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如何,我想去试试,还望云会长引荐!”沈哲躬身抱拳。

    “这个简单!”云子清点头。

    做出决定,剩下的十分简单,时间不长,二人乘坐鹰嘴兽,破空而起,笔直向城外飞去。

    “徐凌子性格清冷,不喜人打扰,尽管居住在城外的府邸,可每天前来拜访的,不知多少,最终能进门的却寥寥无几!”

    捋着胡须,云子清微微一笑,眼中带着自傲:“这点你放心,我和他相识四十多年了,见面肯定不会有问题,只是如何说动,为你炼制炉鼎……我就没办法了!”

    “只要能见到就好!”沈哲点头。

    先见到对方,然后再根据秉性脾气想办法,实在行不通……大不了学习如何炼器!

    鹰嘴兽飞行了一会,城外一片密林之中,果然发现了一座府邸,宛如镶嵌在山脉之中,安静静谧,如同一副与世无争的水墨画。

    院落的门外停了不少马车,各种礼物堆在门口,看样子,都是来求这位徐凌子出手的,只不过,连门都没进去。

    “下去吧!”云子清招呼一声,鹰嘴兽稳稳落在地上。

    走下兽背,一连串的声音进入耳朵。

    “我们只想求一柄普通的灵器而已,愿意出高价!”

    “我准备好了材料,只求徐宗师出手,炼制出兵器,愿意支付巨额酬劳!”

    “还望通禀一下,我是他的仰慕者,只想学习炼器……”

    ……

    身穿绸缎的中年人、年轻的公子、美貌的少妇……全都满是渴求的将手中的拜帖递给一个胖子。

    “不好意思,我们老爷今天不见客,诸位请回吧!”

    眼皮一抬,胖子没有任何表情。

    一看就知道,这种场景见过的多了。

    “明日再来吧!”

    见对方连看都不看,知道再无希望,众人叹息声中,向回走去。

    “他脾气一向如此……”见众人碰壁,云子清没有丝毫意外,反而笑道。

    中央王国第一炼器大宗师,谁求都给炼制的话,活活能够累死。

    不说其他,他亦如此。

    身为药剂学会会长,每天过来想让其帮忙的,不在少数,可一个人只有双手,帮得了一个,就帮不了第二个,人不患寡而患不均,久而久之,名声会越来越臭,不但会得到仇恨,即便给炼了丹的,明明有恩的,同样会觉得你不用心,更加厌憎……

    骂你最狠的,往往是恩情最大的,没有情谊的,不过嘴上说说罢了,绝不会恨之入骨。

    正因如此,他也看开了,求丹的,统统拒之门外。

    管你有钱没钱,有地位没地位,有药剂学会在,没人敢找麻烦,也就不用畏惧任何人。

    沈哲点头。

    这点他能够理解。

    前世,借钱给朋友,就是如此,明明帮了他的忙,应了急,明明只是想要回自己的钱,但到了最后,却连朋友都没得做了。

    升米恩,斗米仇。

    这是人性。

    人不能考验人性,因为人性经不起考验。

    “蔡管家,还望通传一声,药剂学会云子清求见!”来到门前,云子清屈指一弹,一张拜帖落在门外的胖子管家手里。

    因为经常来往,早已认识。

    “是!”其他人可以拒绝,这位蔡管家不敢擅自做主,当即转身走进院落,时间不长,回到跟前,满是歉意:“云会长,实在不好意思,我家主人,今天不愿意见客,还请你改日再来吧!我家主人说,届时会亲自向你道歉……”

    “这……”

    云子清一愣,来的路上刚夸下海口,说见面肯定没问题,就遭到拒绝……脸上满是尴尬。

    不过,对方都这样说了,也不好意思硬闯,只好转头看向沈哲:“实在不好意思,不行……改日再过来!”

    沈哲摇了摇头,都来到这里了,怎么可能等待改天?再说,改天,对方也未必同意……

    没这么多时间消耗。

    “让我来吧……”笑了笑,沈哲向前一步,来到蔡管家跟前:“在下乃云会长的朋友,还请劳烦管家通报一声!”

    “不好意思……”皱了皱眉,蔡管家躬身抱拳。

    虽不知眼前这位是谁,但能让云会长亲自带过来,必不简单,换做以前,肯定会通禀,但一想到老爷的吩咐,还是摇头拒绝。

    “不用不好意思,我只麻烦你通禀一句话,只要将这句话传到……还不愿意见的话,我也不为难,立刻离开!”沈哲道。

    “呃!”愣了一下,蔡管家抱拳:“请讲!”

