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头月青狐,实力不强,又有不弱于人类的智慧,练手最为合适。

    不然,太强了,打不过,太弱,即便驯服,也没什么用。

    “驯服?”赵辰摇头:“我们都不是驯兽师,再说,就算是,驯兽也不是一撮而就,需要长时间的培养感情……”

    一品驯兽师,驯服一头蛮兽,也需要花费数月、乃至数年的功夫,现在抓到青狐,直接回了,浪费这个功夫干什么?

    “试一下,又不消耗什么!”

    知道眼前这家伙,能听懂人类语言,深吸一口气,沈哲看向眼前的狐狸:“我们抓你,只是借用你的一些血液疗伤,并非想杀你!只要你认真听话,待我伤势完好,不但会放你回来,还会给你一些好处……至少,这种珍珠鸡,随便吃!”

    “吱吱吱!”

    月青狐露出冷峻之意。

    虽然听不懂兽语,却可以猜出来。

    对方的意思很简单,宁愿死,也不会屈服,认人为主。

    “不认也行……”

    轻轻一笑,沈哲将狐狸双腿用绳子捆上,在附近找了个山洞,让赵辰捡了些干树枝过来,点燃篝火,将处理好的珍珠鸡架了上去。

    滋滋滋!

    时间不长,油花四溅,知道可能会在山里野炊,沈哲提前就准备好了盐巴、五香粉之类,撒上去香气,立刻蔓延出来。

    咕咕咕咕!

    月青狐不停的咽着唾沫。

    这家伙本身就是个馋鬼,此时嗅到烤熟的鸡肉,哪里还忍得住,双眼放光。

    沈哲看在眼里,心中微笑。

    做为经受过现代文明洗礼的优秀共产主义接班人,自然知道引诱的威力。

    这家伙,这么馋,只要将馋虫勾出来,驯服应该不难!

    珍珠鸡越烤越焦,布满金黄色,香味越来越浓。

    “我饿了……”

    一侧的赵辰,口水直流。

    “一边吃干粮去……”

    懒得理会这家伙,沈哲将烤好的珍珠鸡,放在狐狸鼻子跟前:“臣服我,这只鸡就是你的,随便吃,以后还有更多,不臣服,就给你喂上麻药,用完血后,将你也烤着吃了……”

    恩威并重,大棒加蜜枣。

    “吱吱吱!”

    口水流了一地,月青狐目光坚决的摇头。

    不理会它的拒绝,沈哲将烤好的珍珠鸡轻轻撕开,肉香顿时更加浓郁,随口吃了一块,浮夸的感慨,表情十足。

    “真好吃啊……”

    说完,嘬了嘬手指,显得回味无穷。

    口水直流,赵辰迟疑了片刻:“我臣服你行不?”

    “……”

    不理会这二货好友,沈哲再次看向眼前的青狐。

    对方口水流的更多了,片刻后,咬了咬牙,眼睛闭紧,眼不见心不烦。

    哪能让它如愿,轻轻一笑,沈哲伸出手指将其眼皮掀开,塞了两根小木棍撑着。

    “吱吱吱!”

    月青狐快要哭了。

    隐藏在阴郁林海,人类见过不少,但这么无耻、毫无节操的,还是第一次。

    不理会它的郁闷,再次撕下一根鸡腿,故意放在对方的鼻子跟前,沈哲口中念叨:“你吃与不吃,鸡腿就在这里,不增不减。臣服不臣服,我就在这里,不会动摇;要么成为我的狐,要么成为我的死狐……”

    “吱吱吱!”

    感到鼻子面前的香味越来越浓郁,实在有些忍不住了,月青狐突然眼神一凛,舌头伸出,嘴巴张开,猛地咬了上去。

    呼!

    眼疾手快,沈哲拿起一根烧火棍,直接插到对方嘴里,阻止住了动作。

    “它想自杀……”

    满嘴干粮的赵辰,一脸幽怨的看过来。

    “看见了……”沈哲脸色铁青。

    按照正常道理,这样引诱,一个狐狸而已,肯定早就屈服了,没想到竟然想自杀……

    看来,美食这条路走不通!

    “这是你自找的……”

    软的不行,那就来硬的。

    眉毛一扬,沈哲随手取出一根木棍,对着眼前的狐狸就抽了过去。

    啪啪啪啪!

