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现在眼前的功法和术法,数量并不多,但每一个都晦涩难懂,让人一看之下,一头雾水,甚至连等级都分辨不出来。

    而且上面都标注了名称,和之前李言阙所说的三大家族依仗的法诀、功法,完全相同。

    中州城,三大家族,周、沈、薛。

    周家祖传法诀,【周易问天诀】,法力激荡,九问苍天,借助天地之力,淬炼自身,九个等级,九次淬炼,达到九品时,魂力精纯,宛如钻石。

    正因如此,才能传承几万年不倒,皇室都更迭了数次,却始终位列第一家族,无人能够抗衡。

    第二名的沈家,修炼的是【太上七绝功】,据说想要练成,需要绝情、绝义、绝爱、绝心……这种功法,讲究太上忘情,放弃一切才能功法大成。

    据说当年,创出这套功法的先祖,自小被家族遗弃,被一头狼养大,几乎没什么人类情感。

    十七岁的时候,无师自通,创出这套太上七绝功,绝情,绝义,最终达到九品圆满,天下鲜有敌手,闯出了沈家数千年的地位和声望。

    正因如此,沈家每年都会对新出生的婴儿进行检测,天赋高的,会被遗弃,甚至扔到最偏僻之所,不告知身份,只在灵魂深处,封印功法,只有条件达到,才能触碰印记,获得传承。

    这种方法,是能让后辈变得忘情,符合功法奥义,但对家族也没有太大的归属感,所以,沈家尽管高手最多,却也只能排在第二位,永远超不过第一。

    至于第三的薛家,要说修炼功法,远没前两者这么强大,但却有一套厉害到极点的术法,当年薛家老施展出来,方圆万里雪降三尺,天地间一片萧瑟,文宗强者,不战而退。

    这套术法,号称禁忌中的禁忌,几乎无人能够学会,可一旦学会,同级别,没人能够抗衡。

    李言阙师兄说到这的时候,都大为赞叹,认为即便他遇上,都不可能挡得住!

    由此可见可怕!

    不过,这招和核弹相仿,使用一次,全身就会被冰冻起来,再难苏醒,所以……对于这个第三家族,没人敢惹,却也没人拥有太大敬畏。

    这些是李言阙所讲的机密,没想到……这个房间的书架上,无论周易问天诀、太上七绝功,还是薛家的禁忌术法【冰封雪原】……

    居然都有!

    而且书写的十分详细。

    随手将周家的【周易问天诀】拿在手心,看了过去。

    上面的内容晦涩难懂,读了一会就有些头晕眼花,昏昏欲睡。

    “难怪能摆在这里,就算有人有权限看到,想必也很难学会吧……”

    揉揉眉心,沈哲不由摇头。

    这套功法,太惊人了,牵扯的计算,高深莫测倒也罢了,关键是含糊不清,让人摸不清头脑,看样子,就算认真学,研究个十年八年,都未必有什么成就。

    “会不会……这东西和尸体教我的功法一样,也是不全的?”

    一个想法冒了出来。

    三大家族屹立不倒,必然有着属于自己的机密,这些功法如果是真的,没有丝毫问题,有权限的人都可以看,岂不等于将自己的底牌彻底泄露了?

    万一有人学会……他们的依仗,不就没了?

    看来,恐怕没那么简单。

    也许,和尸体一样,对方施展了某种暗语,关键时刻,隐藏了一些关键性的文字,这才让功法晦涩难懂,就算天赋高,也修炼不成,强行修炼的话,反倒会受到损伤。

    就好像其中有句话,法力流转奎海穴,经浮门、羑里、三羌……辅之以丹药,即可有成。

    奎海穴,人体有两个,被称为上奎海和下奎海,至于浮门穴,左右都有一个,分为左浮门,右浮门……丹药就更不用说了,辅之什么样的丹药?

    明明将功法说了,却含糊不清,真要对着修炼,死都不知怎么死的。

    但你要说是假功法吧,倒也不是,穴位、功法,都没有丝毫错误。

    “试一下就知道了……”

    轻轻一笑。

    对方功法不全,或者耍了什么心机,对其他人来说,无可奈何,对他来说,真不算什么,精神一动,“PS”被画了出来。

    呼啦!

