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回到一个时辰前。

    王铮从沈哲住处得到【练体药液】的详细炼制方法,急匆匆的回到家族,将药剂供奉找了过来。

    “鱼老,你看这个炼制方法,是不是正确的?”

    将纸张很快翻阅了一遍,鱼老嘴巴张开,老半天都没合拢,迟疑了半天,这才看过来:“王铮少爷,你确定,这是炼药方法,不是……从哪个饭店拿过来的菜谱?”

    这炼药手法,实在太奇特了,让人不忍直视……

    “是给王晓峰炼制药液的那位,亲自书写给我的,他信誓旦旦的承认,这是炼药方法,不会出错……”

    王铮皱了皱眉:“怎么,还是不对?”

    “这个,我……看不准!”想要直接否定,想了想,鱼老还是停了下来:“这样吧,辛奇老师乃王国第一药剂师,不如……让他看看!”

    “我上学的时候,没好好学药剂,和辛老师不熟……”

    王铮脸色一红。

    当初药剂要是好好学,就不至于花一万两银子,买了个任何一本练体书都能找到的配方了。

    “那就没办法了……”摇摇头,鱼老话音未落,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王铮!”

    王铮身体一僵,急忙转头,随即看到王雄家主,和少主王晓峰,大步走了进来。

    “家主……”

    王铮抱拳。

    虽然想争夺家主之位,但此刻不想这么快就与眼前这位翻脸。

    “你联系五长老等人,想要将我私下给晓峰资源的事,暴露出来,让族内对我制裁……不劳你费心,此事,我已经召开长老会议,坦然承认了……”

    王雄家主开门见山。

    随即拍了拍手,房门打开,族内的十几位长老,齐刷刷走了进来,看过来眼神带着冷漠。

    王铮脸色一白。

    其实,当他知道,王晓峰凭借一只鹅,冲到年级大比前四之时,就明白不可为了。

    只是没想到,这位王雄族长,这么果决,主动将事情捅破。

    但不得不说,这的确是最佳的时间。

    王晓峰以全校大比第一的形象出现在众人面前,如此天赋,如此才情……就算浪费了些许资源,又有谁说的了什么?

    和沈哲的前世一样,哪怕从小学到高三,每次都考成渣,差的一塌糊涂,但只要高考考出好成绩,同样会受到无数人敬仰,成为别人家的孩子。

    这就是现实。

    “晓峰这些年,成绩不好,并非天资不好,而是将所有精力,都花费在练体、修炼武技,以及驯兽上了!”

    环顾一周,王雄家主将事先准备好的话语说了出来:“练体七重巅峰,武技修炼到熟能生巧,更是驯服蛮兽……十八岁这种成绩,算得上族内一等天赋了吧!享受族内的一等资源,可有不妥?”

    王铮想要争夺家主之位,早就知晓,只可惜没有办法反抗罢了,本以为,这次必然身败名裂,黯然退位,做梦都没想到,一向让其失望的儿子,来了个惊天的大逆转!

    “无不妥!”

    “碧渊学院冠军……是我王家历代才俊,有史以来成绩最好的一次,扬我家族之威!少家主有此成绩,再多资源,都不浪费!”

    “驯兽和练体,都需要花费大量的资源,这点我们理解……”

    “能有这样的少家主,是我们王家之幸……”

    ……

    诸多长老同时点头,一个个满是赞扬的看过来。

    “散播谣言,逼迫少家主……来人,将王铮押下去,待长老议会后,再商议如何抉择!”

    王雄大手一摆。

    之前,把柄在对方手里抓着,只能隐晦低调,现在儿子一举夺冠,光宗耀祖,哪还留情!

    家族如战场,同样残酷。

    “是!”

    两个族人来到跟前:“王铮少爷,跟我们走吧……”

    “慢着……”

    知道这次失败,家主之位距他,已经遥远,再无任何可能,王铮脸色铁青,将手中的纸张举起:“我愿将功赎罪!”

