瘸子和快手二人,前些日子去荆棘山执行任务,无意中发现这头大家伙,受了伤,这才想着抓回来驯服。

    即便如此,依旧花费了不知多少手段,甚至拼着受伤,才得以成功!

    如此强大、桀骜的蛮兽,这家伙……说了一声就直接吓趴下……

    房间内的一众铁甲卫,个个牙齿打颤,说不出话来。

    不理会众人的表情,沈哲轻轻一笑,两步来到银狮兽跟前,

    这头银狮兽,正是上次他和赵辰,去找月青狐,遇到的那头。

    后来被铁齿狼王抓住,狠狠教训了一顿,并且让其向自己道歉。

    应该是留下心理阴影了,所以一提出狼王,当场吓趴。

    四天前,曾专门上过一次山,本想着找这家伙驯服,同时试验一下“Ω”的效果,没想到找了一夜,没发现踪迹,闹了半天……被这群铁甲卫抓到了这里!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既然这些人,用这头大家伙,试探自己……那就却之不恭了!

    精神一动,“Ω”浮现出来,落在对方脑袋上。

    吼!

    脖子缩了一下,银狮兽紧接着嘴巴一张,飞出一滴精血,落入沈哲眉心。

    于是,众人看到这样一幕:沈哲教官一语呵斥,吓得银狮兽当场趴在地上,紧接着什么话没说,只是双手背在身后,笑盈盈的看着对方,这头山林霸主,立刻臣服……

    一瞬间,全都要吓尿了。

    “银狮兽,这么容易臣服的?”

    “为啥我们训练了好几天,都没成功,反而还被咬伤?”

    “你问我,我怎么知道?”

    ……

    能进入铁甲卫,每一个都是碧渊城有名的天才,跟在陛下身后,更是见过世面,可现在,脑子都转不过来。

    这可是银狮兽,整个荆棘山,都有名的超强蛮兽,凶残暴戾,桀骜不驯!从山上带回来到现在,滴水未进,不吃不喝,似乎要绝食而死……

    请了好几位据说驯兽上有成就的人过来,都被一爪子拍翻……

    本以为,驯服已成奢望,没想到这家伙来到面前,双手背在身后一动不动,话都没多说,就臣服了……

    同样是人……差距要不要这么大?

    “你先到一边歇着……”

    房间中间的少年,淡淡说了一声。

    银狮兽点了点巨大的头颅,大步向一侧走去,随即趴在墙角,一动不动,乖巧的如同一条哈巴狗,看的铁甲卫众人,一个个满是眼热。

    “还有什么手段,使出来吧,我沈哲,会全部接着……”

    驯服完银狮兽,心情大好,沈哲环顾一周,看向众人。

    这些人的小九九,如何看不出来,不过,练体达到先天,对方不管什么方式,都可以从容应对,丝毫不惧。

    “……”

    众人面色尴尬。

    铁柱和瘸子的试探,他们再傻,也明白,失败了!

    这两个,在他们之中,排名靠前,都被轻易化解,银狮兽这么强大,说了一句话就趴倒在地,甚至臣服……

    不用想,即便再有人出手,也很难成功。

    “不是想给我下马威吗?”见众人面带难色,沈哲再次看过来:“怎么,现在我就站在这类,反而不敢了?”

    “教官说的哪里话……我们只是想看看教官到底有多厉害……”

    铁柱连忙堆笑。

    刚才那一掌,对方用手指轻轻解决,单凭这一手,他就知道,对方在练体上的成就,远超过他自己。

    不理会他,沈哲眼睛落在其他人身上。

    “我们也是想看看……”

    “陛下册封你为教官,自然有陛下的道理……”

    “教官能够这么快驯服银狮兽,我们全都佩服!”

    ……

    被当面揭穿,众人全都干笑起来。

    虽不知道这位到底用何种手段,驯服了银狮兽,但这头大家伙都能臣服,必然有着过人的本领。

    所谓的试探,也就付之流水了。

    “既然你们不想给我下马威,那就轮我了……”

    不理会他们的话语,沈哲环顾一周:“你们铁甲卫不是皇帝陛下的亲卫吗?不一个个是碧渊城有名的天才吗?来,让我看看,这些天才,到底有什么实力,一个个的上,太浪费时间了……一起上吧!”

