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信誉彩票平台app下载 > 玄幻平安彩票开奖查询中心 > 造化图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当头棒喝【二合一】
    看到对方的眼神,哪里不懂他内心的独白,沈哲一头黑线。

    “想要为学院做贡献,就别废话!”

    说完,拿起擀面杖,对着对方的脑袋狠狠抽了过去。

    “……”陆子涵想哭。

    人家还是个伤员……

    说得这么大义,又没办法躲闪,只好顶着脑袋硬抗。

    越抽越快,渐渐陆子涵脑海中一阵清明,之前一点都理解不了的【岩石飞溅】,宛如许多年前就修炼过一样,扎根在记忆深处,伴随敲打,不断发酵。

    “轰!”的一声,宛如爆炸,看不懂,计算不出,甚至无法理解的术法,一瞬间,融会贯通,达到了千锤百炼的地步。

    “真的是……顿悟?”

    眼睛瞪圆,陆子涵懵了。

    之前,对方说,有秘法能让他顿悟,还觉得不敢相信,认为这种几率太小,怎么都没想到,真的彻底领悟了【岩石飞溅】的真谛。

    “不是顿悟,是当头棒喝!”一个词语冒出脑海。

    大陆上著名的术法师付江,据说年轻时,学习并不好,经常逃课出去玩。一次外出的时候,遇到一位老人,正在河边磨铁杵,付江问何故,对方说想要磨成绣花针。付江嘲笑,为啥不弄个钉子磨,省不少麻烦,对方大怒,拿起铁棒,对着他脑袋抽了过去。

    被抽之后,他恍然大悟,从此学习一帆风水,最终成为一代圣师。

    正因这个传说,无数年轻人,经常拿棍子抽头,结果……没人成功,反倒抽晕了好多个,风气才衰退下来。

    本以为是假的,谁知在自己身上,成功了!

    “我的伤……”

    不仅如此,胸口的伤似乎也不疼了,低头一看,这才发现,肋骨断裂处,已然完美的接在一起,完好无损。

    “你的天赋果然万中无一,不让学院输掉比赛的重任,就交给你了……”

    装出脸色蜡白的样子,沈哲摆了摆手道。

    故意说,顿悟,天赋绝佳之类,就是为了掩饰“PS”和“千锤百炼”,以后万一消息传出去,大不了同样狠抽一顿,最后说一句,你天赋不合适……

    完美解决隐患。

    天赋嘛……

    总有强有弱,最强的术法师,都说不通,更何况其他人。

    “放心吧,我一定会努力!”陆子涵眼神凝重。

    沈哲这才松了口气,从锅中跳出来,用真气烘干衣服。

    “你的伤……”

    守在外面的辛奇老师和凌雪茹见短短半个小时不到,重伤走路都难的陆子涵生龙活虎,全都傻了。

    “比赛不知进行到哪里了,快点过去吧!”知道来不解释,张悬急匆匆向擂台的方向走去。

    从开始拿锅,到现在,已经超过了半小时,坚持住,一定要坚持住啊!

    ……

    沈哲这边用擀面杖狂抽陆子涵,操场中的武试,正式开始。

    “碧渊学院,达到一品真武师、术法师的,全被我打伤,只要那位沈哲不出手,你放心战斗就是,最好是将他们全都打成重伤……不要留情!”

    穆恒目光一闪,眼中带着恨意。

    经过一夜的休整,他的伤尽管无法出手,正常行走说话,已然无碍了。

    “放心!昨天那家伙堵门,让我们惊鸿学院丢尽颜面,我早就想报复了……”一位紫袍少年目光一寒。

    昨天沈哲单枪匹马,一人独战群雄,将他们最强者郑宇都打的现在走不动路,惊鸿学院的人,早就憋了一口气,快要炸了。

    有机会报仇,哪能手下留情。

    “去吧!”

