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信誉彩票平台app下载 > 玄幻平安彩票开奖查询中心 > 造化图 > 第一百五十二章 崔霄效忠【二合一】
        “继续……”

    有了前两次的经验,第三次继续爆炸。

    “怎么感觉威力,比之前小了这么多?”沈哲皱眉。

    每一次,他都是用了最大力量,凝聚元气爆,配合上绝对值,按照道理,应该威力越来越大才是,谁知……这次施展的,威力比之前最少小了一半!

    “难道……符合绝对值的定义,越小的数字,加上绝对值后,变得越大?”

    心中一动。

    绝对值这个符号很奇怪,数轴左边,比零小的数字,越小,加上它之后,就会变得越大。

    例如,﹣200,远远小于﹣1,但加上绝对值后,前者变成200,后者只是1……两者孰大孰小,一目了然。

    该不会……

    加了绝对值的元气爆,也符合这个道理吧!

    自己施展的元气爆,威力越小,加上绝对值后的威力就越大……

    如果这个想法是对的,那么……不加绝对值的他,该有多丑,才能让绝对之后,那么英俊?

    沈哲突然觉得一阵心塞。

    “是不是这样,下次给萧九儿试试就知道,如果她加上绝对值后,不会变的更漂亮,猜测就是对的……”

    不再去想,再次来到爆炸中心,快速吸收。

    十分钟后,达到了一品术法师巅峰!

    “继续……”

    双眉扬起,沈哲目光如电。

    刚才在铁甲堂的时候,专门询问过陈老,想要灵魂突破9.99,有两种方法,第一,在脑海中,构建更难的数学模型;第二,压缩足够的法力,让法力达到极限,一旦法力突破,灵魂自然也会随之进步!

    第一种对他来说,太麻烦了,自然要使用第二种。

    北极星在脑域缓缓旋转,光芒照射下来,快速和空中游离的元素粒子融合,形成法力。

    轰隆!

    不知多久,再次轰鸣,沈哲感到灵魂一阵颤抖,一股强大的力量,自脑域激荡而出。

    “只是一品圆满?”

    沈哲不由愣住。

    虽然魂力只增加了0.01,但给他的感觉,像是突破了一个境界,这种感觉和之前七星境,突破到点睛境有些相似。

    灵魂宛如有了质的飞跃。

    不仅如此,脑域中的法力,也变得更加浓郁粘稠,如果说之前只是单纯的雾气,此刻已经和云朵有些相似,随时都可以凝聚成雨了。

    而且达到这种境界,法力再吸收不进分毫,也就是说,想要继续突破到二品术法师,恐怕再没这么容易,需要学习更高的功法,才能完成。

    尽管如此,沈哲已经觉得很满足了。

    “爆炸过后,不仅元素粒子活跃,灵气也很活跃,既然法力不增加,那就增加真气修为吧!”

    元气爆炸过的所在,元素粒子活跃,灵气同样活跃,和感悟池一样,沈哲快速吸收。

    他体内的真气,本就消耗的不多,时间不长,就彻底填满,继续吸收转化,伴随真气的越来越凝实,修为同样肉眼可见的进步。

    真气境初期!

    真气境中期!

    ……

    再次使用了一次元气爆,这次故意减弱了力量,得到的结果,果然比刚才威力大了不知多少倍。

    继续吸收。

    一个时辰后,爆炸效果结束,他的真气和法力一样,同样达到了,一品圆满境!

    修为是进步了不少,不过……脑海中的铅笔,也消耗的一干二净,再不剩一根。

    “看来又要出去做好事了……”

    摇了摇头,沈哲站起身来。

    虽然使用了四次机会,但能将修为这么快的提升一个大级别,对他来说,依旧赚大了。

    这种实力,配合学会的这么多武技和术法,再加上先天肉身,二品巅峰术法师或者真武师,想要杀他,恐怕都没那么容易!

    抬头看了看天,不知不觉,已然到了深夜。

    “回去吧!”