    他还不到十八岁,以前的成绩又不好,被众人质疑,本来猜到,所以,来之前就想好了对策。

    既然给自己下马威,那就全盘接着。

    只是……

    套路太少了吧!

    拍了一下,握了个手,放了一头银狮兽,就结束……

    我还没装够……啊呸!我还没开始发挥呢!

    “要一人挑战我们二十个人?”

    “虽然是教官,但这也太狂妄了……”

    ……

    脸色全都变得透红,众人憋的快要炸了。

    能成为铁甲卫,个个都有傲气,下马威没完成,本来还有些尴尬,但听到这话,全都热血涌上脑袋。

    一个人挑战二十……一位二品巅峰的术法师,都不敢这样说,这个只有十几岁的少年,找死不成?

    “怎么?不敢?闹了半天,所谓的铁甲卫,都是懦夫!”

    沈哲冷冷一笑:“既然如此,这个教官我不做也罢!教一群懦夫练体,我丢不起这个人……”

    “你……”

    刚才就气的快要炸开,此刻,再也忍不住。

    呼!

    之前的铁柱当先冲了过来。

    砂锅大的拳头,还没来到跟前,四周的空气就压迫的呼啸起来,沈哲也不躲闪,迎了上来。

    从外观上看,他的拳头,和对方的拳头放在一起,差别实在太大了,瘦小、干瘪,似乎没有一点力量。

    但两者相碰,只一下,铁柱立刻脸色一变,瞬间倒飞了出去。

    嘭!

    整条手臂发麻,宛如被大山撞了一下,刹那间肿胀的抬不起来。

    “你们不愿意动手,那我就来了……”

    击飞这位人群中个子最大的家伙,沈哲再不留情,脚掌一踏。

    哗啦!

    青石铺就的地板立刻飞起好几块,手掌在上面轻轻一按。

    嗖嗖嗖嗖!

    石板蹦碎开来,化作一大堆碎石,向人群射了过去,速度疾如箭矢。

    见他出手,众人那还敢犹豫,剩下的九位真武师,齐刷刷冲了过来,十位术法师双手开始捏出法印,巨大的力量,在空中缓慢凝聚。

    修为进步后,第一次施展全力,看到众人的攻击,越来越强,沈哲非但没有紧张,反而眼睛放光,一声大笑,落叶掌的步法施展出来。

    呼!

    身影快如闪电,出现在一位术法师面前,手臂一抖,右手已经来到他的胸口。

    这位术法师的攻击还没形成,刚想躲闪,却发现哪里躲避的了,“嘭!”的一下,倒飞而出,重重撞在墙壁上,动弹不得。

    只一下,就丧失了战斗力。

    术法师,擅长远攻,在练体先天强者近身之下,一点优势都没有,如何抵挡得住!

    嗡!

    刚将这位击败,立刻感到后面几股巨大的力量凝聚成形。

    之前捏出法印的其他几位术法师,此时已经凝聚好了力量,随时都能攻击。

    早就预料到这点,沈哲继续前冲,一晃身,来到一根柱子跟前。

    是支撑大厅的柱子,用一根完整的树干雕刻而成,高有十米,直径超过一米,决定战斗之前,就看好了位置。

    双手合起,猛地一拔,一声大喝:“起……”

    力拔山兮气盖世!

    轰隆!

    大殿上方,碎石泥土飞落,粗大无比的柱子,这个一个人无法环抱的庞然大物,硬生生被他从地面拔了起来。

    “……”

    铁甲卫二十个人,全都轻轻哆嗦,说不出话来,刚凝聚好的攻击,再也施展不出来,悬浮在空中。

    环抱数千斤……这还是人吗?

    “练体先天,这……绝对达到了先天境界!”

    一个发颤的声音,喊了出来。

    房间,刹那间,落针可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