罡风呼啸,白云悠悠。

    雁迟速度极快,正常情况,沈哲等人的实力,根本承受不住,不过,有袁守清殿主留下的术法屏障,压迫感消失,感觉和站在地面没什么区别。

    修炼了一会,觉得无聊,沈哲将精神力集中在体内的水晶球上。

    这东西被他炼化,融入身躯,即便袁殿主是七品术法师,也觉察不到。

    “果然有字!”

    仔细观察水晶球,果然看清楚里面和传送阵一样,也有字迹。

    是个“封”字。

    整个阵法的所有力量,都是由这个字构建而成,将尸体牢牢封印其中,无法动弹。

    “袁殿主,殓妆师能复活尸体,让死人为其战斗,邪恶异常,被消灭道统无可厚非,但阵法师……为何也失传了?”

    研究不出来什么,沈哲抬头忍不住问道。

    这个疑惑已经困扰他好几天了。

    “阵法师……算不上恶,只是助纣为虐罢了!”叹息一声,袁守清道。

    “助纣为虐?”

    萧雨柔也疑惑的看过来。

    摇摇头,袁守清本不想说,但见二人目光带着渴望,迟疑了片刻,道:“以你们的天赋,不出意外,达到我这种实力,不是什么难事,早晚都会知晓,罢了,提前和你们说说吧!”

    “学者大陆,现在主流的职业,术法师、真武师、药剂师、驯兽师、练体师……虽有职业差异,观其核心,其实用的是同一套修炼体系!”

    “这……”萧雨柔点点头:“这点我早就发现了,这些职业,想要修炼到巅峰,都需要计算!并且,术法真言,是构建一切的基石。”

    “是啊!术法真言是基石,规则定理是阶梯,没有谁能够逾越。”袁守清点头。

    沈哲也明白过来。

    术法师需要计算,无需多说,真武师、药剂师、驯兽师……想要修炼到更高级别,同样需要缜密的计算,错一点都不行。

    正因如此,前身考了96分,依旧是学渣中的学渣,全校倒数第一。

    “数万年前,却不是这样!”

    袁守清道:“那时候,还有一些职业,是不需要计算就能施展力量的,例如……殓妆师、阵法师!”

    “不计算……那他们依靠什么?”萧雨柔不解。

    “他们依靠……诅咒的力量!”袁守清眼中露出畏惧之色。

    “诅咒?”这次轮到沈哲不解了。

    殓妆师他也算学过一些,和诅咒没半毛钱关系啊!

    “同样是一种借助天地规则而产生的特殊力量,他们自称……神语!由此而诞生了,神语师这个职业。”

    “神语师?”

    “这是一种十分诡异的职业,我们更愿意称呼为‘诅咒师’!因为,他们可以控制文字和语言的力量,施展诅咒,一旦被沾上,无法消除!极有可能,一语成箴,一言断祸福!”

    袁守清道。

    “这……言出法随?”沈哲一呆,想起了之前更改答案。

    怎么感觉……和这个所谓的神语师,十分相似?

    “算不上言出法随,但真正达到巅峰的神语师,的确有这种能力!一言出,而万法随,鼓动唇舌之功迷惑人心!”

    袁守清继续道:“正因为他们这种比术法师还要诡异的能力,让不少职业尾随其后,殓妆师、阵法师、召唤师、纵横师之类,都是其忠实的信徒。”

    “召唤师?纵横师?”二人全都一脸迷茫。

    这两个职业,和殓妆师一样,从未听说过。

    “都是十分诡异的职业。召唤师,和殓妆师相反,可以召唤死去的英灵为其作战!甚至控制灵性。纵横师,长有三寸不烂之舌,辩才无双,纵横捭阖,无所不精,只要给他开口说话,再厉害的人,都会被绕晕,成为傀儡,听从命令!”

    袁守清道:“这些职业,和术法等职业相冲,不在一个体系,刚开始还可以和平相处,久而久之,冲突越来越激烈,最终……爆发出了一万年前的文理之战!”

    “文理之战?”

    “神语师以及所统管的职业,依仗文气,为文宗,而术法师统管的职业,计算构建体系,更为理性,为理宗。文理之战,持续了不下千年!死伤不知多少,最终,神语师带着殓妆师等诸多职业,远赴海外,留在大陆上的道统灭绝,这才导致,后世几乎无人知晓这些职业!”

    “不过……为了防止他们卷土重来,修为只要达到五品以上的术法师,都会被告知此事,留心他们死灰复燃。所以,一听到殓妆师职业出现在碧渊城,我立刻赶了过来,这是术法师的责任,也是守护大陆的义务!”