    修为大进,没必要继续待在这里,沈哲快速向住处飞奔而去。

    刚回到小院,一个下人就迎了上来。

    “少爷,崔霄少爷已经在这里等了你一下午了!”

    “他等我做什么?”

    沈哲满脸疑惑的走过去,刚来到大厅,就见崔霄坐在凳子上的崔霄,挣扎着站起身来,拜倒在地。

    “你这是……”沈哲皱眉。

    “从今天开始,我崔霄愿意做沈哲少爷的管家,忠心不二,如违此誓,天诛地灭!”崔霄举起手掌,道。

    昨天比赛的时候,亲眼看到眼前这位在整场交流会中的作用,回去之后深思熟虑了一天,终于放下了心中的骄傲和矜持。

    世人,生来就是不公平的,既然有些,注定一生都无法超越,那就不如安心跟在后面,脚踏实地。

    没想到这位如此快的改变了决定,沈哲急忙上前:“快起来!”

    聊了一会,见眼前这位,真心实意,没有虚与委蛇,沈哲这才松了口气,道:“既然真心做我管家,沈某,自不会亏待!”

    “是!”崔霄点头。

    “先回去休息,伤,我明天帮你治好……”沈哲揉揉眉心。

    铅笔现在一根都没有,看来明天需要想办法做好事了。

    只是……好事怎么做?

    “传授铁甲卫众人武技和术法,他们虽然感激,但内心深处更多的是佩服……”

    从开始到现在,他凭借别人的感激已然凝聚11根铅笔了,形成的规律和条件,早已了然于心。

    铁甲卫等人,没有凝聚出铅笔,并非不感激,而是内心深处,敬重,佩服占据主导地位。

    “其实……想要最快获得铅笔,让……汝南王萧霖,说‘沈哲,你是个好人!’”

    沈哲心中有了计较。

    萧霖,在他的救治下,解除痛苦,心中的感激,真心实意,绝无半点虚假,之前两次见面,都太过匆忙,没机会开口,明日不妨前去拜谒,只要能让其说出这几个字,想必,能轻松获得。

    ……

    就在沈哲心有所想之时,一个身穿葬服的女子,沿着街道漫无目的的行走。

    惨白的月光下,给人一种诡异阴森之感。

    走了不知多远,身体一转,停了下来。

    面前是个巨大的府邸,四个大字,出现在眼前……

    汝南王府。

    脚下一点,宛如御风而行,女子跃过高墙,进入府邸。

    身形隐藏在幽暗之处,不需要呼吸,也没有任何力量波动,满院的护卫,居然丝毫都没察觉。

    房间内。

    汝南王萧霖,身上的病症解决,修为一日千里,短短几天,实力已然达到了二品巅峰。

    感受到法力在脑海中激荡,正打算早点休息,眉毛突然一皱。

    “什么人?”

    身影一晃已经出了房间。

    “萧霖王爷,好久不见!”女子阴森的声音响起,宛如从地狱传来。

    “你是……陆晴?”

    看清对方模样,萧霖头皮炸开,身体变得冰冷:“你不是……三十年前就死了吗?”

    眼前这位,是三十年前,四大家族陆家的天才,陆晴,当初和他有过婚约,各种原因下退掉了,后来女孩心生怨怼,郁郁而终。

    他亲自检查过,心跳呼吸断绝,并且亲眼见对方下葬在城外,怎么出来了?而且……跑到了自己院子里?

    最关键的是,三十年未见,对方的容貌没有丝毫变化,一如记忆模样。

    “我不死,萧霖王爷恐怕这些年,不敢风流在外,肆无忌惮吧?”

    身穿葬服的陆晴,嘿嘿一笑,向前一步,阴风呼啸,说不出的诡异。

    萧霖说不出话来。

    外界,他不仅是战无不胜的汝南王,更是一位风流成性的才子。

    身体未出现病症前,和他有过关系,有过感情的女子,不下上千位之多。

    有世家小姐,大家闺秀,也有青楼妓女,风月无边,只要喜欢的,几乎都能追求到手。

    当年和这位陆晴退婚,正是因为和对方的闺蜜,发生了难以言明的关系。

    不是这种性格,又怎么可能,在战场上抓住一个女子,就“一见钟情”?

