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过了多久,沈哲意识逐渐回归,这才感到浑身剧烈疼痛,快要炸了一般。

    “九儿!”

    手掌在床上一拍,想要坐起,这才发现浑身疼痛,快要撕碎了一般。

    缓缓睁开眼睛,向四周看去。

    身在一个柔软的床上,锦丝绸缎,显得金碧辉煌,楠木桌椅,充满了华贵,淡淡的香味传来,给人一种安神静心之感。

    “你终于醒了……”

    满是担忧的声音响起,随即一个绝美容颜出现在面前。

    三十来岁,带着高雅的气质,单论容貌,比起萧雨柔都丝毫不差。

    “你是谁……”沈哲皱眉,眼中带着警惕,这人,他从未见过,这是哪里,为何自己会在这?

    难不成,最终没有逃脱,被皇室的人斩杀,又……穿越了?

    不会有这么狗血的桥段吧!

    真要这样,作者肯定是在作死,想开刀片厂了!

    “对了,萧雨柔呢?蛟龙呢?”

    昏迷前的事情,在脑海中一闪而过,沈哲心中一震,急忙看过来。

    他使用冰封雪原,将所有人冻住,但坚持的时间不长,众人应该没受到太大的损伤,也就是说……萧雨柔她们还有危险!

    现在怎么样了?

    “我是……你的母亲,苏芊……也是文宗的皇帝,苏千!”

    女子眼睛带着温柔。

    “母亲?文宗皇帝?”沈哲一愣,松了口气,看来没穿越,目前来看,作者还是有节操的。

    眉毛皱起,忍不住问道:“萧雨柔怎么样了?蛟龙呢?父亲呢?”

    “你说的那个女孩,并没被传送过来!”苏芊摇了摇头。

    “我要去救她……”

    沈哲就要起身。

    “就算救她,也要养好伤再说吧!”苏芊摇头道:“放心吧,那个女孩的事情,我已经派人打听了,只是被理宗皇室抓住,并没有生命危险。”

    沈哲皱眉。

    “我不会骗你的,你说的那个女孩叫萧雨柔吧,文宗有理宗的线人,理宗自然也有文宗的,吴清秋将你带过来后,我就派人打听了!”

    知道眼前的少年不信,苏芊解释道:“你昏迷后,吴清秋将你带到了传送阵,不过,传送阵传送需要一定时间,这位萧雨柔为了给你争取时间,才被理宗皇室所抓!”

    “九儿……”想象当初的场景,女孩心中肯定充满了无奈和悲伤,沈哲捏紧拳头。

    这丫头果然没听自己的话!

    深吸一口气,压制住自己的情绪,沈哲问道:“这到底怎么回事?我到底是谁?为何会有文宗皇室血脉?”

    对方说的不错,想要救人,也要养好伤,拥有足够实力再说。

    不然,只会重蹈覆辙,和之前一样,经历各种无奈的绝望。

    当然,在此之前,需要先搞明白,自己的真正身份,到底是谁?

    如果真是文宗皇帝的儿子,怎么会在渊海王国?

    为何这么多年,没人理会?

    “你是我的儿子,也就是文宗的……太子!”

    一脸歉意的看过来,苏芊道:“是母亲对不起你,让你受苦了……”

    “既然你想知道到底怎么回事,我现在就和你说说!”

    “我父亲,也就是你外祖父,去世的时候,我才刚出生,为了皇权不被别人觊觎,一直对外宣称,我是个男孩……”