    王雄族长看过来。

    “晓峰少爷使用特殊药液,能让肉身快速提升到了练体六重,具体炼制方法,我已经得到!如果能够批量炼制,不仅族内能涌出大量高手,更能以此,赚取巨大利润,让王家,彻底崛起,我愿意用这个药方,洗刷我之前的罪责。”

    王铮咬牙道。

    “药液的炼制方法?”愣住了一下,王雄眼睛陡然一亮。

    儿子具体什么情况,他知道的很清楚,一副药液,一群狗,就成功突破到练体六重,这种逆天的东西,价值……无可估量!

    真要掌握炼制手段,和对方说的一样,家族崛起,只是时间问题。

    “这就是具体的炼制步骤!”王铮将手中的纸递了过来。

    王雄接过,看了一会,眉头越皱越紧,显然……也看不懂。

    最关键的是,看完……突然觉得有些饿了。

    “你这方法……是从沈哲手里得到的?”

    一侧的王晓峰道。

    “是!”没什么可隐瞒的,王铮点头承认。

    “爹,可否给我看看……”王晓峰道。

    王雄族长,将“炼制方法”递了过去。

    低头看了一会,王晓峰点头:“这个方法,完全正确,没有丝毫错误,堪称神来之笔……”

    今天早上,亲眼看到好友,用干锅,炼制出好几副药液,将萧九儿救下,其中的步骤,和上面书写的一模一样。

    “不过……方法虽然很对,想要炼制出来,没那么容易……”

    想起辛奇老师,都无法成功,王晓峰道:“而且,这药液属于沈哲,我们真想批量生产,需要得到他的同意才行……并且,依我看,这件事,我们王家,未必吃的下,必须联合其他家族才行!”

    满意的看了儿子一眼,王雄不由点头。

    虽然明知道这种药液的利润,十分巨大,但他们王家只是小家族,真要独吞,弄不好还没开始,就被其他强大的势力盯住,导致覆灭了。

    唯一的办法就是,联合其他家族。

    而……最好的就是沈家!

    四大家族之一,底蕴雄浑,药液又是少家主沈哲配制……名正言顺。

    “和沈家比,我们太弱,想要分一笔羹,必然引起反噬,丹方是沈少的,炼制手法也是他的,既然如此,我们王家,可以拓展渠道,帮忙出售,只需少量利润,甚至一点利润都可以不要……只要搭上线,对方吃剩下,留点汤给我们喝……家族就不愁不兴!”

    顷刻间,王雄就将所有事情想好。

    真能批量炼制,和沈家合作,利润多少都无所谓,只要能搭上这个顺风船,王家必定水涨船高,有机会冲击四大家族,都未不可能。

    “是!”诸多长老也明白多来,同时点头。

    “家主……”

    就在众人正在商议,如何和沈家搭线,一个下人急匆匆跑了过来:“沈家出事了,沈风家主身故……”

    “沈家主身故?”

    王晓峰脸色一变:“那沈哲他……”

    “沈哲少爷,已经快马加鞭,赶回族内了……”下人道:“而且,据我听闻,族内的沈凌,联合了好几位长老,打算争夺族长之位……”

    “这样的话,沈哲岂不很危险?”王晓峰拳头一紧:“不行,我要过去看看。”

    “过去?”

    王雄皱眉:“你要想好,沈家这种大家族的内斗很可怕,一旦站队错误,出现问题,会万劫不复!”

    “我知道!”

    想起这位好友为他做的一切,目光中带着坚定,王晓峰没有丝毫迟疑:“没有他,就没有我的现在,他遇到事情,如何能够不管?因为……他不仅仅是我的朋友,更是兄弟!”

    “很好!”见儿子,果然成长了许多,王雄族长露出了赞扬之色,满意的点点头:“既然是你的朋友,就是我们王家的朋友,我和你一起,代表王家过去……”

    “多谢父亲!”躬身抱拳,王晓峰想起什么,转头吩咐下人:“将这个消息,快点通知赵家的赵辰,和刘家的刘鹏越!”

    “是!”

    下人急匆匆退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