    “你是人是尸?”

    后退了一步,萧霖虽然心中震惊,却并不慌张,眼睛眯起,脑海中法力缓慢汇聚。

    这些年,南征北战,见过的怪事多了,眼前这位,能够行动,能够说话,身上却没有半点人类的气息,和当初的那个女尸……十分相似!

    不过,即便是尸体也没什么,这里是他的府邸,修为更是达到二品术法师巅峰,即便对方想要做什么,也怡然不惧。

    “不用管我是什么,今天过来找你,只是想问你一件事……”

    陆晴的声音宛如从幽冥中响起,带着阴冷的味道:“你身上的尸毒,是谁帮你解的?”

    “你怎知道我中的是尸毒?你到底是谁?”

    身体一僵,萧霖眼睛眯起。

    这么多年,他的病症,任何医师都无法解决,甚至连原因都找不到,让他十年生不如死,此刻,对方一口说出……

    恐怕与之有极大关系。

    “你果然知道了尸毒,看来帮你解毒的那位医师,很有手段……”

    眼神妩媚,陆晴身影晃动出一个优美的弧线:“不用管我是谁,只要告诉我,是谁帮你解决即可!不然……你这个汝南王府,恐怕都会为之覆灭!”

    “好大的口气,就看你有没有这个实力了!”一声轻哼,萧霖大手一摆:“来人,将这个妖人拿下!”

    哗啦!

    伴随话语,四周立刻涌出一群身穿黑色盔甲的护卫。

    征战多年,他身边一直有一队强大到极点的黑影卫,保护安全。

    杀!

    接到命令,黑影卫齐刷刷上前,长剑呼啸,剑气弥漫。

    竟然都是达到一品级别的真武师。

    尽管比不上铁甲卫的一品巅峰,整体战斗力,也堪称可怕了。

    “嘿嘿!”

    轻轻一笑,陆晴也不回答,身影晃动起来。

    她的动作并不快,只是一品真武师巅峰,但好像很熟悉黑影卫的动作一般,每次都能化险为夷。

    忽然,来到一个护卫的后面,指甲陡然变长,对着胸口,猛的扎了进去。

    鲜血流淌,护卫呼吸困难,眨眼功夫躺在地上,真气溃散,断绝了呼吸。

    看到有同伴被杀,众人全都脸色变得难看,一声咆哮,冲了过来,还没来到眼前,就见陆晴大手一抓,从地上将刚死的尸体,抓了起来,搂在怀中,同时取出一根画笔,在对方脸上,不停乱画。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所谓。

    就连萧霖也皱起眉头,搞不清这位陆晴,到底在干什么。

    太诡异了。

    月夜下,抱起死人,给其殓妆……

    关键,人还是你杀得。

    所有人都感到一股凉气,从脚掌升到眉心,不知眼前这位搞什么鬼。

    呼!

    画笔停了下来,护卫落在地上,并未倒下去,反而紧闭的双眼猛地睁开,宛如重新获得了生命。

    嗖!

    对着一位同伴就冲了过来,手中长剑夹带着真气,呼啸的宛如疾风。

    “这……”

    同伴头皮发麻,不敢硬抗,急忙后退。

    刚才这位被杀,他就在跟前,心跳、脉搏都没有了,怎么会突然动起来,而且对他进攻?

    “大家小心,是一种诡异的秘法,可以让死人重新行动,小心……”

    萧霖也觉得头皮炸开,一声怒喝,再顾不上身份,头上术法汇聚。

    “嘿嘿,我还会再来的……”

    见他要出手,陆晴淡淡一笑,身体一闪,冲出了众人的包围,下一刻,已经来到了院子外面。

    “哪里逃!”

    一柄金色的弓箭出现在掌心,萧霖弯弓搭射。

    扑哧!

    长剑从陆晴的后背穿了过去,但她却没有丝毫停留,也没有血液流出,好像根本没受伤一样。

    呼!

