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辰等人将沈哲扶下比试台,各种药液灌了不知多久,这才悠悠醒转,不过,脸色依旧十分难看,呼吸似乎都有些不畅。

    吴秋雁刚才的一掌,的确很厉害,但对于练体八重的他来说,不算什么,再加上精纯的星辰之力,当时就恢复的差不多。

    不过,真要若无其事,肯定会引得其他人注意,所以,故意装作受伤……看现在的样子,效果还不错。

    至少没人看得出来。

    正对自己的表现十分满意,计划后面需要怎么做,就听到耳边响起了一个压低的声音:“你上台前,一分钟呼吸十二次,快速战斗,依旧是十二次,应该留有余力……并没受伤吧!”

    身体一僵,沈哲转头看去,就见同桌萧九儿那双充满灵气的双眼,分外耀眼。

    “你看我说话都没力气了……”沈哲有气无力的回答。

    “刚才与吴秋雁战斗,看起来狼狈,坚持不住,但实际上,将她的攻击,全部压制,不然她也不会冒险,使用伏龙掌这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数。”

    萧雨柔压低的声音继续在耳边响起:“我计算过你战斗的步法和动作,每一下,都和丈量过一般,确保不被击中,而又给人一种,被迫迎战的假象!不用跟我说,是巧合,一下是巧合,一连串下来……巧合已经解释不通了。”

    沈哲背上冒汗。

    这丫头的眼光也太毒了吧!

    这么多老师,术法师都没看出来,她一颗星辰都没点亮的家伙,居然猜的清清楚楚……

    “放心,你这样做,肯定有原因,我不会说出去的!”

    像是拿住了对方的小辫子,萧雨柔微微一笑,眼中露出狡黠之意:“不过,我希望你事后,能跟我说清楚!”

    别人眼中,她是沉默、安静的公主,端庄有礼,但内心深处,渴望自由,渴望朋友,渴望各种普通人能够经历的事。

    所以,察觉到沈哲可能是假受伤,非但没揭穿,反而觉得十分有趣。

    “好……”沈哲回应了一声。

    只要不当场戳破就好。

    大不了这场比试之后,再去一趟荆棘山,不驯服银狮兽、铁齿狼王就不回来。

    “你既然受伤,下面的比试肯定不能继续,不出意外,想要获得冠军,必须击败陆程泽、莫离组成的队伍!”

    不在继续追究这个问题,萧雨柔道。

    这次声音没在压低,赵辰等人,全部听到了。

    “学院的第一名和第二名?”沈哲声音沙哑。

    似乎早就知道了,赵辰等人面如苦瓜的点了点头。

    陆程泽综合成绩排名全校第一,莫离第二,这两个人一直霸占榜单,几年都下不来,实力不用想都知道可怕。

    甚至有传说,这位潜力班第一人,已经开辟丹田,成了一品真武师,之所以还没离开校园,是想试试,能不能法武双修,开辟脑域,成为术法师。

    不管消息是不是真的,单凭轻松碾压秦臻意、吴秋雁的实力,就是他们……肯定无法战胜的。

    “实在不行认输……输给他们不丢人!”赵辰尴尬一笑。

    “是啊……能走到这一步,已经很让我不敢相信了……”王晓峰也点头。

    做为学院倒数的学渣,能赢一场就足够自傲,此刻,不仅如此,还冲到了第二,已然更改历史了。

    “其实,未必不能获胜!”

    见三人没自信,萧雨柔沉思片刻,道:“他们两个人,虽然厉害,但你们有兽宠,如果实力再能有所进步,突破练体七重的话,胜负还真不一定。”

    练体七重,练骨髓,骨髓生血,血液流经全身,提供力量,达到这种境界,血液源源不断,代表力气缠绵不绝,配合上熟能生巧的武技和兽宠,即便全校第一、第二的强者,未必不能一战。

    “练体七重?”

    三人同时苦笑。

    中午的时候,服用药液都不管用,现在距离比试,已经没多长时间,又怎么可能成功?

    “你们都是六重巅峰了,距离七重也只有一线之隔,我研究过很多练体方面的功法,知道这层壁障的难度,有些人穷其一生,都很难完成,但如果找到了关键点,极有有可能一捅就破,不费吹灰之力!”

    见他们都没信心,萧雨柔道。

    她虽然不会修炼,但为了解决身体上的隐患,各种修炼功法,看了不知多少,整个皇室的藏书库几乎都看完了。

    要说对修炼的理解,即便萧晋陛下与之比,都不知差了多少。

    “我也知道,找到关键点就行,但……怎么找?”赵辰摇头。

    级别间的屏障,这么容易突破的话,也不至于困住无数高手了。

    “我听说过你们的练体,是通过激发药力,才达到的,而不是通过修炼功法!”萧雨柔看过来。

    赵辰等人点头。

    他们练体,靠的是狗、刀斧手,至于……功法,现在都还不会。

    “这样练体,等于被动吸收药力,就好像吃饭,营养可以顺着肠道,进入皮肉、筋膜、血液、内脏,但……能进入骨髓吗?”

