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周哑然。

    所有人都懵了。

    本以为,刚才那位少年,十八岁左右,单挑初级班十八位高手,就已经够强大了,怎么都没想到,眼前这位更加可怕。

    一出手,年级第一的陈庆之就身受重伤……丝毫都没反抗能力,所谓的身法,绝招,都成了摆设……

    要知道,和那位沈哲打的难舍难分的丁聪,与之战斗了很长时间。

    女孩一招秒掉……岂不表示,比那位沈哲,更加强大?

    哪里来的怪胎,为啥要跑到中央学院单挑?

    我们到底哪里得罪了?

    空中的袁守清,同样愣在原地。

    本以为,沈哲就够可怕了,闹了半天,女孩更加厉害!

    这个陈庆之,他之前听说过,年级第一,天赋无双,曾经有一段时间,他都有收徒之心……没想到,如此天资,如此强者,一招都没接住……

    “我来和你比试……”

    沉默片刻,人群中有人走了出来。

    一位中级班的学员,一位四品中期术法师!

    “好!”点点头,萧雨柔也不说话,全身力量激荡,宛如凤凰涅槃,一眨眼功夫,身高增加了十公分,容貌虽然变化不大,却更有气质,更加动人,身材比例也更加完美,宛如上天塑造的艺术品,没有一处瑕疵。

    太阴玄体,激活!

    “好漂亮……”

    “我感觉自己恋爱了!”

    “求求你做个人,撒泡尿照照自己吧,这种女神岂容你亵渎?”

    “想想也不行?”

    “不行!想想是对造化的不恭敬,对天地的亵渎!”

    ……

    看到她这个容貌,在场的所有男学员,全都失神,宛如丢了魂魄。

    当啷!当啷!

    好几个手持兵器,刚才还杀气腾腾的人,手中的东西不由自主掉在地上,都不自知。

    所有女学员,也愣在原地,自惭形愧。

    太美了!

    雁迟看了一眼,忘了扇翅膀,从空中坠落,幸亏袁守清院长这种实力,已经能够自主飞行了,否则,单这一下,直接从空中坠落,摔成半死。

    短时间内,没一个人敢说话,也没人敢破坏这种氛围。

    “开始吧……”

    激活体质的萧雨柔秀眉一蹙。

    “好……”

    对面要与她战斗的那位,咬了咬牙,冲了过来,一招过后,和陈庆之,同样贴在了墙壁上,大口大口的吐血。

    “下一位……”

    击败这位,萧雨柔再次环顾一周,神色淡然。

    “太阴玄体?”袁守清有些失神。

    难怪,这两个人如此变态,说顿悟就顿悟,说提升就提升,原来这位……是这种天赋!

    ……

    没想到袁殿主带着女孩,转身就走,钟玉楼迟疑了一下,想要进入房间看看沈哲,最终还是摇了摇头,脚掌一踏,凌空而起。

    修为达到七品,已经能够破空而行,尽管速度和雁迟这种天然的蛮兽没法比,却也远超骏马。

    那位沈哲,怀疑是圣师,实力强劲,可以单挑一个年级,毋庸多说……你一个女孩跑过去干什么?

    不是添乱吗?

    万一被打伤,他们之间岂不再无缓和余地?

    满是着急,不敢有丝毫停歇,时间不长,回到学院。

    此时,教学区外面,气浪滚滚,时不时地面颤抖一下,紧接着看到好几个人影从天空中惨呼着飞过,不知落到了哪里。

    “怎么样?”落在地上,急忙看向之前还未来得及离开的副院长。

    “太强了……比沈哲还要强,中级班……已经差不多,全军覆没!”这位副院长一脸苦笑。

    “全军覆没……”身体一僵,钟玉楼突然想起什么,眼睛瞪圆:“你说什么?中级班?她……不才是三品巅峰吗?”

    “是啊,她是三品巅峰,但却是……太阴玄体,体质激活后,拥有堪比四品巅峰的力量,无人能挡!”这位副院长解释道。

    “太阴玄体?”嘴唇哆嗦,钟玉楼眼前发黑:“天下最顶尖的三大体质之一的太阴玄体?”

    “是!”副院长点头。

    “我竟然质疑一位疑似圣师的修炼者,质疑天下最强的体质拥有者……”

    脸色一白,钟玉楼满是失魂落魄。

    如果这二位只是普通天才,哪怕稍强一些,都能接受,可……

    圣师、太阴玄体……

    简直就是人中龙凤!

    他之前所认知的天才,在他们面前,提鞋都不配,难怪袁殿主,不顾身份,也要插人进来,闹了半天,真的是为了学院,为了他,可笑的是……如此人物,被他质疑作弊,硬生生逼走!

