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哲眼睛闪烁。

    不愧是上古时期的一种特殊职业,果然够可怕的。

    这样的隐匿,即便是术法师,想要找到,都不太容易,这位陈墨轩能够找到,并且破开,运气还真不是一般的好。

    看来他以后,要好好敲诈尸体,学习更多种的阵法了,或许就能因此,让魂力大增,顺利冲击九品。

    “进去吧……”

    破开隐匿阵法,轻轻一笑,陈墨轩当先向里走去,才走了两步,眉毛不由皱起。

    “怎么了?”程飞来到跟前。

    “你们看……”

    陈墨轩向前一指。

    顺着手指看去,满是尘土的地面上,留下了一连串杂乱的脚印,足有六七个人。虽然痕迹很轻,但众人都是强者,一眼就看了出来。

    “你们上次留的?”沈哲皱眉。

    “不是,我们当时是飞着进出,没留下任何痕迹……”程飞解释道。

    沈哲眼睛眯起。

    他们没留下,那就表明……已经有人捷足先登!

    “这些脚印的痕迹都很新,应该时间不长,快点进去吧……”

    能将留下脚印,说明这里已经被人发现,众人再不敢迟疑,加速向前走去。

    山洞幽深,前行了片刻,果然发现地面有战斗留下的痕迹,鲜血、碎石,以及弥散的真气和法力。

    应该是强行破开阵法所留。

    “我们之前就被这个阵法所困,差点死在这里,没想到,阵法居然被硬生生毁掉了……”

    陈墨轩满是惊讶。

    他们三人,同被困入这里,灵魂差点泯灭,足见阵法的可怕,如此厉害的阵法,此刻居然被硬生生破坏,出手的人,实力恐怕比他们只强不低。

    “根据情况看,战斗的时间不超过一刻钟,对方应该还在里面……”

    人群中叫做王遥的青年,在地面看了一会,道。

    来的路上通过交流,知道这位王遥,精通追踪,既然敢这样说,肯定有了把握。

    “这地方如此隐秘,陈墨轩没发现前,没人知晓,我倒要看看,是谁赶在了我们前面!”

    程飞目光一闪。

    吼!

    就在此时,一个蛮兽的咆哮声响了起来,紧接着前方灵气剧烈波动,似乎有人在战斗。

    “走!”

    知道捷足先登的人,还在里面,众人再不敢停歇,笔直向战斗的方向飞了过去。

    路上又有被破坏的痕迹,一看就知道,守护在这里的阵法,同样被强行破解了。

    看样子,对方有备而来,不像他们,毫无防备之下,被困其中。

    飞行了几分钟,停了下来,随即看到一个光膜挡在面前。

    程飞脸色凝重:“这就是禁制八品进入的封印!”

    沈哲来到跟前,触摸了一下,自己的确可以轻松进入,但实力达到八品,想要进去,很难完成,甚至还会遭到剧烈的反噬。

    强行破开的话,里面的东西,也会随之泯灭,最终得不偿失。

    几人的修为都不够,进入其中,随即看到一头巨大的蟒蛇,悬浮在空中,六个人悬立四周,空中一个渔网状的东西将蟒蛇笼罩在内。

    “沈秋?这家伙,居然背着我偷偷来了……可恶!”

    看了一眼,认出前方的人是谁,程飞牙齿咬紧。

    “你认识这人?”沈哲疑惑的看过来。

    “当然……他就是沈家的第一天才,沈秋!今年不过二十五岁,却已然和我级别相仿,随时都会突破!而且实力比我更强,在检测室,可以坚持整整一分零一秒!”程飞哼道。

    “一分零一秒?那的确很厉害……”沈哲感慨一声。

    检测室,能够瞬发的傀儡,自己胜过都花费了不少功夫,对方能够坚持这么久,排的上前十,战斗力之强可想而知。

    难怪能将前面的阵法,一举破坏。

    向对方看去,这位沈秋极为年轻,一双眼睛冷漠如冰,正指挥着众人,对抗巨大的蟒蛇。

    蛇长十几丈,蔓延几十米,直径超过了两米,全身青色,远远看去,宛如一头蛟龙。

    “这已经不是蟒蛇,而是蟒蛟了……而且超过了八品,怎么进来的?”

    萧雨柔满是疑惑。

    既然封印将八品的修炼者都挡在外面,这头蟒蛇为何能够在这,并且与人战斗。

    “我也不清楚,可能是封印布置前,就进来了吧……”

    程飞道。

    “封印布置前?一万年前?”沈哲摇头。

    来的时候,对方说了,这个封印,是一万年前文宗强者留下的,既然布置之前就让其锁在里面,岂不表示,这头大家伙,在这里活了一万多年?

    绝无可能!

