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腿玩年·秋雁更是愣在当场。

    昨天被这家伙击败,就刷新三观了,晚上看书,再次被刷,本以为,自己擅长的炼药上,能够扳回一局,只要努力,下一个药剂师就是我……

    怎么都没想到,王国威名赫赫的辛老师,这副态度。

    再次捂着胸口,吴秋雁觉得自己的四观、五观、六观……以及不知多少观,彻底崩塌。

    班长凌雪茹,更是捂着嘴巴,说不出话来。

    一直想着,要拯救对方,让他不要颓废下去……闹了半天,颓废的是自己。

    看看人家,练体强,炼药强,点星速度快,驯兽强……自己除了会学习,会管闲事,还会个啥?

    一时间,满是怀疑人生。

    ……

    辛老师这副态度,也是有缘由的。

    用干锅试验了不知多少次,都没成功,便将注意力集中在这位学渣身上,打听了一下,知道他竟然炼制出,能让人一口气晋级到练体六重巅峰的药液!

    普通人不知道这种药液的价值,做为药剂师,很快能够想明白,必然达到了最顶尖的完美级别。

    再加上昨天中午,冯千让他去看了炼药后留下的痕迹,结合这位在自己办公室成功让药材融合,以及以前听说的炼药者穿着校服……

    哪里还猜不出来,这完美级别的药液,就是眼前这位炼制而出!

    这才故意炼药给所有人看,目的就是想让他跟着一起来,给予指点!

    一品药剂师巅峰困住多年了,想要突破,只差一个机缘……

    这位能够炼制完美级别药液的“大师”开口指点,或许就能顺利成功。

    因此……才不顾老师身份。

    “我……”

    沈哲挠头。

    他只会干锅炼药,这种传统炼药方法……哪里知道?

    想了一下,咬了咬牙,直接否认:“辛老师折煞我了,我是真的不会炼药……更别说指点了!”

    “不会?”

    辛奇老师看过来:“帮赵辰他们突破的药液,不是你炼制的?”

    “是我!不过,运气好罢了,侥幸成功!”

    沈哲点头。

    一定要将低调贯彻到底!

    见他这副态度,辛奇老师失望的摇了摇头,内心叹息一声,双手背在身后,转身看向不远处的吴秋雁:“可有感悟?”

    “有一些……”从震惊中恢复过来,吴秋雁急忙点头。

    “那就好!”

    摆了摆手,辛老师不再说话。

    “好了,这次前三名的学分和其他奖励,我会让班主任给你们发到名下,至于感悟池……”

    张院长笑了笑,正想继续说下去,神色突然一变,急忙来到萧九儿跟前,同时结了个手印,强大的灵魂之力,不停向她体内灌输:“九……同学,你怎么了?”

    沈哲连忙看去,这才发现,自己这位同桌,不知何时脸色蜡黄,瘦弱的身躯,不停颤抖,看样子随时都会摔倒。

    “九儿……”

    急忙来到跟前。

    赵辰等人也围了过来,一个个满是焦急。

    同为一队,一起比试,一起团建,已经建立了不弱的感情。

    “我的病发作了……药液、药液……”

    额头冒汗,萧雨柔身体却有些发冷,颤抖着从怀中掏出一个玉瓶。

    太阴玄体,正常情况,整个大陆都排的上前三,历史上,数量极少,属于亿万不出一例,是天才中的天才,不然,这位九公主,也不可能体内星辰一个都没点亮,就能学冠天下,整个王国无人能比。

    可天赋归天赋,无法点亮星辰,没有真气或者强大的精神力维持,这个身躯就等于毒体,十八岁,是最大的难关,从十岁开始,时不时发作,每一次,都让人如坠冰窖,灵魂都受着剧烈折磨。

    寻常人,根本坚持不住。

    将玉瓶接住,沈哲拔开瓶塞,急忙将药液倒入对方的口中。

    服用药液,女孩的脸色并没有好转,依旧颤抖不已。

    “不管用?”

    “不是……”萧雨柔咬了咬牙,满是疲倦和娇弱:“我服用这种药液,时间太久了,身体有了抗药性,已经没效果了……”

    她的身体太弱,一直以来,都是靠药液维持生命,抵抗体质带来的反噬,根据计算,三个月内,服用的药物才彻底无效,最终坚持不住,身死道陨。

    所以,最后的生命中,打算来学校转转,体验一下从未有过的生活。

    没想到……

    提前发病了!