    见这位怒火已经彻底燃烧,郑宇满意的点点头。

    紫袍少年大步来到擂台,等了一会,就见赵辰一脸虚弱的走了过来。

    “是你?”紫袍少年冷哼。

    看来碧渊学院真的没人了,竟然将伤员都派上来……

    “小心,这位是驯兽师!”台下郑宇的声音响起。

    上次大比,学渣队闹得动静很大,想要问出这些消息,并不难。

    “驯兽师又如何?他的蛮兽,连一品真武级别,都没达到,就算过来,也是送死……”紫袍少年不以为意。

    驯兽师,是很让人忌惮,但前提是……驯服的蛮兽强大!

    根据他知道的消息,眼前这位驯服的是一头毛驴,耕耕田,拉拉车还行,与他这样一位学霸战斗……免了吧!

    “碧渊学院,赵辰……”一脸惊恐,赵辰有气无力的抱拳。

    “惊鸿学院,陈铭!”

    紫袍少年低喝,体内力量激射而出,宛如龙吟,直冲云霄。

    一品真武师中期!

    “裁判,可以使用兽宠吧!”赵辰问道。

    文试吃了亏,这次一定要问清楚才行。

    “可以!”裁判点头。

    松了口气,赵辰也和对方一样,一声大喝,带着王者之气:“驴来!”

    咯哒咯哒!

    漆黑的毛驴,跑着来到擂台。

    扑哧!

    陈铭笑出声来。

    别人战斗,都是各种酷炫,剑来、刀来……这家伙直接“驴来”……你咋不“猪来”呢?

    “结束了……”

    摇摇头,身体一晃,向眼前的赵辰冲了过去。

    一出手就施展出武技,打算将这位,打的再也起不来,才来到跟前,就感到进攻过来的手臂陡然一滑,下一刻,双手双脚,被对方从后面锁住。

    “武技?你……你没受伤?”

    陈铭脑中“轰!”的一下炸开。

    不是胸骨断裂,动不了吗?怎么比猴子还要灵敏?

    “没有……”嘿嘿一笑,赵辰再不伪装,全身力量爆炸开来,将对方的四肢和经脉全部锁死。

    “放开……”

    牙齿咬紧,体内真气疯狂冲撞,就在陈铭觉得,很快就能挣脱之际,不远处的毛驴,屁股对着自己转了过来。

    “不要……”

    想起什么,瞳孔收缩,话音未落,两个蹄子,已经来到面前。

    嘭!嘭!

    一下击中下巴,一下击中裤裆。

    鲜血狂喷而出,陈铭头上冷汗直冒,体内的真气,立刻溃散开来。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觉得裤裆一凉,脊背冒汗。

    嘭嘭嘭嘭!

    赵辰紧紧锁死,毛驴狠命乱踢。

    “这头毛驴,是一品蛮兽?赵辰也并未受伤……”

    郑宇等人懵了。

    根据他们知道的消息,赵辰的蛮兽毛驴,只是比普通野兽强大一点而已,最多和七星境修炼者相仿,距离真武师,不知有多远的距离……

    啥时候变成一品蛮兽了?

    最关键的是……这家伙不是肋骨断了吗?啥时候变得这么生龙活虎,而且还会厉害的武技?

    一瞬间,鸦雀无声,就连张丰元,也瞪大眼睛,难以相信。

    “这就是……沈哲自信的原因?”过了老半天,何院长才苦笑着摇头。

    难怪之前赵辰说,有九成把握,闹了半天,有这样的底牌。

    “裁判,这场比试,我们认输……”

    见被毛驴连续踢了十几下,陈铭肋骨不知断了多少根,已经说不出话来,郑宇急忙开口。

    一翻折腾,陈铭这才被拖下去,看伤势,没有三、五个月,别想恢复了。

    “这群家伙,居然耍诈……”

    穆恒气得哆嗦。

    “武封,你小心些……”

    脸色凝重,再没了之前的轻视,郑宇仔细交代。

    “放心,我会先观察他们的情况,再寻找机会,一举出手,让他们明白惊鸿学院,不可辱……”

    武封大步走上高台。

    他的对手,是刘鹏越。

    战斗还没开始,野猪就登上比试台,伺机寻找机会。

    “看我的云霄寸拳!”