    “你就说……门外的朋友想问你一句……‘这么多年,挖到了吗?’”沈哲轻轻一笑。

    蔡管家眨巴眼睛,不知何意,云会长也皱起眉头,搞不清楚眼前这个少年,到底想要干什么。

    之前在府邸说话的时候,可以保证,这位绝不知道徐凌子,认都不认识,传什么话?

    “不用管这么多,你只需要将话带到,见与不见,就看徐老的意思了……”沈哲摆手。

    “是……”

    虽然还是有些奇怪,蔡管家依旧转身走了进去。

    “沈药师,你刚才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云会长忍不住问道。

    “没什么,随便说说,只是抱着一些希望罢了……”也不解释,沈哲轻轻一笑。

    见他不说,云会长不在继续追问,挠了挠头,心中满是好奇……纵观这位的事迹,一直在创造奇迹,会不会在这位徐凌子身上也能发生?

    ……

    “外面的人都走了?”

    房间内,一个老者,手持书卷,斜靠在凳子上,不知想些什么,眉头紧锁。

    他年纪看起来不小了,胡须和头发却呈现黝黑之色,显得比实际年轻。

    中央王国第一炼器宗师……徐凌子!

    蔡管家略带尴尬:“云会长带了一位朋友过来,并未离开……”

    “跟他们说,我今天什么人都不见,继续待在这里,也不会改变!”脸色一沉,徐凌子眼睛眯起。

    “是……”看到老爷发怒,蔡管家缩了缩脖子:“那位……云会长的朋友,说……让我带一句话给你,你听了后,见就见,不见,自然会离开!”

    徐凌子嗤笑:“无非是给多少银两、能找来什么稀有材料之类的话语,撵走吧,告诉他,我不想听!”

    这种装神棍的人见得多了,每年都还有七、八个,另辟路径,彰显自己的特殊,实际上,都是夸下海口,装模作样的骗子。

    “他没说材料和银两只是说……”蔡管家咬了咬牙,一五一十的将话语复述了出来:“门外的朋友,想问你一句,这么多年,挖到了吗?”

    “什么?”

    本来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的徐凌子,猛地站起身来,拿着书籍的手掌轻轻哆嗦,眼中似乎满是不敢相信:“他说什么?”

    “他说……”蔡管家将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

    拳头捏紧,目光阴晴不定,徐凌子在房间内转了两圈,突然转头过来:“去把这个人请过来……”

    话音还没结束,忙道:“算了,我自己去吧!”

    说完抬脚走了出去。

    “老爷……”

    蔡管家呆在原地。

    刚说完谁都不见,转眼就亲自去迎接,这句话到底有什么魅力?

    ……

    “他真的会见你?”

    门外的云子清等了一会,见没有动静,刚才还有些疑惑的心理,变得动摇了。

    “等等就是……”沈哲轻轻一笑,话音还没结束,就见眼前的大门“吱呀!”一声打开,随即一个白须老者走了出来。

    “真……出来了?”

    眼睛瞪圆,云子清吓了一跳,急忙迎上前来:“徐老……”

    “不好意思,有些事,让你们久等了……”徐凌子微微一笑,转头看向不远处的沈哲,目光闪了一下:“这位就是你的朋友吧……咱们进去说!”

    “呃……好!”

    云子清转头看了一眼沈哲,满是佩服。

    虽然和这位炼器大宗师,是老朋友了,但对方一向高傲,平常来,都不会迎接,甚至同样会出现闭门羹……没想到,这位一句话,不但进入院子,还让其亲自过来。

    怎么做到的?

    很快进入客厅分宾主坐下,徐凌子这才道:“云老,不给我介绍一下,你这位朋友吗?”

    “哦,这位是沈哲沈少,年纪轻轻就能在有尘的环境下,炼制出三品完美级灵液!”云子清道。

    “有尘环境下,三品完美灵液?”

    愣了一下,徐凌子眼睛一眯。

    虽不精通药剂职业,却也明白其中的困难,这种能力,就算眼前的老友,都很难做到吧!

    “真是英雄年少……”感慨一句,再次看向眼前的少年:“不知……刚才你所说的那句话,到底何意?”

    “徐老允许我在这里说?”

    沈哲轻轻一笑。

    “我和云老,是几十年的朋友,但说无妨!”眼睛闪了一下,徐凌子最终摆了摆手,道。

    “既然徐老这样说,我也就不废话了……”

    向前走了一步,沈哲来到客厅中间,紧盯着眼前的老者,目光中带着凝重:“猜的不错,徐老在这里修建府邸,并且住在这里,并非只因为这里安静,与世无争这么简单吧!”

    瞳孔一缩,徐凌子身上立刻生出一股强大的气息,眼中杀机沸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