    沈哲明白过来。

    难怪之前,就觉得奇怪,闹了半天,文理之争。

    按照自己之前的构思……神语师,应该是语文,统管文宗的一切基础,阵法师是地理,根据地形,以及环境进行布阵。纵横师是政治,纵横捭阖,无所不能。至于……召唤师,则是历史,可以召唤死去的英灵,也就是历史上的人物,为其战斗!

    “文理之争,不仅是修炼体系的争夺,更是气运之争,失去了气运,所对应的职业,将会逐渐消失在历史长河,也可以说是命运之争,谁都无法拒绝,无法逃避,所幸……理宗获胜了,术法师获胜了!”

    袁守清不由感慨。

    如果不是万年前,术法师统领的理宗获胜,他们又怎么可能享受到计算的快乐,拥有现在的成就?

    “好了,这些事,牵扯大陆最大的秘密,修为不到,不允许外泄也不允许知晓,之所以和你们说,一是天赋,二来,知道了殓妆师和阵法师,想要隐瞒,肯定也隐瞒不住。”

    解释完,袁守清交代道:“但提前警告你们一句,不要轻易说出去,不然必定会引起恐慌,还有,一旦察觉到殓妆师或者其他文宗职业出现,立刻禀告,切勿姑息!”

    “是!”沈哲等人同时点头。

    又询问了几句,知道牵扯更深层次的问题,对方不会细说,沈哲就此作罢,低头沉思。

    修炼殓妆师,他觉得无比容易,会不会……

    他更适合文宗的诸多学科,而非理宗?

    就好像,有些人适合学文科,而不适合学理科一样?

    想到这,精神一动,用PS补充好的殓妆师修炼方法,再次出现在脑海。

    之前,只是借助苍鹰的尸体,让魂力突破11.0,并未仔细研究殓妆的诸多技巧,此刻有空,正好可以试试。

    知道身旁有一位七品术法师,不敢胡乱实验,沈哲只在精神世界里进行推演和实验。

    一阵轰鸣,整个人不由一呆。

    不到一个时辰的功夫,尸体所给的第一重殓妆秘诀,竟然在脑海中融会贯通,没有丝毫障碍……

    也就是说……只要给他一个尸体,已然是一品殓妆师了!可以控制陆晴这样的一品术法师或者真武师尸体了。

    “这么简单?”

    拳头捏紧。

    直到此刻,沈哲这才明白……他更适合文宗。

    难怪一看到计算就犯困,前身明明不笨,却无论如何努力,成绩都不尽人意……闹了半天,不是他不够努力,而是……根由在这。

    “这样说起来,我也可以学习阵法了?”

    殓妆师,对于沈哲来说,兴趣不大。

    玩弄尸体,非他所愿。

    与这种职业比,他更喜欢阵法。

    只要能够布置出聚灵阵,就等于随时随地,都可以弄出感悟池……再不用借助元气爆这种浪费铅笔的招数了。

    心中一动,意念忍不住和水晶球中的尸体沟通。

    “你可否传授我阵法?”

    “你个小贼,将我困在这里,我凭什么要教你?”尸体勃然大怒。

    这家伙,将他困在这里,无法逃走,没杀他就不错了,还要传授阵法,简直……做梦!

    “你可以不教我,但……你要记住,现在水晶球,被我炼化,只有我才能将你放出去,虽然约定了三年……但如果你表现好,时间还是可以提前的!再说,我是说过三年后,将你释放,但……没说放的是死的还是活的!”

    沈哲淡淡一笑。

    “你……”尸体眼睛眯起:“你觉得,以你的实力,能杀的了我?”

    “我现在是杀不了……三年后呢?谁能保证,三年后,杀不了你?”沈哲微微一笑。

    尸体说不出话来。

    换做别的二品术法师这样说,他肯定会嗤之以鼻,但眼前这位,实在太诡异了……

    吃个饭能够顿悟,背个石头,就能记住所有内容……

    突破如喝水,天赋似妖孽……

    刚成为术法师六天,就达到二品巅峰级别,别说三年后,可能一个月后,就不知多么强大了?

    届时……或许真有能力,将其斩杀。

    “嗯?别说阵法师,就算是殓妆师、召唤师,只要我会的,都可以传授……只不过,是不是完整的就不知道了!反正他又找不到其他修炼者核对……”

    突然,尸体眼睛一亮,一个想法冒了出来:“修炼不完整的,力量无法贯彻,修炼的越多,距离死期越近……到时候,就不是我受制于人,而是他被我控制了!”

    想到这,轻轻一笑,不由开口:“好,我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