    一声大喝,刘鹏越当先冲了过来,掌风呼啸,带着浓烈的威压。

    “果然也是装受伤……”

    见对方生龙活虎,没有之前病恹恹的模样,心中冷哼,武封身影一闪,向后退去。

    上一场的战斗,他看的清清楚楚,陈铭就是靠的太近,被对方锁住,才被毛驴硬生生踢废。

    所以,一切小心,一定要慎重。

    啵!

    对方的拳头擦着衣服飞过,武封一愣。

    虽然没接触到拳头,但可以清晰感受到,对方的拳头,没有一点力量。

    也就是说……对方空有招数,武技,根本就没施展出来。

    “这不可能吧……”

    满是疑惑,这次没怎么躲避,而是双手试探性的迎了过去。

    拳掌对碰,武封面皮一抖。

    对方所谓的云霄寸拳,一点拳力都没有,就是个空架子。

    “我就说,不可能短短一天时间,学会武技,原来是假的……”想起自己连续后退,武封满脸透红。

    太丢人了……

    昨天这家伙和穆恒战斗的时候被打的那么凄惨,都没施展武技,说明根本不会,短短一夜之间,那位赵辰学会,可以说天赋异禀……

    总不能人人都天赋强大吧!

    武技要是这么容易就成功,也不至于难倒这么多真武师了。

    “再尝尝我的云霄寸拳!”

    就在这时,刘鹏越再次大吼着冲了过来。

    “少在这里装模作样,这套武技,你压根就不会……”

    心中冷笑连连,武封不再慎重,身体轻轻一晃,迎了上来。

    咚咚咚!

    就在此刻,野猪冲到身后,趁机攻击他的屁股。

    知道野猪的实力强大,无法抵挡,将全身力量集中在背后,前方只留下不足两成的力量。

    反正对方的武技就是个幌子,两成的力,也足以让其抱头鼠窜了。

    嘭!

    拳掌对碰。

    咔嚓!咔嚓!

    一股巨大的力量碾压而来,手骨刹那间碎裂,武封全身脸色一下变得惨白,气息猛地一泄。

    “啊……刘鹏越,你个卑鄙小人,好重的心机……”

    惨呼声中,还没来得及反应,身后野猪尖锐的牙齿,已然插进菊花。

    扑哧!

    菊花残,满腚伤,花瓣凋零,鲜血飞溅……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你獠牙的温柔……

    两分钟后,屁股烂的惨不忍睹的武封,被抬了下来。

    野猪突破到一品蛮兽,进攻力强大无匹,尤其是两颗牙齿,长剑一般,不停的乱刺……估计就算以后治好,也成为阴影了。

    上场两个,一个蛋碎,一个臀毁……要多凄惨,就有多凄惨。

    “你实力明明比这位刘鹏越强这么多……”

    看着眼前,双眼无神的武封,郑宇咬牙。

    还以为一边倒的局面,没想到上去两场,都以失败告终。

    关键是……这位刘鹏越的实力,明显不如武封,正常情况,就算配合野猪,无法胜过,可也不至于输的这么快吧!

    “这家伙奸猾无比,明明能够施展出武技,却故意装作使用不出来,引我中计……”

    一想到对方和善面容下隐藏的心机,武封就不停哆嗦。

    闹了半天,这才是碧渊学院学员的真正实力……说实话,他们真的大意了!

    和他的惊恐不同,走下擂台的刘鹏越,眉头皱起,扶着下巴:“为啥,我施展不出武技的时候,这家伙躲避,施展出来的时候,反倒迎上来?难道……并非施展不出来,而是更加强大?”

    ……

    “不仅如此,他们的伤也是装的……”

    武封继续道。

    “这……”脸色阴沉如铁,郑宇转头忍不住道:“穆恒,这到底怎么回事?”