    “怎么办?”沈哲着急。

    这位新同桌,给他的感觉,比王庆好太多了,再加上同为一队,有了感情,尽管和男女无关,却真挚无比,绝不忍心,眼睁睁看她出现问题。

    “除非有更高级别的药液……不过,现在应该来不及了……”

    摇了摇头,萧雨柔苦涩一笑。

    早知道会死,没想到,会死在这里。

    不过,想想也能明白,看到有人用雷霆点燃七星,太过激动,这两天天天计算,几乎不眠不休,对身体和精神损耗太大了。

    不然,坚持三个月,应该不难。

    “更高级别的药液?”沈哲连忙问道:“去哪里找?”

    并未回答,而是看过来,气若游丝,萧雨柔再次浅浅一笑:“昨天你说的哪些难题,我回去想了一下,几个步骤就能解决……”

    “第一,让自己的学习成绩,达到全校第一,让所有人都知道你学习成绩很好。第二,堵不如疏,找个代言人,出售快速提升实力的药液,能够买到,打主意的就少了。第三,找个靠山,你练体这么强,如果皇室有什么赏赐,一定不要推辞,有了正式身份,就等于傍上了靠山……”

    “你……我的事不用管,我自己能处理好!”

    没想到这位同桌,身都这样了,还替自己将后路考虑清楚,沈哲眼眶泛红,拳头捏紧,打断她的话:“你这到底是什么药液?”

    “这是【青木灵液】,以青木心为主材料炼制的药物,可以增加身体细胞的活性,固本培元……”

    萧雨柔还没回答,一侧的辛奇老师开口。

    做为一品药剂师,根据瓶内的药液残留,推测出成分和名称,是最基本的本领。

    “这种药液,比清神灵液还要难以炼制,玉瓶中装的,已经到了良好级别……想要药对她有药效,至少也要达到优秀级别的才行。”

    辛奇老师摇头。

    “你可有药方和药材?”

    沈哲问道。

    “药方有,药材也能凑的差不多,不过,差一个青狐之血……”辛奇老师道。

    “这个……我有!”沈哲转头吩咐:“赵辰,快回我宿舍,将月青狐带过来……”

    难怪同桌要用金银碧烟草与他交换青狐之血,应该就是为了炼制这种药液,只是没想到发病这么快,这么严重。

    知道情况紧急,赵辰连忙点头,转身就走。

    “我这就找药方……”

    明白对方要做什么,辛奇老师急忙站起身来,来到墙角,很快翻出一张纸,急匆匆找了一会,一大堆药材,已经全部摆在了灶台上。

    此时,赵辰也将月青狐带了过来,用银碗将血液取出一些,摆放好位置。

    看一切准备就绪,拳头捏紧,辛奇老师一边转圈,一边喃喃自语。

    “清神灵液,我正常情况,只能炼制成【一般】级别,良好级别的,这么多年,也只弄出一份……这种青木灵液,更难炼制,必须炼制超过【良好】级别才能救人……这对我来说太难了!”

    “不过,不能放弃,当初选择做药剂师的目的,就是为了救人于危难,眼前这位同学如此模样,不可能见死不救,所以……无论如何,今天也要炼制出超过【良好】级别的药品来!”

    “只是……她的样子,很难坚持下去,而我炼药最少需要一个时辰,万一坚持不住怎么办……”

    在炉鼎边踱步,辛奇老师牙齿咬紧,片刻后,做出了决定,目光中带着决然,两步来到炉鼎跟前,深吸一口气:“拼了,不成功便成仁,总不能见死不救!”

    拿起炉鼎,刚想放到炭火上,就见照看萧九儿的少年沈哲,不知何时已经来到跟前,右手拿着丹方,同时一声呵斥:“就你这炼药速度……滚一边去!”

    “是!”

    非但没有被呵斥的恼怒,辛奇老师反而满是激动。

    他知道……这位少年,要亲自出手了,因为……他已经看到,对方在角落取来了一口干锅,正拿在另外一个手里……

    “呵斥辛奇老师,让他滚一边去?”

    “这是要干什么?难道想炼药?不刚说……自己不会炼药吗?”

    “我也不知道……”

    所有人再次呆在原地。

    吴秋雁更是彻底崩溃了。

    (大高潮,求推荐票,今天的推荐,能过4000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