    没有太多的波澜,和薛家老祖等人猜测的一样。

    苏芊是女孩,但一出生就肩负了文宗皇族的使命,为了不让人,产生觊觎之心,只能对外宣称,是位太子。

    而且想方设法,打扮成男孩。

    不过……纸里包不住火,尤其是,神语玄体的体质,激活的越拉越多,容貌也越来越美丽,很快被殓妆师的首领吴清秋、召唤师的首领司马浩察觉。

    二人早就野心勃勃,只不过皇室太过强大,不敢有其他想法。

    此时,一个女孩被立为太子,再也按耐不住心中的野心,终于在一次机会之下,联合起来,发动政变。

    知道他们动手,文宗任何地方,都不可能幸免于难,危机之下,苏芊借助传送阵逃到了理宗的渊海王国。

    当时身受重伤,为了防止被理宗强者发现,体内的力量也被封印了起来,混入碧渊学院,并在其中学习了很久。

    正因此,认识了沈哲的父亲,沈风。

    二人是同桌,日久生情。

    沈风血脉激活,知道了自己的传承,也察觉了苏芊的真实身份。

    这时,吴清秋不知怎么找到了这里,痛下杀手,想要斩草除根,当时沈哲刚刚出生,她正处于虚弱期,沈秋明明可以保护,但纠结文、理宗的大义,一时不知所措。

    最后,耗尽心血,将吴清秋击败封印,她也失去了所有力量。

    因为战斗的散发的力量太强,引来了袁殿主等人,四处游历的薛家老祖和周天易也出现了,知道继续待在这里,只有死路一条,再加上身份暴露,文宗肯定会源源不断派人过来。

    思前想后,留下三根头发给儿子,乘坐传送阵,回到了文宗世界。

    沈风当初没出手,让她死了心,再加上文宗的事情太多,需要重新整治,多次生死不由自己,也就再没回去过。

    并不知道,儿子已经这么大了,而且如此优秀。

    听完解释,沈哲这才明白过来。

    难怪,前身怎么学习,都只是倒数第一,父亲沈风,也不在意成绩,只是寻找无数药材,帮忙更改天赋……

    恐怕所谓更改天赋,是想让自己激活体质吧!

    “其实……不能怪父亲,他修炼的是太上七绝功,需要断情、忘情,做不到这点,会让修为大损,最终实力暴跌……”

    沈哲道。

    如果不是父亲出手,他不可能逃出真言殿的范围,更别说有机会来到这里了。

    之前不明白这段前因后果,此时知晓,再结合沈家的太上七绝功,哪里不明白怎么回事。

    父亲之所以,只剩下二品的实力,偏安一隅,估计正是遭到了功法的反噬,至于……后来为何短短一个月内,恢复巅峰……

    应该是经历了生死,明白了这套功法的真正奥义,和自己一样,领悟到了第五境,才解除了反噬,不仅修为尽复,甚至更上一层楼。

    “我也想通了,知道不怪他,但心中始终没跨过这道坎……”

    苏芊摇头。

    知道对方是沈家的人,自然也就明白过来,但……当年如果不是对方的犹疑,她又何至于抛弃孩子,到了这里?

    所以,虽然明白,心底却不原谅。

    派过不少人打探沈哲的消息,却从未亲自过去过。

    皇帝身份多有不便,只是其一,更重要的就是心中的这根刺。

    “理宗皇室对你出手,很突然,我也没得到消息,待知道,已经晚了,要不是吴清秋将你送过来,甚至都不知,你已经来到了文宗大陆!”

    再次看过来,苏芊一脸歉意。

    她痛恨沈风,当初不出手帮忙,可……做为母亲,对儿子又做了什么?

    孩子是无辜的!

    放任成长,不管不问,甚至连有没有这个母亲都不知道……

    若不是吉人天相,可能已然陨落……真要如此,她就算立刻死,都难辞其咎!

    吴清秋使用的那个传送阵,是个古老的传送阵,距离这里,最少有两万多里,要不是知晓身份,亲自送回来,她这个当母亲的,甚至都不知道儿子,出现了如此大的变故!

    理宗皇室,故意隐瞒,动手快,只是一个原因,更重要的是……对这个儿子,关注的实在太少了!

    本以为,会平平凡凡过一生,没想到自己的血脉,带来了这么大的灾难。

    “吴清秋呢?”

    沈哲看过来。

    他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萧雨柔有没有受伤,严不严重。

    “他……被我关了起来!”苏芊道。

    双方有灭族之仇,若不是救了沈哲,肯定当时就杀了。

    “我要见他……”沈哲道。

    “可以,但你身上的伤,还没好,什么事情都不着急在一天,娘先帮你恢复伤势,激活体质再说!”

    苏芊道。

    “激活体质?”沈哲皱眉。

    “你虽然实力已经达到九品,根基雄浑,但主修的是理宗的功法,神语玄体并未彻底激活!”

    苏芊微微一笑。

    自己这个儿子,真的很特殊,正常情况下,神语玄体,是不可能修炼理宗学科的,对方不但修炼了,还在十八岁就达到九品级别,单枪匹马,斩杀两位九品圆满,十多位九品巅峰……

    这样倒也罢了,受伤的时候,仔细检查了一遍,惊讶的发现,他的神语玄体……竟然还没激活!

    特殊体质没激活,就这么厉害……一旦成功,文理双修,岂不更加强大?

    或许……祖父苏牧先当初未完成的事,在他身上可以实现!

    “如何激活?”

    没想到自己竟然真的是神语玄体,沈哲眼神中也露出激动之色。

    萧雨柔的太阴玄体,有多强大,他知道的很清楚,一直羡慕,没想到……他居然也有类似的体质。

    苏芊微微一笑,目光一闪:“很简单,进入神语池,吸收神语灵液!只要成功,就有资格,继承文宗皇帝之位,真正站在世界之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