    噗!

    再也忍不住,体内气息混乱,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眼前一黑,摔倒在地,当场晕了过去。

    “院长……”

    副院长等人围了过来。

    不知过了多久,悠悠醒转。

    看到周围的学生,全都沮丧着脸,个个面容铁青,再也忍不住,开口问道。

    “我晕了多久?现在怎么样了?”

    “院长晕了大概十分钟,咱们中央学院的中级班,已经……全军覆没了!”

    一脸要哭的表情,副院长道。

    “全军覆没?”钟玉楼身体一僵。

    “是的……中级班的所有人,全都被打伤,就连排名第一的遂无仇,也被一招击败,没有任何悬念……”

    副院长向前一指。

    钟玉楼急忙站起身来,顺着他的手指看去,眼前一黑。

    只见教学楼的墙壁上挂了几十个学生,一个个眼前铁青,已然全部晕了过去。

    一个完美的背影,和袁守清一起站在雁迟的脊背上,向远处飞去,眨眼功夫消失在视线。

    “一个人,击败了中级班和初级班两个班级?噗!”

    再次鲜血喷出,钟玉楼又晕了过去。

    这一天受到的打击,比当年被人抢走女朋友还要大……

    ……

    “你单挑了整个中级班?”

    听完女孩的所作所为,沈哲一阵无语,急忙看过来:“有没有受伤?”

    “没有!”轻轻一笑,萧雨柔摇了摇头。

    “我知道你体质激活,同级别没人能是对手,可……咱低调点行不行?”沈哲无奈。

    “我……没想这么多!”萧雨柔挠头,确定眼前这位没事,当时的她只想替对方完成他没做完的事,哪想这么多。

    “算了,无所谓了……”

    见这位超级学霸,都有不理智的时候,沈哲无奈的摇头。

    反正都这样了,说的再多都无用,反正按照他的想法,赵辰等人来了,也让他们都去堵门一次……过过瘾,长长见识。

    将这些藏在心里,抬头看向不远处的袁守清:“袁殿主,可否麻烦你一件事?”

    “请讲!”袁守清抱拳。

    再次面对这位少年,他已经没了之前七品强者的优越心理。

    眼前这位,可是圣师,更有一位,轻易碾压七品的超强老师,即便他地位不低,也不敢造次。

    “不知……真言殿可有三品或者更高级别的术法和武技?经过这一战,我意识到了自己的不足,想去学习一下!”

    沈哲笑道。

    如果这次比试,提前学会三品术法和三品武技,轻易解决于聪,也就不会招引来雷霆,将身份暴露了。

    “真言殿,搜集天下真言,术法有不少,但武技却并不多,不过,如果你想学习的话,凭借我的脸面,倒是可以找到不少……”

    袁守清道。

    真言殿,封禁了古往今来,以及天下的所有真言,术法肯定会有不少,至于武技,属于真武师范畴,自然不会太多。

    不过,身为真言殿殿主,想要武技,一句话,能找到不知多少种。

    “那就有劳袁殿主了……三品、四品,甚至更高的,只要有,我都想看看,或许可以触类旁通,有所启发……再说,我和萧九儿的修为突破都很快,或许用不了多久,就能使用!”

    沈哲点头。

    “嗯!”袁守清心有戚戚焉。

    刚见到这位的时候,二品巅峰,现在已经三品巅峰了,看样子,用不了多久,就可以突破四品,冲击更高。

    这种天才,别说四品武技、术法,就算给他五品、六品的,都不算什么。

    “现在对外说的情况,是你还在受伤,我们现在悄悄去真言殿的术法楼,至于武技,我去寻找……”

    袁守清道。

    为了澄清眼前这位不是“圣师”,他故意对外宣称,被雷击受了重伤,此刻正在养伤。

    所以,不可能光明正大的出去,否则,所谓的养伤就成了假的。

    知道情况,沈哲也不多说,穿了一件黑色的衣服,将头脸蒙住,和萧雨柔二人,乘坐雁迟,向真言殿飞了过去。

    时间不长,来到一个巨大的藏书馆。

    里面果然布满了各种各样的术法,三品的、四品的,甚至五品、六品的都有,每一个级别,都足有数百种之多。

    “你们慢慢看,寻找适合自己的,我去找武技……”

    安排完,袁守清笑着退了出去。

    沈哲点点头,见整个藏书馆再无其他人影,知道必然是袁殿主的安排,这才松了口气,看了萧雨柔一眼:“咱们各学各的吧……”

    说完,转身走到一个看不见的墙角,将麻袋取了出来。

    不管秘籍有没有用……先背下来再说!

    有时候学习,就是这么……就是这么任性,再加一点点倔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