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运气好,顿悟了两次……”

    沈哲道。

    修为一天之间,突破一个大等级,只能靠顿悟解释,否则,说什么都不会有人相信。

    反正这东西可遇不可求,不能复制,羡慕,也羡慕不来的。

    “两次?顿悟?”袁守清面皮一抽。

    本来以为这位的魂力,之前就达到了19.9,怎么听语气,是顿悟两次,才达到的?

    顿悟……这么容易的?

    都开始论次来讨论了?

    “原来是顿悟,难怪……”点了点头,萧雨柔恍然大悟,微微一笑:“那我也不压制了,要追上你!”

    话音结束,身体一颤,四周浓郁的元素粒子和灵气疯狂涌了过来。

    “……”

    袁守清眼睛瞪圆,想要开口,却不知该说什么。

    这一对……到底是什么样的怪胎?

    前面这位,刚说完自己顿悟了两次,跟前这个,就示范给他看……

    有没有搞错?

    嘴唇抽搐,仔细看去,见这个女孩,的确在顿悟,如假包换,这才强压住心中的震惊,站在一侧帮忙护法。

    山洞内灵气充足,时间不长,顿悟完成,女孩吐出一口气,缓缓睁开眼睛。

    “恭喜九公主,魂力突破到15.0……”看了一眼,袁守清道。

    不愧是顿悟,让女孩的魂力也顺利突破了一品桎梏,达到了二品。

    “才15.0啊……”露出失落之色,萧雨柔迟疑了一下,道:“稍等一会,我再来一次……”

    轰隆!

    四周又有灵气、元素粒子涌来。

    “……”

    袁守清差点没吐出血来。

    这两个到底是什么怪胎?

    这么不讲道理的吗?

    看着同桌顿悟,沈哲满是羡慕。

    自己的天赋,果然比她差了不少,她想顿悟就顿悟,自己还要吃饭才能做到,想想就有些自卑。

    不一会,萧雨柔顿悟完成,魂力同样达到了19.9,沈哲来到跟前,递来两瓶玉髓灵液:“将这个服用,真气和法力,能很快补充!”

    “嗯!”心中甜丝丝的接过,萧雨柔仰头吞了下去。

    见她真气和法力,果真快速进步,沈哲这才满意的点头。

    “你不是被殓妆师抓走了吗?到底发生了什么?那位殓妆师,现在又在何处?”

    将心中的郁闷抛开,袁守清略带疑惑的问道。

    萧雨柔也看了过来,昨天饿那位,达到了七品的实力,出手将其抓走,肯定不会这么容易放开,怎么逃走的?

    “这位殓妆师,被阵法困住,需要真气精纯的修炼者帮忙,才能脱离桎梏,成功逃脱!”

    沉思了一下,沈哲道。

    “这……”袁守清紧张:“他成功了?”

    “是!”沈哲点头。

    “你……怎么可以放他离开,你可知这种人,一旦脱离桎梏,将会带来多大危险……”袁守清满是不解。

    七品以上的殓妆师,十分可怕,真要兴风作浪,即便是他,都无法抗衡,整个中央王国范围,必然面临无数腥风血雨。

    “他发下天道誓言,说不会伤害渊海王国,乃至中央王国的人,我才答应救人的,而且……他没有食言,脱离封印,就离开了!”

    沈哲解释道。

    “离开?你的意思是……乘坐这个传送阵离开?”袁守清愣住。

    “是,不然,我的实力,也无法进入其中,将灵液拿出来啊!”沈哲笑了笑。

    对方询问之前,他就想好该如何回答了。

    这位殓妆师重新被封印的事,肯定不能说出来,否则,阵基如何修复,就隐瞒不住,PS的功能,也会被人怀疑察觉。

    更重要的是,一旦说了,水晶球和“尸体”,必然会被拿走,以后再想学习阵法和殓妆两种职业,几乎不可能了。

    虽然接触这两种职业,不到一天的功夫,但他可以清晰感受到,自身拥有绝佳的天赋,用来辅助术法修炼的话,绝对可以更好地突破。

    比单独修炼一种,进步快的多。

    就好像之前,魂力突破11.0。

    听他确认,袁守清皱眉。

    虽然对方所说的疑点颇多,但能将灵液取走,又安然无恙,本身就很难解释。

    毕竟,这个传送阵,即便是自己,也只有用尽全力破开,才能进去,一点损伤没有,将灵液取走……除了对阵法领悟极深,不可能做到。

    “你被抓后,到了这里?他也是在这里脱困的?”沉思了片刻,袁守清道。

    “当然不是,距离这里,还有一段距离……我带你们过去!”知道对方肯定会询问,沈哲点点头,身体一转,钻进裂缝。

    沿着之前走过的路前进,很快回到地窟。

    “这是个坟墓,殓妆师,藏身这里,倒也说得通……”

    袁守清左右看了看,恍然大悟。

    这里死气沉沉,而且有困阵残留的痕迹和气息,对方应该是被困在这里过。

    “这位殓妆师的实力恢复了不少,已经超越了七品境界,如果不答应放他离开,以他的实力,可以轻易屠杀整个碧渊城的人,所以……我只能让其发下誓言,不去害人,留住他……实在做不到!”