    “我明明将他们二人的肋骨都打断了,正常情况,绝对参加不了比试,为什么会这样,我也不知……”

    身体轻颤,穆恒不知如何解释。

    为了防止碧渊学院的众人出场,他故意下了狠手,可……这两个家伙,非但一点事没有反而更强了。

    怎么想都觉得不对劲。

    “肋骨断裂,不可能这么快就好……”惊鸿学院一个少年,沉思了一下,道:“除非……根本就没断!”

    “这不可能……”穆恒摇头:“我亲自动的手,绝不会有问题……”

    “那这个你怎么解释?”少年哼道。

    “我……”穆恒抓头。

    他是真的不知道怎么解释啊……

    “好了,先不说了,继续看下去吧!”

    知道此时纠结这些已经没意义,郑宇摆了摆手。

    第三场王晓峰,对方出场的刚好也是一位术法师,双方交战,前者掌握了两套术法,再加上练体七重和一品蛮兽级别的天鹅,轻松获胜。

    “连续三场获胜……”

    “关键时刻,还是学渣队靠谱!”

    “是啊,他们真强……早知道当学渣这么厉害,我也不学习了……”

    碧渊学院所有学子,一个个眼睛放光,满是激动。

    文试失败,所有人心情都沮丧到了极点,本以为这次必输无疑,怎么都没想到,学渣队三人,连续三场获胜,打的惊鸿学院,有反应不过来。

    “还好……”萧雨柔也松了口气。

    还以为因为她,会出现一面倒的局面,看到这个样子,心底放松不少。

    他……果然已经做出了完全的准备。

    和碧渊学院的兴奋不同,惊鸿学院死气沉沉。

    本来得了四分,优势明显,谁也想不到,连续三场失败,对方的积分已然快要追上来。

    “怎么办?”

    一群人齐刷刷看过来。

    脸色也变得十分难看,迟疑了一下,郑宇道:“江枫,这场你上!”

    一个少年走了出来。

    江枫,是目前未受伤之中,实力最强的,不仅是一品真武师中期,还是一位相同级别的术法师,战斗力,比起穆恒都只强不弱。

    正常情况,这种强者,肯定要压轴上的,但现在所有人都有些自我怀疑,必须先获胜一场,不然,士气持续低迷,恐怕结果对他们大为不利。

    “一定要胜!”

    郑宇交代。

    “放心!”深吸一口气,江枫走上高台。

    崔霄迎了上去。

    ……

    “还在比试,说明我们还没输……”

    沈哲等人速度很快,不一会来到比试场。

    台上还有人比试,看来时间上并未错过。

    “怎么样?”

    稳住身形,沈哲问道。

    “赵辰、刘鹏越、王晓峰三人连续获胜三场!现在该崔霄上场了!”陆程泽解释,看向眼前的少年,满是佩服。

    之前,还觉得自己是第一,放不下架子,现在已是彻底拜服。

    一人之力,挽救学院马上就要失败的局面……除了这位,真想不出谁还能做到。

    “嗯!”

    听赵辰等人,果然赢了,沈哲这才松了口气,抬头看去,一看之下,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崔霄昨晚刚刚突破的真武师,也只掌握了一套小成级别的武技,明显不是台上那位法武双修强者的对手。

    左臂耷拉下来,眼睛肿胀的看不清人了,已然受了重伤。

    “裁判,我们认输!”

    沈哲喊了出来。

    “呵呵……”一声轻笑,江枫手指一勾,空中的术法再次降落下来。

    嘭嘭嘭!

    站立不稳的崔霄,没有任何防备,肋骨再次断了好几根,人在空中,鲜血狂喷。

    “你……”

    没想到这边都喊认输了,对方还下狠手,沈哲气的脸色发白。

    “这家伙,是故意的,明知道崔霄不是对手,却没有丝毫手下留情……”

    陆程泽道。

    这位江枫,一上台,就是为了立威来的,崔霄本身比不上赵辰等人,正常的比试,只要站不起来,获胜者就会主动停手,这家伙依旧进攻……的确有些过分。

    嘭!