    连续几下,被捆住的月青狐,不停抽搐,眼中满是惶恐。

    “给你两个选择,第一,臣服,有鸡肉吃,过好日子!第二,被我抽死!”沈哲继续给出条件。

    “吱吱吱!”

    头颅扬起,月青狐眼神中带着悲壮。

    “还不服?”说着扬起树枝,又要抽下来。

    见他这么暴力,赵辰看不下去:“驯服蛮兽,需要感化,让其感动,只揍,肯定不行……”

    “感动?”

    皱了皱眉,沈哲点头:“好!”

    继续举起树枝,狠狠抽下。

    啪啪啪!

    “你感动吗?”

    “吱吱吱!”

    缩了缩身体,月青狐摇了摇头,缩成一团,一动都不敢动。

    面皮一抽,沈哲继续抽落而下:“我问的是你感不感动,不是敢不敢动……”

    “???”月青狐哭了……

    你到底是让我动呢,还是不动呢?

    又抽了一会,月青狐眼神逐渐暗淡,赵辰这才急忙拉住:“好了,再抽就死了……”

    沈哲低头看去,果然见这头月青狐,呼气多近气少,快要坚持不住了。

    “不会吧……”

    嘴角一抽。

    这家伙活着的血液才有用,一旦死了,啥用都没有了。

    急忙摸了一下,果然心脏都要停止了。

    胸口发闷,沈哲快要吐血。

    只是想驯服而已,这么快就要打死了?

    不是蛮兽吗?

    这么不禁打?

    随手将对方蹄爪上绑着的绳子解开,让赵辰倒了点水,喂进嘴里。

    一边吃干粮,赵辰一边哼道:“我说了不要你驯服,非不听……不如,咱们直接把鸡吃了就是,浪费这功夫干嘛!”

    “光想着吃鸡,就不能干点正事?”

    知道对方的想法,沈哲哼了一声,话还没说完,脚下的青狐,突然“嗖!”的一下,向山洞外窜去。

    “居然装死……”

    沈哲这才反应过来。

    还以为对方是个动物,可以智商上随便碾压,闹了半天,在碾压自己!

    不愧是狐狸……哪个世界都一样!

    故意装死,让他解开绳索,然后趁说话的时候逃走!

    “逃得掉吗?”

    冷笑一声,身体一晃沈哲已经出现在了山洞的门口,轻轻一抓,还没逃出去的月青狐又被抓了回来。

    刚才在空旷之处都能逮住,更别说这里了。

    “吱吱吱吱!”

    再次被抓住,月青狐似乎也不想伪装了,一副英勇就义的模样,似乎在说,就算把我杀了,也不会臣服。

    随手将其仍在地上,沈哲又抽了一顿:“从现在开始,跑一次,就揍一次!”

    月青狐像是听懂了他的话,嘴角抽了一下,宛如失去了生活的动力,一动不动。

    等了一会,见这家伙的确不跑,沈哲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将烤好的珍珠鸡扔了过去:“吃了吧!”

    疑惑的看了沈哲一眼,月青狐一脸迟疑,也不知是没拒绝诱惑,还是破罐子破摔,张口开吃。

    “这还差不多!”

    这才满意的点点头,沈哲迟疑了一下,掏出一个玉瓶,倒出两滴金黄色的药液。

    之前炼制的练体液,尽管已经用完,但多倒一会,一、两滴还是能够找出来的。

    这家伙被打的这么惨,这种练体的药物,正好对外伤有极佳的治疗效果。

    “吃了!”

    递到面前。

    月青狐张口吞了下去。

    滋滋滋!

    药液进入身体,月青狐本来自暴自弃,已萌死志的眼睛,陡然瞪圆,满是不敢相信的看过来。

    “没了,想吃的话,下次可以给你炼制些……”还以为它继续要,沈哲摇头。

    “吱吱吱!”

    听到这话,月青狐迟疑了片刻,突然一下爬起,嘴巴一咬,一滴血液从口中喷了出来。

    沈哲一愣,随即看到对方的血液,钻入自己眉心,眨眼功夫消失不见。

    下一刻,脑海就建立了精神沟通,好像眼前这个小东西的一举一动,都能受到自己的制约和约束。

    “你……真让它认主了?”

    身体一僵,赵辰觉得脑子快要炸开。

    揍了一……两顿,给了点吃的,给了两滴药液……

    驯兽……啥时候变得这么简单了?

    (求推荐。老涯可怜巴巴的看着你们。可怜巴巴:一个叫可可的狗,最喜欢吃屎粑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