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门关上,体内法力挥洒,形成术法屏障,将四周全部封闭。

    现在还不会隔绝别人探查的术法,不过,他有术法屏障,这样布置下来,别说魂力,就算物质攻击,都穿不透。

    普通修炼者,一下使用这么多屏障,肯定早就力竭了,他法力雄浑,再加上有了灵液做后盾,随便施展,这种程度的屏障,连续施展上三、五年都没事。

    精神一动,水晶球出现。

    “我现在开始布置聚灵阵,你帮我看看,有什么问题,也好指点!”

    唤醒被困其中的尸体,沈哲道。

    “好!”尸体眼睛放光。

    给了对方不全的聚灵阵方法,这家伙不布阵还好,一旦布阵,必然受到反噬,届时……就可以受到自己的控制,让干什么就干什么!

    满是激动,也不说话,一双眼睛紧盯着对方。

    深吸一口气,沈哲将烂熟于心的阵法,再次在心中回忆了一遍。

    “聚灵阵,汇聚空中的元素粒子和灵气……”

    手腕一抖,雕刻戒指剩下的超品玉石碎块出现,屈指一弹,落在房间的正中间位置。

    紧接着三十二枚玉牌,伴随他的法力,悬浮在空中,按照方位,快速向地面飞去。

    “他想……一气布阵?”

    愣了一下,尸体眉毛一跳。

    正常布阵,需要一个阵基接着一个阵基,按部就班的来,一来,牵扯阵基之间的相互干扰,二来,和体内的力量储备有关。

    布阵极为消耗力量,阵基每布置一根,都需要消耗不知多少气力,一下布置这么多,力量真的够用?

    本来就修炼错误的,还如此鲁莽,这家伙不会当场毙命吧!

    有些担心,正想开口劝阻,就见三十二枚玉牌同时落在地面,雄浑的真气,从对方诸多穴道喷涌而出,汇聚成三十二道气芒,灌入玉牌。

    少年来到阵心,脚掌在地面猛地一踏。

    轰隆!

    地面剧烈晃动,雄浑的灵气,立刻被撕扯进来,形成了一道温暖的气流,如果说之前房间内的元素粒子,活动程度是一,现在绝对到了三以上!

    也就是说,元素粒子活性增加了三倍,灵气也浓郁了三倍!

    别小看三倍,对于修炼者来说,在这里修炼,效果之大,远超过感悟池,堪称修炼圣地了。

    “成、成功了?”

    水晶球内的尸体,嘴巴张开,整个人斯巴达了。

    不带这样的。

    我不是给了个不完整的功法吗?正常修炼,肯定走火入魔啊,为啥没入魔,反而比我布阵还快,还厉害?

    吃饭顿悟,背石头记住知识……本以为已经够扯了,没想到,修炼起来,更扯!

    “不仅没事……我学的不对的地方,也被改正了……”

    捂着胸口,尸体觉得心脏疼痛。

    他是殓妆师,虽然会阵法,却也只是些皮毛,不算太过高深,因此,很多地方学的似之而非,不算太准确,可眼前这位布置的阵法,醇厚有力,汇聚的灵气沉稳,顺畅,丝毫没有断断续续,忽大忽小之感……

    说明……对方不但布阵成功,把他传授的技巧全都改了,关键还全部正确,没有丝毫错误……

    就算天才,也要有个限度吧,这……太特么妖孽了!

    “这阵法,怎么布置出来的?”

    再也忍不住,开口问道。

    “你想学啊?我可以教你……”沈哲轻轻一笑。

    “……”

    面皮抖动,尸体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来:“算了……”

    憋得慌……

    呼!

    就在这时,少年大手一招,地上的玉牌被他抓了回去,刚刚运转的聚灵阵,顷刻消失不见。

    “干什么?”尸体再次呆了。

    刚布阵,为何又撤回?

    “哦,我魂力困在19.9很久了,一直没突破,我想多布置几次阵法,看看能不能突破到20.0。”

    微微一笑,沈哲法力激荡,再次控制玉牌对着地面飞了下去。

    “……”眼睛瞪圆,尸体无语。

    聚灵阵……一些三星阵法师都布置不出来,即便侥幸成功,也需要修养最少半天才能恢复,你能连续布置,一点事没有……

    “皇室血脉,这么霸道?”

    震撼的说不出话来。

    嗡!

    震撼之中,阵法再次布成,沈哲果然感到脑海中的魂力松动了不少。

    “果然可以……”

    双眼放光,收回玉牌,再次布阵。

    面无表情,尸体双眼变的麻木。

    轰隆!

    连续七次过后,沈哲感到脑海一阵强轻松,魂力终于突破19.9的桎梏,达到了20.0!

    “果然修炼越高,突破越难!竟然需要布阵七次才能成功,这样的话,突破到21.0,成为真正的三品术法师,岂不需要更多次?”

