,刚得到讯息……有人悄悄从文宗潜过来,将所有守护者,全都杀了!”

    “嗯!”

    赵禹仙点头,目光一闪:“我知道了!按照之前的命令,将传送阵摧毁!”

    “是!”这位护卫转身走了出去。

    故意留着那个传送阵,其实就是为了今天。

    等你过来再摧毁,届时,没了退路,再无法逃走。

    “不用猜了,这位沈哲,应该真的回来了!来人……”

    赵禹仙吩咐。

    “属下在!”

    殿外涌来一大批兵士。

    “文宗皇帝陛下,潜入理宗,图谋不轨,通禀全城,一旦发现,格杀勿论……”赵禹仙吩咐道。

    “是!”

    这批兵士,刚想走出去,又有人急匆匆冲了进来。

    “报……”

    同样是个护卫,满是焦急之色。

    “讲!”赵禹仙不怒而威。

    “回禀陛下,皇宫外,一个少年,打着棋子说自己是文宗皇帝陛下沈哲,前来递交国书,愿意携带文宗,臣服理宗,永世为臣!”

    “递交国书?”

    “降服我们?”

    “永世为臣?”

    ……

    房间一阵哗然,所有大臣,一个个面面相觑,见鬼一样的表情。

    怎么个情况?

    刚说要抓他,自己跑过来了,还带着国书,要降服……

    “父皇,肯定有阴谋……”

    赵秉青急忙抱拳。

    “有意思!”

    没回答他的话,赵禹仙冷冷一笑,吩咐道:“让他进来!”

    “是!”护卫急匆匆走了出去。

    “陛下,太子殿下说的不错,文宗和我理宗一向不合,突然来降,必定有诈!”

    “这位沈哲敢过来,不如直接抓住……”

    “抓住?苏千前几天的凶悍程度你们忘了?难道想让她再来闹一场?”

    ……

    诸多大臣议论纷纷,一想到苏千前几日的威风,一个个缩了缩脖子。

    只将他儿子打伤,就砸过来一座大山,死了不知多少人,真要抓住,整个文宗还不彻底闹起来?

    好不容易安稳的局面,弄不好会重新爆发。

    “太子,你的意见是什么?”

    不理会众人的话语,赵禹仙问道。

    “回禀父皇,这位沈哲,突然过来,肯定有诈,儿臣的意思,不如先看看他想做什么,我不信,真会带着整个文宗来降……他同意,苏千肯定也不会同意!”

    赵秉青道。

    苏千若要归降,前几天也不会那样闹了。

    显然,有阴谋。

    见儿子分析的很理智,并未昏掉头脑,赵禹仙满意的点了点头。

    等的时间不长,沈哲在护卫的带领下,进入大殿。

    “文宗皇帝陛下,沈哲,见过赵禹仙陛下!”

    一抱拳,沈哲道。

    行的只是普通的平辈礼。

    “见到陛下还不下跪?”一位大臣呵斥道。

    沈哲眉毛一扬,手掌拍了下来。

    啪嗒!

    只一下,这位大臣就变成了肉饼。

    “我乃文宗皇帝陛下,与赵禹仙陛下平等身份,你算什么东西,敢在我面前,大呼小叫?”

    双手一背,沈哲像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淡淡道。

    既然是文宗皇帝,自然要有皇帝的威风和霸气。

    一个大臣而已,敢废话,拍死就是!

    这种级别的小人物,只动用九品圆满就可以做到,根本不需要展露大圆满的力量。

    “沈哲陛下好大的威风……”

    赵禹仙眼睛眯了起来。

    “本座只是替陛下,教训这些不长眼睛的小人物而已!不管怎么说,我都是文宗皇帝,被一个小人物呵斥,岂不显得理宗皇室,没有礼数和教养?”

    沈哲语气不卑不亢:“想必赵禹仙陛下……不会这么失礼吧!”

    (开始打脸了,好久没求推荐票,月票,有的,给点!我老涯,要、要、要!我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