    消失在黑夜中,再不见踪迹。

    已经复活的护卫,依旧在不停的咆哮,四处追杀众人,不过,独木难支,很快就被众人抓住,用铁链锁在原地。

    “王爷……”

    看到同伴,变成这样,诸多护卫一个个面容铁青,满是疑惑的看向眼前的王爷。

    用画笔,在尸体上,随便画上几笔,尸体居然跳起来和他们战斗……无论从哪点都感觉匪夷所思,让人感到脊背发冷。

    “这件事,不许外传,谁要传出去,格杀勿论!”

    拳头捏紧,萧霖大手一摆。

    “是!”众人都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不敢多说。

    萧霖两步来到护卫跟前,伸手搭在对方的脉搏上,发现心脏果然早就不跳了,但体内的真气,却能够运转自如,爆发出和平时一模一样的战斗力。

    “术法屏障!”

    精神一动,术法屏障施展出来,将这个护卫死死禁锢其中,做完这些,才转头吩咐护卫:“你悄悄去请沈哲医师过来,切莫让人知晓!”

    “是!”

    这个护卫点头,转身消失在黑夜之中。

    半个时辰后,沈哲来到王府。

    刚想着第二天来找这位汝南王,谁知他半夜就让自己过来。

    “发生了什么事?”

    知道对方这么着急,肯定出了大问题,沈哲疑惑的看过来。

    “沈少看这个护卫!”萧霖向前一指。

    沈哲疑惑的看向不远处被术法封印住的护卫,眉头皱成疙瘩:“这人没有脉搏,没有心跳,怎么还能动?”

    眼前这位实在太诡异了。

    全身上下没有一点生命特征,但却和活人一样,不断挣扎……让人看过之后,全身发冷,难以置信。

    “刚才……”萧霖将刚才的事情详细说了一遍。

    沈哲眨巴眼睛,满是不敢相信。

    被杀的人,用画笔,在脸上画上一会,就重新复活……这也太诡异了吧!

    仔细向复活护卫的脸上看去,面容浓妆重彩,彻底将死尸身上的淤青之气掩盖,重新给人一种生机焕发之感。

    几步来到对方面前,手指一搭,体内真气向其经脉狂涌而去。

    正常死人,经脉是闭塞的,真气无法进入体内,而眼前这个,经脉全部打开,甚至比活人还要畅通,只不过,很多地方因为真气的冲撞,已经破烂不堪,宛如废旧的麻袋,即便能够使用,也坚持不了多久了。

    “这些尸体,尽管能发挥出生前的力量,但因为身体无法修复,用不了多久,就彻底崩溃……”

    沈哲一凛。

    这些尸体,是很强,但都只是一次性消耗物品,人死亡,破损的肉身和经脉,得不到生机的补充,即便能够坚持下去,同样会彻底消散。

    “好精纯的死气……”

    对方体内的死气,浓郁的如同墨汁,之所以能够行动,恐怕与其有关。

    “破!”

    救治过萧霖,知道精纯的真气或者强大的星辰之力,是这种死气的最大克星,沈哲眉毛一扬,体内真气立刻疯狂涌入对方体内。

    滋滋滋滋滋!

    护卫惨呼,身上冒出一阵阵黑色的浓烟,片刻后,身体一僵,再次躺在了地上,重新变成了尸体,再无法动弹。

    “怎么回事?”

    萧霖急忙看过来。

    “对方应该是用特殊的方法,将尸体的死气,封在了体内,然后用特殊的方法引导,才让其活了过来。”

    沈哲皱了皱眉,道:“不过,具体为何会这样,我也搞不清楚,想要查明,恐怕还要抓住你说的那位陆晴才行……”

    “好,我这就派人去找!”萧霖点头。

    对方都杀到他府上了,无论如何,都要查清楚怎么回事,不能姑息养奸。

    ……

    沈哲这边在探查护卫的尸体,身穿葬服的陆晴,来到了城外的一片坟地,轻轻一抓,棺材浮上来,钻了进去。

    做完这些,泥土重新回填,远远看去,从未出现过变故一般。

    (求月票、推荐、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