    萧雨柔道。

    赵辰等人同时一呆,就连沈哲也愣在原地。

    被动吸收药物,能进入五脏六腑就不错了,骨髓隔着骨头,营养如何进得去?

    就算能够进去,也绝不是一朝一夕,短时间能够完成的。

    难怪,炼制了药液,狗、猪之类的狂追一中午都突破不了,根由在这。

    并不是他们跑得不够快,狗咬的不够狠,野猪不够威猛,野驴叫的不够欢畅……而是药力,进入不了骨髓。

    进不去,又如何修炼?

    “如何才能让药力进入?”明白这点,赵辰问道。

    其他二人也齐刷刷看来。

    练体是小道,几乎没什么人研究过,因此,赵家、王家这么多高手,都没察觉这点。

    “说难很难,说简单也简单,骨髓能够造血,自然和血液有联系,而这个联系,被称为髓桥……和七星一样,每个人都有一个,但位置不是固定的。只能通过计算找出来,只要找到,利用星辰之力催动,血液中的药力,进入骨髓,就可以轻松完成淬炼!”

    萧雨柔解释完,转身从面前的桌子上抽出一张早就准备好的纸张,递过来:“这是髓桥具体位置的计算公式……只要你们给足自身的情况,我可以帮你们计算,但……时间恐怕来不及。”

    众人抬头,半决赛的另外一场,看到对手是陆程泽和莫离,几乎一击即溃,轻松两场胜利,锁定局面。

    接下来三、四名的角逐,也不算太复杂,吴秋雁尽管受伤,但沈碧茹等人恢复了不少,前两场一胜一败,第三场正在进行,看样子获胜只是时间问题。

    虽然败给了学渣队,得到第三名,也算值了。

    “吴秋雁单枪匹马挑战我,估计也是计算好的,一旦输了,同样可以争夺第三名,获胜,不用打就是第二……”

    沈哲恍然。

    不愧是学霸……这些都计算到了。

    “他们把自身条件填上,你解这样一个公式,大概需要多久?”沈哲问道。

    萧雨柔道:“最多一分钟,就能得到答案……只是,这么短的时间,他们的星辰之力有限,也无法携带药力进入骨髓……”

    “一分钟?”

    看着纸张上密密麻麻的公式,沈哲心中满是震惊。

    能一分钟内解完这些题目,自己这位同桌的数算能力,恐怕比起班长凌雪茹都要恐怖。

    “好,你们快填写自身的情况……”

    知道还有机会,沈哲吩咐。

    赵辰等人不迟疑,急忙按照公式上的要求,进行填写。

    寻找髓桥,难度比找七星简单,外人可以帮忙计算,后者就不行了,只能靠自己。

    嘭!

    这边填写,那边的三、四名争夺,有了结果,秋雁队三局两胜,成为第三名。

    “下面是冠亚军的争夺,请双方报上名单……”

    张丰元的声音响起。

    “没时间了……”见三人还没填完自身情况,萧雨柔秀眉皱起。

    还以为,双方的战斗时间能拖一些,现在看来,根本来不及。

    “他们三个,如果上台比试的话,应该如何排列?”

    沈哲问道。

    萧雨柔道:“既然是冠亚军争夺,对方肯定是希望用最漂亮的手段获胜,猜的不错,第一场全校第一的陆程泽会上场,以最强的姿势碾压,然后莫离第个二场……他们二人出场,至于后面是谁,都无关紧要了。”

    这两个,无法战胜,可以说,后面的根本不用打。

    “如果让我安排的话,王晓峰,第一个上……”萧雨柔继续道

    “我?对战……陆程泽?”脖子一缩,王晓峰差点哭出声来。

    就他这种实力,对战全校第一……还不轻松被虐成渣渣?

    “你的天鹅,能飞,有骚扰敌人的作用,再加上你的实力在三人中最强,第一场,不求胜,只要能拖住对方,时间越长越好,只要有足够时间,赵辰和刘鹏越,才有机会突破,才有可能获胜!”

    萧雨柔点头,分析道:“至于第二场,莫离的进攻比较强,刘鹏越兽宠野猪擅长防御,只要再能突破练体七重,或许就能获胜,只要将比赛拖到第三场……咱们基本就赢定了。当然……前提是,赵辰也有兽宠,而且战斗力不弱于他们两个的。”

    “好,就按照这个顺序!”

    沈哲点头确定。

    这的确是最好的办法,先放掉对方最强的,然后集中力量战胜第二场、第三场。

    田忌赛马。

    以君之下驷与彼上驷,取君上驷与彼中驷,取君中驷与彼下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