    揉揉眉心,沈哲一阵惆怅:“我果然没什么天赋……”

    修炼,还是太难了!

    看看九儿,亲了自己一下,立刻顿悟突破,他差的太多了……

    “呵呵……”

    尸体干笑。

    你开心就好。

    服用了灵液,巩固完二品圆满的修为,沈哲再次开始布阵,一遍又一遍,连续十多遍后,感觉脑中有些眩晕,魂力不支。

    连续二十多次的布阵,终于到了极限,感到了疲乏。

    不过……

    “我感觉聚灵阵对魂力的增长效果不太好,有没有什么对魂力增加快的方法?”

    调整了一会,沈哲再次看向尸体。

    “当然有!就怕你学不会……”目光一闪,尸体道。

    “教我!”沈哲双眼放光。

    “很简单!”尸体轻哼一声:“想办法控制那头苍鹰……只要能将其彻底控制,你的魂力必然达到21.0!”

    传授阵法,他没把握让其走火入魔,但……殓妆师秘法,肯定可以做到!

    之前,只是传授了他,压制苍鹰怨气的方法,和一品殓妆之术,而且只是一部分……自然问题不大。

    一旦传授更高级别的殓妆术,身为殓妆师中最巅峰的存在,随便更改一些小规则,保证对方能够练成,并且在其体内,留下后手,十分简单,绝对察觉不出来。

    “好,还请传授我方法……”

    眼睛放光,沈哲手腕一翻,那头鹰的尸体掉在地上,当初在地窟觉得可能有用,就随手收了起来。

    没想到果真派上用场。

    “可以!”

    见他上钩,尸体点点头,道:“我念,你写,我此刻就将殓妆二层的功法复述给你!”

    沈哲取来纸笔,准备妥当。

    “殓妆,分为画精,画气,画神,想要尸体重新站起来,三者必须达到圆满才能做到,以自身的力量,驱动尸体内的怨气,以尸练功,以尸炼神……”尸体的声音响起。

    沈哲用笔快速记录。

    不到半个小时,殓妆二层的功法就全部记录下来。

    取出麻袋,将抄录的内容放入其中,沈哲沿着房间转了一圈,果然清晰印入脑海。

    做完这些,精神一动“PS”出现。

    呼啦!

    刚刚背诵的功法中,出现了一大堆的注解,其中同样有不少陷阱,直接修炼的话,问题不小。

    “这家伙,果然不怀好意……”

    心中冷哼,脸上却没表现出来,沈哲精神集中,严格按照PS备注后的内容修炼。

    一个时辰后,沈哲深吸一口去,拿过灵气画笔,对着苍鹰画了过去。

    人类尸体,可以殓妆,但蛮兽尸体,只能在眼中作画,只要眼中有神,就可以轻松让其复活,为自己做事。

    神色凝重,沈哲知道控制蛮兽,比控制人类更难,不敢懈怠,手中的画笔一抖,苍鹰的一只眼睛中,出现了光彩。

    “成功了……”

    继续点了过去,第二只眼睛,亮起的同时,脑海一阵空明,宛如眨眼功夫化身成苍鹰,可以随时翱翔太空。

    “就是这个时候……”

    水晶球内的尸体,双眼放光。

    让对方学习控制老鹰的目的,就是为了此刻!

    这头老鹰,曾被他炼化过,其中蕴含着他的一段灵魂,只要这家伙控制住对方,魂力入住脑海,按照他传授的功法,必然留有一处空门。

    而自己的这段灵魂,就可以悄无声息的沿着空门,进入对方识海深处,轻松将其控制!

    只要成功,吩咐其破开阵法,再简单不过。

    呼!

    老鹰识海中的灵魂,急速向沈哲脑海钻去,果然发现了之前留下的那处空门。

    “进!”

    轻笑一声,钻了进去。

    一旦进入对方识海,就等于在对方的心脏里,扎了一枚钉子,是生是死,全由一念之间。

    “哈哈!”

    进入空门,没有丝毫阻拦,尸体忍不住一声长啸。

    “任你天赋无双,还不是一样受我控制?”

    喊声还没结束,突然意识到了不对劲。

    按照他给的功法,魂力进入对方识海,会直接盘踞在最中间,控制对方的生死,怎么感觉……眼前一片黑暗?

    这是哪里?

    呼!

    就在这段魂魄,满是不解之时,空中一个星辰的光芒照耀下来,宛如大日。

    “这……”

    水晶球中的灵魂碎片,冒出了不祥的预感,意识回到尸体,急忙抬头看向眼前的少年,就见对方不知何时,拿了一根铁棍,伸到窗外。

    “雷来!”

    一声大喝。

    咔嚓!

    一道闪电,落在铁棍上面,沿着手臂涌入头上的星辰。

    噼里啪啦!

    钻进沈哲脑海的那段灵魂碎片,当场被雷电击中,只一下,躺在了地上,不停抽搐,浑身冒着白烟。

    (大家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