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顾嫣然还是没能成功将玉印和玉哨还回去。

    玉哨没能还回去,夜幽冥的理由是‘皇城尚有几股势力对你虎视眈眈,若遇危险,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均可鸣哨求救’。

    留下玉哨能在危急关头求救,这个理由顾嫣然是接受的,因此欠下的人情总能找到机会偿还。

    而玉印没能还回去,夜幽冥的理由是‘听说你将玉印之事透露给了兵部尚书家的嫡女,我倒是可以收回玉印,但日后他们有意试探时你却拿不出这东西,不觉得尴尬吗?’。

    顾嫣然听到这个理由,被噎得不知该作何反应。

    后来回到映月府内,她才开始纳闷儿……他怎么会知道她用玉印威胁殷晓菁的事儿?!

    不过转念一想,也就都明白了。

    夜幽冥是夜禹国师,更是幽冥府的主子,凭他的能力与势力,想知道什么都是绝对的轻而易举。

    下午差不多四时许的时候,映月府来了不少挎着包袱的人。

    这些人一行二十余人,除了祁渊外,其余男子、女子各半数。

    顾嫣然对这十几名男子尚有印象,之前南宫玄翊去护国公府提亲时,就是这些人在负责抬送着聘礼。

    “主母。”祁渊向顾嫣然见礼道。“婚期将近,这些人是过来协助府中事宜的,有什么事情直接吩咐他们就可以了。”

    顾嫣然颔首,然后招来不远处的紫苏。“紫苏,先给他们安排住处,然后将手头忙不开的事情都分派下去吧。”

    “是,嫡姑娘。”紫苏福身。

    将二十余人的安置都交给了紫苏,顾嫣然带着祁渊走到了另一边比较空阔的位置。

    顾嫣然看向祁渊。“玄翊从上个月就在说会陆续让人把他的东西都搬过来,怎么到现在都没动静?”

    “回主母,婚宴章程实在太过繁琐,主子这段时间都在盯章程,还没顾得上整理要搬过来的东西。”

    “这样?”顾嫣然沉想了片刻。“那就让他先盯章程吧,行李什么的等婚宴结束后再慢慢搬过来也行,不急。”

    祁渊道。“属下会原话转达。”

    “对了。”顾嫣然又补充了一句。“你再告诉他,让他今日忙完过来一趟,我有话要说。”

    “是。”

    当晚。

    顾嫣然坐在屋中的书桌前,边看着稍早前护国公府那边林婉芝派人送来的陪嫁清单,边等着南宫玄翊的到来。

    她是大概八时开始等的。

    半个时辰过去了,南宫玄翊没来,顾嫣然就继续等。

    一个时辰过去了,南宫玄翊还是没来,顾嫣然仍然在等。

    两个时辰……

    三个时辰……

    转眼,已是天明时分,顾嫣然就这么枯坐着等了整整一晚上。

    顾七巧进入房中的时候,看到顾嫣然坐在书桌前,还诧异着。“嫡姑娘,您起那么早?”

    “七巧。”顾嫣然起身,道。“打水来,洗漱更衣后我要去一趟翊隐居。”

    “是,嫡姑娘。”

    ###翊隐居

    久安扣响了翊隐居的府门。

    “……可别出什么事儿才好。”顾嫣然内心焦灼地站在门侧。

    不多时,翊隐居的人开了府门,将顾嫣然迎了进去。

    凌媌跟在顾嫣然身后进入了翊隐居,久安则是仍然留守停在府前的马车。

    主院中。

    南宫玄翊看见了顾嫣然到来,笑容真切。“你怎么来了?”

    “我足足等了你一夜,你说我为什么会来?”顾嫣然没好气的反问着。

    “你说等我一夜?”南宫玄翊忍不住错愕。“做什么?”

    顾嫣然却没应答,而是步步逼近南宫玄翊。“我做什么,你会不知道?”

    “不,不知道啊。”南宫玄翊忽然开始躲避起顾嫣然的视线,甚至还因为她的靠近而不断往后退却。“那个,你别离我那么近,咱们,还有几日才成亲,你现在这样不合适。”

    “我当然知道不合适。”顾嫣然一把揪住他的衣襟。

    而等顾嫣然揪住南宫玄翊的时候,凌媌不知何时也以匕首抵在他的颈侧。

    南宫玄翊浑身一僵。“……”

    顾嫣然松开了紧攥他衣襟的那只手,冷哼一声。“翊隐居戒备森严,我并不认为你能在瞒着这些人的情况下假冒南宫玄翊……我就问你一句,他去哪儿了?”

    ‘南宫玄翊’发现自己已经穿帮,只好撕下了脸上那层薄如蝉翼的伪装。

    伪装之下,那是一张俊美到极致的面容,如果不看仔细,甚至很有可能会将这副容颜认成女子。

    凌媌见身前之人并无威胁,也就不再用匕首抵着此人,退回顾嫣然身后。

    “白夜,见过主母。”白夜向顾嫣然行礼,并回答了她的问题。“奉平郡传来急讯,主子已连夜赶往。”

    顾嫣然问。“需要几日时间?”

    白夜斟酌后道。“快则三日,慢则数日。”

    “数日,三日算作数日,十日、二十日、三十日也算作数日,这意思是他根本赶不回婚宴?!”

    “这……”白夜无法回答顾嫣然的问题。

    顾嫣然又看向白夜,越来越气。“所以,他是知道自己根本赶不回婚宴,才让你扮作他的模样来应付我!”

    “不不,不是,主母别误会。”白夜赶紧解释道。“主子走之前表示会争取在婚宴前夕敢回来,只是为了以防万一,才让白夜……”

    “我不想听!”顾嫣然根本听不进白夜的解释。“有急事要离开却不知会于我,这就算了,竟然还找个人来代替自己娶亲?!他那么大方,要不要直接让你替他洞房花烛夜?!”

    白夜慌乱中单膝跪下。“主母慎言,主子绝对不是这个意思!”

    凌媌见顾嫣然气盛,赶紧劝着。“嫡姑娘,您消消火儿,二皇子他……”

    “不准提他,也不准替他辩解!”顾嫣然迁怒了凌媌。

    凌媌。“……”

    白夜见凌媌也被迁怒,更是不敢顶着顾嫣然的火气开口。“……”

    “咱们走!”顾嫣然直接拽着凌媌就走。

    等顾嫣然的身影走远之后,白夜才匆匆起身,冲着一阵空气就开始嚷嚷道。

    “快快快,都快去找主子,告诉他,他媳妇儿快没了!”