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中的纸,尽管被雨水浸泡的什么都看不到,但残留的痕迹,依旧给她熟悉之感,就好像在哪见过。

    “带回去晒干,想办法恢复上面的字体,应该能够找到有用的线索……”

    沉思了一下,将纸张用手帕包好,放入怀中,再次转头吩咐。

    “找,无论花费多大代价,都要找到!”

    一夜之间,整个皇宫鸡飞狗跳。

    皇帝陛下亲自下令,寻找一位,差不多一米八五左右的黑衣青年。

    容貌没看清,身高倒是能够确定。

    根据城墙的高度,那颗大树的距离,夹角多少……很容易计算。

    接到命令,无数兵士、护卫冒着大雨,封锁每个街道,搜查每一间宾馆、酒楼。

    而那个黑衣人却像从人间蒸发了一样,怎么都找寻不见。

    皇宫。

    “小九,你通过计算,雷电真的能将你体内的星辰点亮?”

    萧晋陛下满是紧张的看向眼前这位柔弱的女儿。

    这是他最疼爱的孩子,如果能让其康复,寿命减少十年,都在所不惜。

    “有……五成以上的希望!”

    萧雨柔点头:“父皇知道我的情况,太阴玄体,先天经脉堵塞,十八岁前,不能点亮星辰,只有死路一条……可经脉不通,灵气贯通不了,怎么点?那位黑衣人,用雷电点燃星辰,给我打开了思路,经脉不通灵气,雷电却是可以畅通的!人是导体,可以导电,这点,三年前我就做过对应的计算!”

    萧晋陛下点头。

    这个女儿,不仅是学霸,还对什么事情都充满好奇,三年前,雷电击中一间宫室,引发火灾,她专门计算,研究出鸱尾,放置在建筑之上,三年来果然再无灾祸发生。

    当时,就计算出,人是导体,可以导电。

    但是没想到……用这东西,也能点亮星辰!

    “所以,我计算得出……只要知道对方借助雷霆点亮星辰的方法,或许就能改变目前的局面……”萧雨柔拳头捏紧。

    浩瀚的知识海洋,还没畅游够,怎么可能甘心就这样死去。

    哪怕再豁达,也不过是个十七岁的女孩罢了。

    “能确认就好,只是这种功法,骇人听闻……即便找到,对方不愿意泄露,我们也是没办法逼迫!”

    萧晋陛下眉头皱起。

    学者大陆,数万年的历史,一向都是灵气点星,突然来个雷霆点星,打破了所有人的想象,颠覆了修炼体系,这个人,又怎么可能泄露出来?

    萧雨柔不言。

    道理她懂。

    所以,早就通知那个护卫,这件事谁都不可泄露,被派出的兵士,也只知道找一个人,并不知道原因。

    “这样吧,我们也要做最坏的打算!”沉思了一下,萧晋陛下道:“既然有了思路,刚好今天又有雷霆,是不是试一下,看能不能将功法试出来?”

    “好!”萧雨柔点头:“那父皇去找一些还没点亮七星的天才过来!”

    两条腿走路,总比一条腿走要安全!

    萧晋点头,转身去吩咐。

    陛下亲自找人,不到一个时辰,皇宫的大殿内,就出现了十七位少年,个个都是大家族的天才。

    “开始吧!”

    这一个时辰,萧雨柔也没闲着,计算出了雷霆的电流大小,以及对每个人的伤害有多大,关键时刻如何自救。

    将计算的结果,和解决方法,给每个人发下去,让他们学习了一会,这才让护卫取来一根晾衣杆和十几个衣架。

    黑衣人用的这个……肯定有自己的道理!

    “谁先试?”

    “我来!”

    一个面容俊俏的少年走了出来。

    碧渊城有名的少年天才,傅传基。

    十五岁,点亮五星,天赋惊人。

    拿起晾衣杆,走到了外面的雨地。

    咔嚓!

    全身焦黑,傅传基趴在地上,不停抽搐。

    “刚才什么感觉?”

    急忙冲来护卫,将他拉起来,带回房间,萧雨柔皱了皱眉,问道。

    知道感受,才能对症下药,更改计算的修炼法诀。

    傅传基眼前发晕:“感觉……被雷劈了……”

    “……”

    萧雨柔脸色铁青:“我是问你,雷电来的时候,能不能控制力量,将星辰点亮!”

    “没反应过来……”傅传基面容羞愧。

    雷电劈下来,他就直接没意识了,又怎么可能控制得住力量?

    “下一个……”

    “不用,我觉得我还撑得住……”傅传基咬牙。

    年少轻狂,谁没有爱慕公主的心?

    公主亲自开口,如何能让他失望?

    咔嚓!

    又躺在地上继续抽搐,这次不光脸黑,嘴角开始吐白沫。

    他毕竟只点了五颗星,比起崔霄,还差了很大一截,抵抗力有限。

    “怎么样?”萧雨柔道。

    “我想……我还能继续坚持一次……”口中白沫不停溢出,傅传基挣扎道。

    “下一个吧……”

    见他这副样子,就知道肯定没成功,萧雨柔摆手。

    另外一个天才走了出去。

    咔嚓!

    咔嚓!

    一个接着一个,十七位少年,半个时辰后,全部躺在大殿的草席上,头发炸起,面容焦黑,嘴角溢出白沫,身上的衣服,没一处好的。

    所有人被电,都只有一个感觉……意识短时间昏迷,别说点星,星在哪,甚至自己在哪,都不知道。

    “看来不行……”

    摇摇头,萧雨柔站起身来,将计算的结果,撕成粉末,扔进垃圾桶。

    那位……借助雷电点亮星辰,是她亲眼所见,到底……怎么做到的?

