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了,不纠结了!”

    想了很长时间,也不知道到底是谁感谢的送了笔,沈哲不在继续纠结,继续刷题。

    伴随鸡毛掸子刷过,无数题目纷纷进入脑海,让他越来越充实,越来越欣慰。

    整个人微笑起来。

    人,不是生来就想做学渣,每个学渣,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事,都有一颗,向往学霸的心。

    他不停刷题,另外一边的吴秋雅,越来越奇怪。

    如果对方只是打扫卫生,不至于将试卷一张张的取出来,一点点的刷……这个工作量要大很多,再说,也完全没必要。

    可……不打扫卫生,鸡毛掸子用的这么纯熟,到底在做什么?

    “勤工俭学?他的身份不需要啊……再说,就算勤工俭学这样一天下来,也清理不了多少……”

    “不对,他用鸡毛掸子扫试卷的时候,嘴角经常在笑,而且目光坚定,带着执着之色,难不成,打扫卫生的同时,还在学习?”

    冒出一个想法。

    现在也只有这种理由才说得通了。

    不然,对方为何不睡觉也要在这?

    “看看他学的是什么……这种实力,研究的试卷,一定十分高深……”

    露出佩服之色,一边看书,一边等待。

    大半个时辰过后,刷过最后一张试卷,沈哲离开了那片区域,见他走远,吴秋雁小心翼翼的来到跟前,急忙将他刚才用鸡毛掸子清扫过的试卷拿了起来。

    《学前班启蒙教育测试七卷》、《学前班期中第五次测试五卷》、《学前班期末第二次测试三卷》、《学前班基础知识讲解课堂摸底考核》……

    “……”

    吴秋雁捂着胸口。

    用鸡毛掸子,这么认真的擦拭,认真观看,一边学习,一边开心的像个孩子……闹了半天,真特么是个孩子……

    本以为极其高深,自己都未必看得懂,结果竟然是……学前班启蒙试题!

    这些东西,她四岁的时候,就能得满分了……

    将对方扫过的所有试卷都翻了一遍,发现除了学前班的题目,再没其他的,沉思、不解、疑惑、迷茫……感觉这辈子的表情,都在这十几分钟内,全部用光了。

    再次跟上,发现对方又躲到另外一个角落继续用鸡毛掸子扫来扫去。

    又等了大半个时辰,待对方彻底扫完离开后,再次来到过跟前。

    《一年级基础知识测验》、《一年级应用提测验》、《一年级期中第三次模拟丙卷》、《一年级期末摸底考核》……

    “……”

    挠头,纠结、郁闷、忧愁、发呆……吴秋雁突然发现,表情还没有很多没用完,似乎还有潜力可以挖掘……

    第三次跟过去,发现出现在面前的是二年级的题目。

    不用继续,也明白,对方按照年级的顺序在打扫卫生。

    “打扫的这么认真……高人行事,果然不同寻常,让人难以猜测!”

    感慨一声,不知该说些什么。

    ……

    不知刷了多少张试卷,手中的鸡毛掸子,已经彻底秃噜,鸡毛掉没了,沈哲这才恋恋不舍的停下来。

    进入图书馆,一夜功夫,几万张试卷,全部印在脑海,雕刻一般,再无法忘记。

    之前看不懂的试题,此时意念一动就能解答,不费吹灰之力。

    难怪同桌说刷题,能够让人快速进步,果然,诚不我欺!

    “再不怕考试了……”

    微微一笑。

    重生以来,一直担心,上课提问会被老师暴揍,担心活不过第一章,到此时,才算真正放下心来。

    学前班到九年级的所有试卷,全刷了一遍,即便再考试,也能随意作答,不至于再考个三分或者零分了。

    抬头看向窗外,阳光照进来,暖洋洋的照在身上十分舒服。

    从修炼开始,整整七天时间,只睡过一晚,其他不是在修炼、学习,就是在荆棘山……学渣当成他这样,真不容易。

    幸亏练体达到第八重,星辰点亮六颗,精神力得到了极大的淬炼,不然,这么多天不眠不休,肯定早就坚持不住了。

    伸了个懒腰,将手中秃掉的鸡毛掸子扔进垃圾桶。

    干锅、油盐酱醋、大锅、头盔、鸡毛掸子……

    想要在学霸世界好好混下去,这几样,必不可少!