    “这头蟒蛇应该没这么大……或许是当时封印蛮兽的后辈,也有可能是幼年的时候,钻进来,成年后,就出不去了……”

    程飞道。

    沈哲点头。

    当初封印了蟒蛇,谁知道有多少条?后辈流传下来,也很正常。

    即便不是这样,蛮兽小的时候,实力肯定达不到八品,封印是无法管住进出的,如果是成年之前进来,也没有任何问题。

    “程飞,这里有菩提草的消息,是不是你泄露给沈秋的?”

    一侧的卢少天看了过来。

    程飞脸色尴尬:“我本以为沈兄是沈家的人,昨天去找沈秋询问,无意中说了出来,当时专门交代,这是我们先发现的,希望他顾忌沈家颜面,不要做出捷足先登的事情,没想到言而无信……”

    菩提草虽然珍贵,却也不是突破八品的必须之物,大家都是年轻才俊,有头有脸的人物,按照正常情况,都跟你这样说了,怎么好意思,偷偷过来。

    可这位沈秋,就这样做了!

    简直无耻之尤!

    “沈家修炼太上七绝功,绝情绝义……还真体现的淋漓尽致!当初我说过,不邀请他,就是出此考虑!”

    摇了摇头,卢少天道:“这家伙,没人性,不能和他将什么信用。不过还好,他还没战胜这头蟒蛟,说明并未得到菩提草,咱们来的不算晚!”

    众人点头。

    如果给对方将这头巨大蟒蛟杀了,拿走菩提草,就算跑过来也无用了。

    总不能为了一些菩提草,和沈家对战。

    更何况,真的战斗,他们未必能够获胜。

    跟这位沈秋在一起的,可不是他们这些年轻人,而都是活了不知多少年的长老,个个修为精深,武技、术法精纯。

    不好对付。

    “他不仁,不怪我们不义,既然他和蟒蛟战斗,我们不如先去找菩提草!”程飞眼睛眯起。

    众人同时点头。

    既然这家伙不讲义气,偷偷跑进来,想要将菩提草据为己有,他们也没必要客气。

    反正都是竞争关系,没理由同情别人。

    “蟒蛟守住了下面的洞口,我们如何才能过去?”

    卢少天道。

    蟒蛟和沈秋等人战斗的位置,挡住了向里去的通道,想要进入,必须经过他们所在的位置,也就表示……不可能悄悄将菩提草拿走。

    “简单,沈秋背悄悄进来,但……蟒蛟不知道啊!”

    沈哲微微一笑:“只要表示我们和他们是一伙人,蟒蛟的愤怒会加持在对方身上,届时光明正大的冲过去就行了……”

    卢少天眼睛一亮。

    他们知道沈秋做得不低调,可蟒蛟不知道啊,一看到又有人过来,必然以为是同伙,届时,更加暴躁,只要把握好尺度,让这头大家伙缠住对方,他们完全可以渔翁得利。

    “大家听我口令,一起冲过去……”

    定好了计划,知道事不宜迟,程飞交代一声:“走!”

    伴随话语,众人笔直从隐藏的地方向沈秋等人冲了过去。

    “沈秋,困住这头蟒蛟,我们先去将菩提草取出来……”

    人还没来到跟前,程飞一声大喝,同时掌心多出一柄长剑,连连对前方的斩落过去。

    滋滋滋!

    剑气呼啸,落在蟒蛟身上。

    “你们……”沈秋没想到他们会在这个时候出现,而且对蟒蛟攻击,愣了一下,刚想阻止,就看到前面的巨大蛮兽,一声凶猛的咆哮,粗大的尾巴,挣脱渔网的桎梏,猛地对他抽了过来。

    “糟了……”

    脸色一白,沈秋急忙大喝:“抓紧困兽锁……”

    听到他的话,周围的其他几人,猛地一抖,空中的渔网散发出光芒,再次将蟒蛟困在其中。

    不过,这头蟒蛟的实力实在太强了,不停冲撞,渔网光暗不定,看样子,随时都会被撕扯开来。

    噗!噗!噗!

    八品巅峰蛮兽,剧烈冲撞下,控制渔网的几人已经有些坚持不住,全都脸色一白,鲜血狂喷,就连沈秋也觉得体内气息激荡,有些掌控不住。

    “可恶……”

    沈秋气的哆嗦。

    他们花费了不少代价,才将其困入其中,一旦松开,几人的实力,尽管都达到了七品圆满,可想要挡得住对方,也做不到!

    也就是说……困兽锁一旦松开,极有可能被杀!

    可要一直困住对方,就必须守在这里……菩提草将会和他们无缘,花费了一番辛苦,最终为别人做嫁衣而已!

    “沈秋,现在怎么办……”

    拉住困兽锁的一位中年人,忍不住喊道。

    “我们得不到,也绝不能让程飞他们得到……”

    眼睛泛红,沈秋咬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