    崔霄跌下擂台。

    沈哲急忙来到跟前,手指一点,一道神奇涌入对方体内,检查过后,脸色变的铁青。

    虽然之前对惊鸿学院的人,他下手也比较狠,可至少也留了分寸,这家伙,明显是向死里下手。

    如果不是自己赶过来认输,学习委员弄不好,会死在台上。

    “沈哲,你终于来了……”

    见出现在眼前的是他,崔霄咧嘴一笑,头一歪,晕了过去。

    “你……”沈哲心中一震。

    江枫是一直下狠手,但只要崔霄主动认输,比赛肯定早就结束了,绝不会伤的这么重,都依旧被动挨打。

    可……自己和陆子涵还没回来,一旦认输,比赛就极有可能彻底落败。

    因此,宁愿被打死,他都没后退半步,没说出认输的话……

    直到看到沈哲,才彻底放松下来。

    “你这又是何必……”

    一脸感动,沈哲急忙取出一份练体药液给对方服了下去。

    见气息逐渐恢复,这才松了口气。

    PS可以治好对方的伤,但现在这么多人看着,伤口肉眼可见的恢复,必然引起麻烦,即便想要救治,也只能等回去再说。

    “他就是这样,只要心底认定,哪怕再苦,再难,也会坚持!”凌雪茹秀拳捏紧。

    做为同桌,她知道眼前这位的骄傲和坚持。

    没钱上学,哪怕勤工俭学,为人所笑,依旧保持本心,不接受嗟来之食,现在,沈哲说多坚持一些时间,等他回来,哪怕……被打死,也要站在台上,屹立不倒,绝不服输。

    正是这种性格和骄傲,才让他,即便吃喝都有问题的情况下,依旧名列前茅。

    “是啊!”沈哲点点头,见对方悠悠醒转,这才眼睛眯起:“你好好休息,看我替你报仇!”

    “一定要获胜……”崔霄咬牙道。

    “好,我答应你,一定获胜!”沈哲眼睛眯起。

    虽然嘴上说,心中却没有半点把握。

    崔霄输掉比赛,惊鸿学院积了五分,只要再获胜一场,就算胜了。

    下面还能出场的,自己、陆子涵,凌雪茹!

    沈哲自己不用多说,对方绝对无人能敌,肯定能拿下一分。

    至于陆子涵,练体七重加上掌握第三境的术法【岩石飞溅】,小心应对的话,获胜的几率也很大。

    只有……凌雪茹,这位大班长,实力弱了些。

    没掌握术法,和七星境的战斗力差距不会太大,练体也没达到七重……对方只要上场一位真武师,或者一位掌握术法的术法师,就肯定抵抗不住!

    而……不让她上的话,陆程泽等人同样受伤,关键……同样不会术法和武技,即便伤好了,也不会强出多少。

    “对方赢一场就算赢……我们需要连赢三场……几乎不可能!”

    陆程泽苦笑。

    尽管他们都想获胜,可……太难了。

    底牌就这么多,已经抛的差不多了。

    除非……

    同桌能够上场!

    想到这,沈哲忍不住向萧九儿看了过去。

    “我上场,对方必然会继续借题发挥……”萧雨柔摇了摇头。

    文试已经借题发挥一次了,再让其发挥一次,他们真就万劫不复了。

    之前的所有努力,都将付之流水。

    “哪怎么办?”

    虽然很想赢,但……大锅练武技,千锤百炼,即便可以泄露,也需要时间!

    而此刻,对方显然不可能给!

    难道,一分辛苦,真的就只能付之流水,连惊鸿学院,都战胜不过?

    沈哲满心不甘。

    (二合一,六千多字,众筹白银盟加更8章和9章,求月票和推荐票,老涯够努力吧,谢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