    当学霸,真难!

    走出图书馆,沈哲向宿舍走去。

    回去洗一下,吃个早餐,就该上学了。

    他刚离开,吴秋雁跟在后面走了出来,看着远去的背影,犹豫、尴尬、焦急、迟疑……一夜过去,她的表情,依旧可以这么丰富……

    ……

    沈哲进入图书馆刷题的同时,王铮也回到了家族。

    “快去请鱼老!”

    鱼老,是王家的一位供奉长老,虽然不是一品术法师,也不是真武师,只有七星境巅峰,却是一位实打实的药剂师学徒。

    碧渊城只有一位正式药剂师,辛奇老师,所以,能聘请到一位学徒,在其他家族,就是十分荣耀之事。

    时间不长,一位老者来到跟前。

    “铮少爷!”鱼老抱拳。

    这位王铮虽是年轻一辈,但二十岁就成为一星术法师,下任族长的有力竞争人选,即便他是供奉,也不敢端架子。

    “这么晚打扰,实在愧不敢当!”

    王铮还礼,道:“我刚得到一张药方,还望鱼老帮忙掌掌眼,辨别真假,顺便看看能不能配制出药液。”

    “铮少爷客气了……”

    微微一笑,鱼老接过对方递来的纸张,看了一下,眼皮一抖:“不知此方,从何处得来?”

    “是我花费一万两银子,刚刚购买得到!”王铮解释。

    “一、一万两?”差点没拿住手中的纸,鱼老一声叹息:“少爷这是被人骗了!”

    “药方是假的?”猛的站起身来,王铮脸色难看。

    “这是练体的药方,倒是不假,只是……这个方子,都流传上千年了,很多练体书籍中,都有记载,可以轻松获得……不需要花钱就能得到,一万两……”

    鱼老苦笑。

    “练体书籍里有?”

    王铮急忙走进房间,时间不长,拿出一本练体书籍,连忙翻开,很快找到一个药方,和手中的纸张对比了一下,头皮立刻炸开。

    一模一样,丝毫不差!

    一万两……竟然就买了个这……

    “可恶,敢骗我……”王铮抓狂。

    看对方这么爽快,还以为是财帛打动了,做梦都没想到,弄了个假的,简直欺人太甚!

    “其实也不算骗人,这个练体药方,之所以流传广,是因为经过了无数人的优化,对身体最为适应。”

    鱼老解释道:“药液五个级别,合格、一般、良好、优秀、完美……如果能炼制出最高的完美级别,普通人,一口气突破到练体六重、甚至七重,都是有可能的!”

    练体师大行于世的事,他听说了,结合王晓峰的蜕变,思索了一下,能明白对方为何要花这么大的代价,买这东西。

    “完美级别?”

    “不错,当初王晓峰少爷,服用药液,一夜蜕变,我就怀疑,药液的级别可能极高……如果这个药方,是从药液来源处得到,而且对方没骗人的话,十之八九,达到了完美级别。”

    鱼老道。

    “你……根据药方,能炼制出哪种级别?”王铮问道。

    “最低级的……合格!”鱼老道:“不过,如果知道他的炼制方法和详细步骤,应该能更进一步。炼药最重要的是炼制方法,需要通过各种计算,才能确定,药方其实不算什么……”

    鱼老解释道:“你不妨去找此人,将方法要过来,步骤越详细越好,或许……我也能让药液更进一步,达到少爷所需要的效果。”

    “原来如此……”

    恍然大悟,王铮急忙点头:“好,我这就去找他,让他将炼制方法交出来……”

    说完一转身,大步向碧渊学院走去。

    然后……

    沈哲的宿舍门口,整整等了一夜,看到东面出现鱼肚白,眼珠泛红,王铮身体不停颤抖,眼中含泪。

    “沈哲,你就是个骗子……”

    ps:一票难求:读者大佬们,都是一次投很多票,老涯单纯的想求一张票,很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