    周易问天诀的功法,包括PS的内容,一瞬间映照在脑海。

    “果然留了很多后手……”

    扫了一眼,沈哲眉毛一跳。

    和猜的一样,这套功法,的确是实打实的周家镇族至宝,但其中留下了不少陷阱,似是而非,甚至还有不少故意引导人走向错误的地方,真要修炼,走火入魔事小,弄不好,可能当场经脉碎裂而死。

    不过……这些PS的映照下,无所遁形,所有晦涩有问题之处,都有详细的标注,沈哲之前完全搞不明白,而现在,只看了一遍,就感到领悟了不少。

    “恐怕……周家的人,理解的都没有PS详细……”

    沈哲轻轻一笑。

    不愧是造化图出品,强大到令人叹为观止。

    许多细节,解释的太详细了,他都怀疑,周家的人,除了创出这套功法的老祖,谁都理解不到这种地步。

    可以说,借助PS,他对功法的理解,可以瞬间达到创造者的级别……当然,前提是这套功法,本来就有问题在内,完好无损的法诀,估计反倒没这种效果。

    “PS映照后,这套功法,不用背,也等于直接雕刻在脑海,不会忘记,等出去抄录下来,用开水煮煮,比在这里学,要轻松不少……”

    想到这,放下书籍,随手拿起隔壁的太上七绝功,同样用PS刷了一下。

    再次拿起薛家的禁忌术法冰封雪原,再次刷了一下。

    虽然使用了一根铅笔,三次机会,却将两套功法,一套禁忌术法学会,绝对算值得了。

    “这位小友,刚见你看了一会太上七绝功,对这套功法,可有什么感悟?”

    看完这三本书,剩下的看与不看,没有太大意义,沈哲左右环顾,发现里面还有个门户,正想走进去,身后响起了一个声音。

    转头看去,正是看书的两个老者之一。

    一身青衣,青色的胡须,双目晶莹,和之前的李言阙一样,看不出深浅。

    “恐怕最少是个八品级别的强者……”心中一震。

    七品的袁殿主,他见过,根本给不了这种感觉,眼前这位,即便不如李言阙师兄,想必也不会相差太大。

    如此强者询问,不敢拒绝,沈哲抱拳躬身,看了一眼脑海中PS的内容,道:“感悟倒是没有,只是觉得……这套功法,有些古怪!”

    老者微微一笑:“何怪之有?”

    “太上七绝,让人绝情,绝性,做到无悲无喜,才能更好地理解天道,感悟自然,以‘天道无情,以万物为刍狗’为总纲!看待万物是一样的,不对谁特别好,也不对谁特别坏,一切随其自然发展。”

    沈哲笑了笑:“无欲则刚……这样短期内是不被世俗干扰,修炼更加快速,可……真正无欲无求,就无坚不摧了吗?”

    “我认为不是!”

    “人之所以称之为生命,正是因为有需求,有欲望。有欲望,才能更好地为之努力……就好像,不少修炼者,修炼的初始,并非扬名立万,成就多高地位,只是为了活的更长久一些!”

    “就像我,开始修炼的目的,只有一个,不被老师打死……到了现在,所求也是相同,防止被人杀。这……是欲望!”

    “爱别人,是欲望!”

    “爱自己,是欲望!”

    “守护家人,是欲望!”

    “捍卫权利,是欲望!”

    “其实……想要修炼的更强,也是欲望,没有这种心境,如何做到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枯燥修行,不畏寒暑?”

    “将子孙送到偏僻之地,让他们对家族绝情,但……如果真的将所有东西都断绝了,又如何能成为真正的巅峰强者?”

    “修炼者……总有自己要捍卫的东西,才能越来越强,没有……失去了动力,何来强大之说?”

    “这是……你理解的?”

    全身一震,老者眼睛瞪得滚圆,满是不敢相信。

    “一点浅薄之见而已,随口说说,还望海涵!”沈哲躬身抱拳。

    这些都是PS书写的,他不过照着念罢了。

    其实创出这套太上七绝功的沈家先祖,并非真的绝情绝性,至少,对于生养他的狼群,就有极深的感情。

    太上忘情,并非让人彻底忘掉情感,而是不被情感左右。

    相反,情感往往还是魂力最好的磨刀石,有了感情,人才会精神饱满,修炼更加事半功倍。

    “看书不过两、三分钟,就有如此深刻的领悟……老朽真是枉活这么多年!”

    苦笑一声,老者摇了摇头,眼中再没了之前的轻视,而是露出了尊敬:“不知这位小友,如何称呼?”

    之前还想着,可能是皇室的某位皇子,才拥有如此权限进入这里,现在看来,这位的天资,比起那位传说中的太子,都只强不弱!

    如果皇子中有这位,必然早就听闻。

    而且,不畏惧权威,对太上七绝功有着不一样的理解,这点才是最难能可贵的。

    要知道,即便是他,也是在三百岁,修为达到最顶尖后,才明白这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