    又到底是谁?

    为啥……他没吐白沫?

    ……

    宿舍。

    沈哲盘膝坐在床上,体内六颗星辰缓缓转动,雄浑的星辰之力,汇聚在一起,沿着经脉流淌,散发出强大的力量。

    脑海中的铅笔,还剩下四次机会,刚好有了同桌给的寻星方法,便一口气找到位置,全部用完。

    可惜,再有一次机会,就能点亮最后一颗星辰。

    点星成功,伤势也十分严重,全身经脉,几乎没一处完好,没敢停留,回城就变回自己,回到了宿舍。

    连续服用了三瓶药液,花费了接近四个时辰,才将伤势彻底恢复。

    破而后立,经脉经过连续修复,变得更加粗大、坚韧,看样子,以后即便再被雷电劈中,也不会伤的太重。

    星辰之力环绕周天,实力比之前有了质的飞跃。

    难怪陆子涵这么骄傲,这种实力,的确有骄傲的资本。

    配合上肉身,如果再遇到之前的银狮兽,恐怕一拳就能打趴下,丝毫反抗能力都没有。

    不是真武师,但战斗力,比起一品中期真武师,都只强不弱!

    站起身来,向窗外看去。

    又是一夜。

    自从开始修炼,作息时间和前世越来越相似了,上课睡觉,晚上撸啊撸……

    “铅笔又没了……”

    绝对值改变容貌,晾衣杆引来雷霆,借助“=”,找到余下四颗星辰的位置,将其点亮,修为是增加了一大截……但好不容易积累的铅笔,再次被彻底消耗干净。

    又变的一穷二白。

    去哪里才能做好事,而且还要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呢?

    赵辰已经贡献两根了,总不能搁他身上,可劲薅吧,但其他人又不熟……

    “先去上课……”

    纠结了半天,想不起来怎么办,洗漱完毕,先去了教室。

    到处都在议论比试的事。

    回到座位上,就见同桌依旧在计算,而且整个人眼睛有些泛红,应该是没睡好。

    低头看去,依旧十分复杂,完全看不懂。

    “明天年级大比,今天放假一天,各位可以自由组队,不限班级,不过,队伍要五个人以内。天黑之前,将名单报到教导处,否则,视为弃权!”

    还没上课,白羽老师就来到讲台。

    “估计是给大家时间,让大家组队报名!”

    “主要是调整状态……”

    ……

    这种全年级的大比,和前世的高考一样,进行之前,肯定要休息调整。

    “九儿,你刚来学院,没什么熟人,还没组队吧?要不要和我一起?”

    王庆一脸笑嘻嘻的来到同桌跟前:“我和两个好兄弟组的队,他们实力都很强!”

    停下手中的笔,萧雨柔微笑而不失礼貌:“你确定加我?”

    “放心,我和他们关系很好,加谁,只要说一声就行了……”王庆一脸自信。

    “我一颗星辰没点亮,练体,第一重聚灵都没达到,是一个……没修炼过的普通人!”萧雨柔道。

    “啊……”王庆一呆。

    一直看这位新同学做题,还以为是个超级学霸,没想到一颗星辰的都没点,这比……沈哲都要渣吧!

    “还要加我吗?”萧雨柔反问。

    “这个……还是算了!”王庆尴尬一笑。

    学院的比试,组队参加,三局两胜,队友越强越好,差的拖后腿,影响的不是自己一个人。

    见他拒绝,萧雨柔俏生生的脸上,一丝落寞,一闪而逝,随即摇了摇头,继续做题。

    又有两位少年来到跟前,不过,和王庆一样,听到她没有实力,全都毫不迟疑的拒绝。

    虽然没说什么,但萧雨柔落寞之色越来越浓。

    从小到大,都一个人,没有朋友,没有姐妹。

    孤独久了,渴望这种团体生活,不然,也不可能在生命的最后时间,来学院上学。

    但她也知道,不能修炼的自己,只是个普通人,牵扯自身排名的比赛,又有谁,愿意邀请?

    没有队伍,会要一个拖后腿的……

    这就是现实,赤裸裸的,毫无掩饰。

    果然,很快班级所有人都知道这位新来的同学,实力比沈哲还渣,一个个望而却步。

    “哎……”

    叹息一声,萧雨柔失落。

    昨天放学,好几个少年跑过来献殷勤,信誓旦旦的为了自己,什么事都可以做,可真到了关系自身的事,一个个全都退缩了。

    这……就是人性。

    正满是失落,昨天上课一直睡大觉的沈哲看了过来:“你真的一颗星都没点亮?”

    “嗯!”萧雨柔点头,有些不悦:“你刚才不是听到了吗?”

    “还以为骗他们……”

    再次看来,沈哲充满了同情。

    多可怜的人呢!

    一直以为是学霸,没想到,这么渣!

    之前,在课堂上坑了对方一次,对方顺利回答出了问题,还以为学习很好,现在看来,估计是刚巧知道答案,真实情况,比自己还要惨。

    前身虽然学习倒数第一,可至少点亮了两颗星,这位,一颗都没点燃,居然还有脸在学院里混,没被开除……不容易啊!

    现在的义务教育,难道真的啥都不管了吗?

    估计所谓的转学,是被对方学校开除吧!

    好可怜……

    “要不,加入我的队吧!”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问成绩。

    “加入你们?你、你……邀请我?”

    愣了一下,萧雨柔衣袖下的手掌,猛地捏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