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气鬼……”

    乞丐一甩手中的破碗,转身就走。

    “哎,别走啊!钱你还没拿呢……”

    没想到这位看起来很惨的乞丐,不接受帮助,转身就走,连给的四文钱都没要,沈哲急忙劝阻。

    “不要了……少爷你自己留着吧……”乞丐头也不回。

    拿了你四文钱,还要倒贴,当我傻啊!

    “既然给了,不拿就走,是不是瞧不起我?”

    沈哲猛地站起身来,一把拉住对方。

    我都说给了,你竟然不要……这样,还怎么做好事?

    欺人太甚!

    “疼疼疼……”被拉的手腕,“咔嚓!”一声,乞丐一声惨呼,眼泪快流出来。

    大哥,我就是问你讨饭而已……不给就不给,不至于打人啊!

    “不好意思……”

    沈哲急忙缩手。

    练体达到第七重,力量还有些不适应,情急之下,用劲大了……但是,自己都是好意,对方应该不会见怪吧!

    “少爷,不是我不拿……是两文钱,我真的买不了加粉丝、加土豆、加虾的干锅,而且,你吃就吃了,还要人家的锅……求求你,放过我吧!我就是个乞丐……”

    低头看了一眼,入眼处满是红肿,知道这个手想要恢复,没有十天、八天很难做到了,乞丐泪流满面。

    我真的只想讨个饭而已……

    “不是乞丐,还不找你呢!”

    沈哲停顿了一下,道:“算了,不让你买了,你不是要两文钱吗?两文钱给你!”

    说罢,取出两文递了过来。

    “真给我?”

    接过钱,乞丐不敢相信。

    “嗯!”沈哲点头。

    “多谢少爷……”

    将两文钱,放进破碗,乞丐生怕对方反悔,再将他另外一只手捏伤,急匆匆向外走去。

    “嗯?没有铅笔?”

    没理会对方急匆匆离开,做完好事的沈哲急忙精神沉浸识海,想看看,有没有诞生新的铅笔,一看之下,眉头皱起。

    好事做了……铅笔没出现。

    难道这东西,并非做好事才出来?

    等了一会,同样没出现,沈哲一脸郁闷的回到座位。

    “这是……你要做的好事?”

    面皮抽搐,王庆忍不住开口。

    刚才的一幕,都看在眼里,这哪里是做好事,简直就和抢劫没什么区别。

    逼着对方接受馈赠……

    “是啊!”沈哲点头。

    “咳咳,要对方心中产生感激,才叫好事……对方不感激,反而惶恐,怎么能叫好事!”

    王庆摇了摇头:“算了,别找乞丐了,这些都不是真的乞丐,真乞丐的话,给吃饭,肯定会吃,而不是只要钱……”

    真正几天没吃的乞丐,有人请吃饭,而且还是干锅,肯定开心至极,怎么可能拒绝。

    眼前这位,只要钱,不要饭……明显已经将乞讨当成了职业。

    其实,仔细研究就可以发现,乞丐通常只要中饭和午饭,从来不要早饭,无他,早上能起得来,谁特么还要饭啊……

    穷,也不是没有理由的!

    “不是真乞丐?也对!”

    愣了一下,沈哲随即恍然,痛心疾首:“我的四文钱……”

    “你只给了人家两文!”王庆面无表情的拆穿。

    “那……我的两文钱……”沈哲懊悔。

    “……”王庆。

    真的做好事,四文钱不是问题,可给了骗子,两文钱也难受,强迫症,就是这么让人抓狂……

    ……

    “太吓唬人了……”

    乞丐急匆匆走出饭店。

    讨个饭,手腕弄成这样,想想都觉得心塞,不过,继续待下去,万一这家伙再动手,走都走不了了。

    “没同情心就没同情心,不想给,就不给……为这两文钱,我容易吗……”

    低头看了看碗里的钱,用手捏起来,刚想装进口袋,就听到一个声音在不远处响起。

    “没同情心?里面那个穿校服的青年,欺负你了?”

    转头一看,随即看到一双明亮的双眸,以及一副完美的容颜。

    正是尾随过来,生怕沈哲闯祸的凌雪茹。

    看到二人进去吃饭,生怕被发现,没敢进去,一直在门外守着,乞丐去讨饭,被沈哲抓住的场景,全部看在眼里,只不过二人交谈了什么,距离太远,听不到罢了。

    “是啊,乞丐就不是人,就可以随意被欺负了吗……”

    见一个美如天仙的女孩,满是同情心的询问,乞丐愣了一下,眼珠一转,急忙开口。

    乞讨多年,他知道的很清楚,这种人最富同情心,只要表现的很惨,肯定会收获很多。

    “他怎么欺负你?”