    知道放走殓妆师这种职业的人,肯定会被真言殿问责,沈哲提前加了一个条件。

    这样说,就不是放人,而是……救人了!

    放走一人,救下碧渊城数千万生命……功勋之大,就算对方想要问责,也无从开口。

    总不能,不让救人吧!

    真要如此,真言殿高大的形象,立刻就会崩塌。

    “你做得很好……”

    知道当时的情况,肯定比这个复杂,设身处地想了一下,换做是他,可能都处理的不及这位少年,袁守清眼中赞扬之色,越来越浓郁。

    “你身体和灵魂上的伤,是被他打的?”

    “是!这种人一旦离开,必定腥风血雨,我开始并不想救他,对方施展出酷刑,见我至死没有屈服,才只好答应条件……”

    沈哲道。

    话语中有真有假,即便对方是七品术法师,也难以辨识。

    “原来如此……”袁守清恍然。

    猜的不错,这位被抓后,对方想要逼他放走自己,少年宁死不屈,受到重伤,都没有屈服,反而逼的对方发下誓言……

    这份执着和坚韧……令人敬佩!

    殓妆师被困多年,为了恢复自由,见硬的不行,只好答应不伤人的要求,最终乘坐传送阵离开……

    这样解决,没伤到一个人,还将隐患彻底解决,比他处理的都要完美。

    非但无过,反而有功,天大的功劳!

    有勇有谋,又不拘泥规则……

    “年纪轻轻,能够随机应变,做到这种地步……不错,不错!”满脸赞扬,袁守清心中忍不住生出收徒之心:“不知……你有师承与否?”

    “在下……已有名师……”沈哲抱拳。

    他身上的秘术实在太多了,自己修炼,可以说有奇遇,一旦拜倒别人门下,经常被考核、考教,很容易漏出马脚。

    届时,笔记本的事,就解释不清了。

    “可惜……”忍不住摇了摇头,袁守清有些好奇:“不知你的老师是哪位……我可曾认识?”

    有老师,不能夺人所爱,但……老师的实力太低,倒是可以插上一脚。

    “老师低调,不让我说出他的名字……”沈哲面露尴尬,道:“还望袁殿主见谅!”

    “有些高人,淡泊名利,做为学生,既然答应,的确不能食言!”

    略显无奈,袁守清手腕一翻,一个玉牌出现在掌心:“没有师徒之缘,也算相识一场,再说你赶走殓妆师,做出如此大的贡献,这枚代表我身份的令牌,就送给你!凭此玉牌,可让你们二人,直接进入中央学院修行,无需考核!”

    “中央学院?”沈哲疑惑。

    “是中央王国,联合诸多王国,建立的高等学院,只有年龄不超过十八岁的真正术法师,才有资格进入其中修行,每年,只招收50人,个个都是精英中的精英……”

    萧雨柔解释。

    沈哲恍然,接过玉牌,点了点头:“多谢袁殿主了……”

    “不用客气,渊海王国,还是太小了,对于你们这种天才来说,中央学院,才是腾飞的所在……只要愿意,学院的大门,永远为你们敞开!”

    袁守清微微一笑。

    收不成徒,能收进学院,也赚大了。

    这种天资,一直引以为傲的那位小徒弟冯言默,恐怕都远远不如。

    “多谢!”沈哲抱拳。

    修为的达到二品巅峰,渊海王国能够帮助给他的,的确不多了。

    想要冲击更高境界,这个所谓的中央学院,或许是个更好的选择。

    又在原地转了一圈,并未找到什么有用的讯息,众人不在多待,沿着裂缝,向外走去。

    “袁殿主,荆棘山为何会出现这么大的裂缝?”

    一边沿着山体裂缝向外走,沈哲一边将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

    “这应该和十八年前的一次变故有关!”袁守清道。

    “十八年前?”沈哲疑惑。

    “是啊……其中牵扯大陆秘辛,你们现在的修为太低,还没资格知晓,就不多说了,只能告诉你们,布置出外面传送阵的那位强者,与我老师,曾在此地,有过一场战斗!”

    袁守清道。

    “前辈的老师?布置出阵法的强者?”

    沈哲不由一呆。

    这位袁殿主,已是七品术法师了,他的老师又该多强?

    能和这种人战斗,那位布置出阵法的人,未免太恐怖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