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辰惊讶,身为家主的赵凡更加震惊。

    他乃真武一重强者,虽然未用真气淬炼过肉身,但伴随突破真武,化龙点睛时的星力蜕变,肉身依旧有了很大进步,比起练体中的练血、练骨强者都要强大不少。

    即便如此的力量,依旧被儿子一拳击飞……

    啥时候,这个蠢笨,从来都是一窍不通的傻小子,变得这么厉害了?

    “这是怎么回事?”

    急忙起身,看向赵寒。

    如果刚才也觉得儿子是中毒,现在已然不这样认为了。

    “如果没看错,赵辰少爷,并非中毒,而是服用了一种增强肉身的天材地宝,这才发生着急速的蜕变!因为没修炼炼体诀,无法掌控,才出现了这种随时都会爆体的错觉!”

    赵寒解释。

    “天材地宝?”

    赵凡一震。

    身为修炼者,兼大家族的掌舵人,知道这种东西的稀有程度。

    尤其是能快速提升肉身,无副作用的,即便赵家这样的势力,继任家主数十年时间,都未能够找到一份。

    儿子这么好运……得到并且服用了?

    “那现在怎么办?”

    知道此时,不是感慨幸运的时候,儿子此刻,正承受着药力的煎熬,不尽快想办法,危机重重。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

    天材地宝,有好的利用方法,可以让人修为快速增加,获得意想不到的好处,用不好,极有可能当场死人。

    目前赵辰就是现在这个样子,没修炼过练体,不会练体功法,狂暴的药力,无法宣泄,和洪水没有流通的渠道一般,早晚酿成大祸。

    “剧烈疼痛下,已经神智不太清晰了,给与练体功法,也无法学习,再说……以少爷的悟性,即便清醒,短时间内也很难学会……”赵寒解释。

    赵凡老脸一红。

    他儿子什么货色,这么多年,知道的很清楚。

    每次家长会都是挨批的对象,只能提个小板凳,坐在教室的最角落里,受尽老师责骂,其他家长的冷漠,同学们的嘲讽……说不出的凄惨。

    学院一考试就倒数,学什么都比别人慢半拍,不清醒都学不会,更何况现在。

    让他现在再学习练体……的确有些为难了。

    “可有其他办法?”

    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他爆体而亡吧!

    “这……”沉默了片刻,赵寒目光凝重:“只有一个……”

    赵凡紧张的看过来。

    “换做之前,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但现在,他从学院跑过来,给了启发……既然没办法修炼练体法诀,那就加大身体的运动量,快速消耗这种狂暴之力!虽然会浪费很多药力,却也是没办法的办法了!”

    赵寒道。

    “加大运动量?”

    “就是让他和刚才一样的狂奔,用尽身体的所有力量,只要跑的足够远,足够快,药力就会源源不断补充,也就可以免除爆体之厄了!”赵寒点头。

    不能疏导洪水,就只能让地面变得干枯,只要干的厉害,吸收水的速度快,同样可以解决水患。

    “那就别等了!”

    眉毛一扬,赵凡看向眼前的儿子:“辰儿,想要活命,听我的,用尽全力狂奔,有多大力量用多大力量,不然,只能等死!”

    “狂奔?”

    赵辰一愣,感受到体内膨胀的力量,越来越强,知道继续犹豫,可能真的会死在这里,不敢多问,在院子中发足狂奔。

    幸亏赵府的院子大,不然,真跑不开。

    连续七、八圈,尽管有药力滋养,赵辰也有些吃不消了,速度变慢。

    “家主,这样的速度不行,药力不尽快散发出来,恐怕内脏会出现损伤……”赵寒皱了皱眉。

    “我知道了!”

    拳头捏紧,赵凡虎目含泪:“儿子,这都是为了你……”

    感叹完,大手一摆:“关门,放狗!”

    呼啦!

    赵府的大门立刻紧紧关闭,紧接着七、八条饿了好几天的狼狗从角落里窜了出来,笔直向狂奔的赵辰冲去。

    “啊……”

    脸色一白,惨呼一声,赵辰本来跑不动的身形,立刻加快。

    “爹、寒叔救命啊!”

    一头狼狗的牙齿已经咬在了他的大腿上。

    “咔嚓!”一下,鲜血淋漓。

    赵辰跑的更快了。

    汪汪汪汪!

    嗅到了血腥,狼狗追的更凶。

    不知过了多久,几十条狼狗躺在地上,舌头吐得老长,一头头都累的晕了过去。

    赵辰大口喘着粗气,一脸的发白,体内的力量,依旧像是在烧开的锅炉,不停沸腾。

    身上全是狼狗咬的牙齿印,没一处好的。

    一侧的那位叫阿顺的管家,满脸纠结的来到赵凡跟前,迟疑了片刻,才忍不住开口:“家主,狗不够了……”

    “狗不够?什么意思?”

    赵凡一愣。

    “附近几个家族的狗,都被我们借过来,现在都累晕过去,家里没狗了……”阿顺道。

    赵凡嘴角一抽。

    的确,按照儿子这种跑法……再强的狗,都能累死。

    以前的废物儿子,现在狗都追不上……想想蛮欣慰的……

    “他体内的药力,依旧没散尽,可还有其他办法?”

    再次看向术法师赵寒。

    “这……”沉思了一下,赵寒开口:“换做之前,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刚才看到少爷被狗咬,伤口恢复的很快,给了启发……练体的药物,对肌肉有很强的恢复能力,所以……受伤也能消耗药力!”

    “受伤?”

    “不错,现在派人拿刀砍少爷,只要受伤,为了愈合伤口,药力就会快速消耗!”赵寒点头。

    “这……”

    嘴角抽了一下,赵凡一咬牙,举手吩咐:“刀斧手准备,谁能砍少爷一刀,奖励十两银子!”

    “太好了……”

    “十两银子啊,我一年都赚不了……”

    一声声尖叫,赵府院中的几十名刀斧手,兴奋地饿狼一般,扑了过去。

    “我曹……”

    赵辰疯了。

    放狗、让刀斧手砍人……这尼玛是亲爹干的事?

    不过,此时来不及纠结,继续逃走。

    扑哧!扑哧!扑哧!

    一刀接着一刀,落在身上,赵辰浑身是血。

    又不知过了多久,一群刀斧手躺在地上,一个个眼睛泛白。

    阿顺颤巍巍的来到跟前:“家主……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想听哪个?”

    “坏消息!”赵凡转过头来。

    阿顺面带尴尬:“刀斧手也不够了……”

    “……”

    赵凡面皮抖动。

    儿子一直狂奔,竟然硬生生将几十名刀斧手,全部累的晕过去……

    “好消息呢?”赵凡疑惑。

    阿顺微微一笑:“狗醒了……”

    “……”

    赵凡、赵寒。

    (满地打滚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