    听这位学渣,竟然连一个乞丐都欺负,凌雪茹都快炸了。

    欺负老师、同学还不够……乞丐这么可怜,都不放过,还是人吗?

    “你看……”

    眼睛一亮,乞丐知道对方同情心出来了,急忙将受伤的手举了起来,因为刚才用另外一只手拿铜币,所以破碗在这个手上。

    凌雪茹低头看去,入眼处是个破碗,破了个大洞,豁了好几块,怒火顿时燃烧起来,再也遏制不住:“他将你的碗打破了?可恶!穷人就应该用破碗?乞丐就不能用好碗吗?简直欺人太甚!太过分了……”

    说着,没有丝毫犹豫,立刻将碗夺到手中,狠狠摔在地上。

    当啷!

    破碗碎成粉末。

    “……”乞丐。

    神经病啊!

    我特么是这个意思吗?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

    ……

    吃饱饭,沈哲再三口舌,加上付出二十文钱的代价下,再次拿了一口干锅,以及瓶瓶罐罐一大堆调料。

    “乞丐不确定是真的,找到也没意义了,那现在去哪里做好事?”

    走出饭店,看向不远处的同桌。

    现在的乞丐,假的居多,不少都买了房、买了马、买了车,收入比一些工薪阶层都要高得多,就算给钱,也不算做好事,反而是滋生这种职业的腐败。

    还不如再想其他办法。

    “这……我知道的好事,也就是帮助乞丐,扶老奶奶过马路,其他的……真不知道了!”

    王庆尴尬挠头。

    他们都是从七、八岁就进入学校学习,十足的学院派,没见过啥世面,一直以来,都和数学、物理,各种数据为伴,与外面的生活,相差很远,如何做好事,怎么做好事,全都两眼一抹黑。

    很多学霸,都是生活上的低能儿,简称,生活不能自理。

    “那……还是在这里等老奶奶吧……”

    见对方也不清楚,沈哲迟疑了一下道。

    “行……”

    王庆点头。

    路上马车如梭,等了十多分钟,半个老奶奶都没看到。

    “现在老奶奶,都不上街的吗?”沈哲皱眉。

    “要不……”王庆迟疑了一下:“我让人抓几个过来?不过马路,用鞭子赶,多架几个过去,总有一个算做好事吧!”

    “……”沈哲。

    我是单纯的想做好事,不是做给别人看的!

    刚还觉得自己这个同桌靠谱,没想到,眨眼功夫,又不靠谱了!

    果然是异界人,思想层次达不到社会主义接班人的地步。

    二人正等的满是郁闷,一个少年,来到跟前。

    “沈哲少爷,我们家少爷有请!”

    十五、六的模样,十分清秀。

    “你们家少爷是……”沈哲皱眉。

    “陆子涵!”少年连忙点头。

    “哦,我正要找他,他在哪?”

    这家伙说下午给自己药材,结果放学去找,人不在,没想到派下人找到这里了。

    少年躬身:“两位少爷,这边请!”

    说完,前面带路。

    为了让陆子涵上学方便,陆家特意在校外,买了一套别院,平时都在这里休息、学习,宿舍基本不住。

    进入院子,果然看到浑身是伤的陆子涵正站在院中的小亭内。

    经过一上午,伤势好了不少,开始消肿。

    “这是你要的药材,五份!”

    见他来到,陆子涵眼中露出恨意,伸出手掌,拿起一个装满药物的包裹,还没靠近,就能嗅到其中浓郁的药香。

    还以为药材很好弄,回到家里才知道,即便是他们陆家,想将这么多药材一次性拿出来,也需要花费不少代价。

    不过,谁让他输了,即便花费代价,该拿还是要拿。

    被殴打了一顿,如果再和一个学渣食言……真就丢人了。

    见对方果然拿来,沈哲满意的点点头,刚伸手过去,接过包裹,陆子涵冷笑一声,手指突然一松。

    啪嗒!

    包裹掉在地上。

    “哎呀!我受伤了,拿不住这些药材,沈哲,实在不好意思……”陆子涵嘴角扬起。

    “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沈哲微微一笑:“掉了,你捡起来就是,我不着急……”

    嘴角一抽,陆子涵冷哼:“不好意思,我的腰弯下不去,真的没办法……”

    “弯不下去?这样啊,我帮你吧!”

    愣了一下,沈哲眼睛放光。

    终于有做好事的机会了……

    不容易啊!

    “帮我?”陆子涵疑惑。

    帮我治腰?不会这么好吧!

    想法还没结束,突然感到一双手,按住了自己的脑袋。

    紧接着一声低呼。

    “走你!”

    咔嚓!

    一股大力压下来,陆子涵还没闹明白怎么回事,就一跟头趴在地上,满脸鲜血。

    “我曹……”

    陆子涵疯了。

    (跪求推荐票,这对新书很重要,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